关于“西藏、西方媒体与信息封锁”的有关新闻评论摘录

中国地图-Map of China

今天听说Youtube在中国大陆已经解封,请在北京的朋友验证,据说主页能上,各种链接都打不开。不知接下去有关管理部门会采取怎样的措施?也不知道,网民的另类媒体行动(例如“情缘∮黄金少”制作的youtube视频)、民众及媒体对新闻封锁的批评,是不是此类网站解封的部分原因。

始终觉得,这次事件中中国政府本可以做得更好,获得更多来自国际社会舆论的同情、理解甚至支持。

下面摘录一些关于西藏事件中媒体表现及媒体处境的新闻与评论。

2008年3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来自外交部网站

问:……根据《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外国记者可自由在华采访,为什么现在外国记者不能去西部地区采访?这是否与《规定》相矛盾?

答:……由于在某些地方出现的一些情况,中国执法部门有权根据当地情况依法采取一些特殊措施,希望广大媒体和记者能够予以理解和配合。你认为《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允许外国记者在中国自由进行采访,但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绝对的自由。同样,《规定》的第一条指出,外国记者在华应依法进行采访。我们在此希望外国记者能够遵守中国的法律和相关规定。我想强调,我们欢迎外国记者在华进行公正客观报道的原则没有变化。同时也请记者们理解我们的执法部门,他们依法有权根据特殊情况采取一些特殊措施,这种做法在其他国家也不例外。

问:……中国政府对西方媒体的报道是否满意?如允许西方记者实地采访,你是否相信西方记者会诚实地报道这一事件?

答:……我们注意到,连日来,外国媒体高度关注并大量报道拉萨等地发生的暴力事件。这些报道有些是客观的,有些与事实严重不符。我们希望媒体能够以负责任的态度,尊重事实,本着新闻职业准则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至于去西藏实地报道,你们的愿望我们理解,我们也正在努力安排。但是有些报道,特别是与事实严重不符的报道,和是不是去实地采访没有关系,有的是属于常识性问题,有的是属于新闻职业操守问题。

(由于我是从国外浏览外交部此网页,在一小时内先后尝试了近十次,只有一次能完全打开。其他时候网页只能打开一部分或者显示为完全空白页面。无语。)

从blogger到媒体对有关部门新闻政策的评论

和菜头的《谢谢帮倒忙》,写给那些不了解情况却妄自发表看法甚至采取行动的西方民众和媒体:

西方人始终对中国人怀有偏见,经常可以看到一种说法:这些中国人大脑被洗过了,以至于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在他们看来,中国人都是蒙昧的,未开化的,被封闭的。却根本不知道有许多中国人知道的并不比他们少哪怕一点,甚至能访问的网站远比他们要多。他们自信满满地弯下腰来,要对可怜的小黄人伸出援手,要教育指导他们。却丝毫没有顾及到他们都是有思想有情感的活人,在没有尊重和平等之前,何谈什么理解?现在,他们估计又要奇怪于中国国内的反应,把这种超乎预料归结为洗脑成功,或者是民族主义泛滥。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反思,他们的所做所为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正在帮一个倒忙,使得一扇大门彻底关闭,重开无望。多蒙他们的关照,中国人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集结在国家的旗帜之下,主动放弃更多个人权利和自由,为了避免更多伤害和侮辱。他们不是在帮助朋友,而是在制造一个敌人,一个亚细亚的孤儿。

连岳的《西藏信息论》认为,

4、一切失真信息,封锁信息的权力应负主要责任。
……
6、信息封锁是事态恶化与分歧加深的唯一原因,因为任何立场的人都可以自说自话,而无从加以检验。
……
7、极端民族主义是激情而非理性,所以信息封锁是它的温床,它滋养了极藏、极汉、仇日、仇台等其他一切极端情绪。
……
9、只有充分的信息、充分的表达才能消解极端情绪,管制所谓的“危险言论”是最大的危险。
10、所以,从此让媒体在西藏自由采访是解决问题的重要办法。

香港《东方日报》,称此次藏区暴乱诉诸暴力,暴徒打砸抢烧杀,“充满了暴力与烽烟,血淋淋的场面让国际社会大为震惊”,按照国际惯例需“受到法律的严惩与道义的谴责”。但是中国政府的“文宣反攻错失良机”,该报建议北京“斗力更须斗智”,虽为批评,亦为建议。

……这些文宣攻势,虽然居高临下,言词煌煌,但却盛气凌人,让人联想到文革时期中共的国际论战,反而徒增国际舆论的反感。最失败的是,北京当局今次禁止外国媒体到藏区采访,让国际社会莫名其妙,更让达赖集团有进一步炒作的空间。

……但奇怪的是,北京当局不是公开透明地展示伤口,反而禁止国际传媒现场采访,这就让国际社会产生联想,拿不到消息的媒体只能播报达赖集团发布的单方面消息。……

今次暴乱,是北京对达赖集团进行文宣反攻、争取国际支持的最佳良机,如今不仅未能占据主动,反而步步被动,被达赖集团利用作为杯葛北京奥运的藉口。这也说明,北京还未学会按国际游戏规则行事,更不懂国际公关,只会躲进小楼成一统,一味蛮干,不会智取。

《德国之声》中文网,早先刊登了德国外交研究会会长桑德施奈德的观点,如“自从中国人民解放军50年代初占领西藏以来,西方或者整个国际社会中没有任何人质疑过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德国政府明确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听任在自己的大城市里有如此高的暴力潜力的示威进展而不以警察或者军队进行干预”。另一则报道:西藏问题引发网络“世界人民战争”中,采访了“情缘∮黄金少”这位youtube视频制作者,该报道写道:

面对西方舆论对中国西藏政策的一片指责之声,北京政府采取了习惯的新闻封锁政策加以应对。不过或许让中国官方没有想到的是,在被他们严格控制的互联网上,却有一群中国人自发的向西方媒体发起了挑战。Youtube上一个名为“西藏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属于中国一部分”的视频在三天之内点击量接近120万次,各种语言的评论72000多条,并引发了中西方关于西藏问题的大辩论。……

……在视频网站与博客飞速发展的今天,去封杀和忽视草根媒体的舆论力量是愚蠢的。西藏事件就证明了这一点。中国大陆为了防止民众看到藏人的示威游行封掉了 Youtube,如今看起来近乎是一个讽刺,,因为正是这些”草根”在为中国做辩解,使得国际舆论以另外一个眼光来看中国,片面的压制”草根媒体”实际上是在作茧自缚。西藏事件中,最起码在影响公众舆论空间的能力上,草根媒体所起的作用至少在海外,不会比温家宝答记者问起得作用小。在各种网络公共平台上,中国网民和”亲中国”的外国网民与”亲西藏”的网民正在展开着一场世界舆论”人民战争”。

相关的另类媒体(Alternative Media)报道:

在“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提到的两条Youtube上的视频:

Tibet WAS,IS,and ALWAYS WILL BE a part of China(西藏过去、现在以及永远都是中国的一部分),3月16日发布,至3月23日,超过150万人次浏览,近10万条评论。

Riot in Tibet: True face of western media(西藏骚乱:西方媒体的真面目),3月19日发布,至3月23日,超过60万人次浏览,近2万条评论。

Zuola整理的有关西藏的各种信息链接

凤凰卫视记者陈琳个人blog:

2008-03-20 01:14拉薩 感謝給我的奇遇 雖然讓人不忍
2008-03-19 16:16 不噤聲 繼續拉薩
2008-03-17 23:43 關於現在的拉薩 不想 又不得不講述的真實

——上述三篇日志,迄今访问量分别为56687、175922、553309。亲历者的视角,描述多于议论,和武警、藏回汉普通百姓、外国游客与记者的沟通,街道、社区、旅店的景象。为什么这些个人书写的日志、个人制作上传的视频,引发那样多的关注?一方面是新媒体平台本身处于视线焦点(凤凰网、youtube),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在突发事件中新闻封锁导致的信息匮乏,以至于一手的信息或来自民间的声音格外引人注目。在官方的新闻报道中,陈琳提到的这些受害者在哪里?被杀害的回族儿童的家属在哪里?那位保护了上百名汉族、回族、藏族人和外国人的旅店老板在哪里?

网民自建的网站:www.anti-cnn.com。这个只有一页的网站标题栏为:“西藏真相,西方媒体污蔑中国报道全记录”,页面上的题目为“认清西方媒体卑鄙无耻的真面目”。一方面,这里搜集的一些西方媒体的虚假、不实报道确实令人气愤,也堪称西方媒体偏见的生动案例;另一方面,网站制造者留下的文字,以及搜集到的“华人来信”、“网友留言”,让我有所忧虑:字里行间渗透的文革式话语,似乎要彻底否认“民主、平等、自由”的价值,唾弃“所谓新闻自由”。这个网站生动地展示了民族主义情绪、爱国热情、揭露虚假的责任感、与西方世界斗争的义愤是如何缠绕在一起的。它让我再次想起1999年5月8日之后的中国,想起上文中和菜头写的那段话。

只是,以一种偏见对抗另一种偏见,以一种操控代替另一种操控,这不应该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对于政府有关部门,驱逐记者、禁止采访、对国内网站论坛屏蔽关键字、对国外网站直接屏蔽……在这系列举措中,似乎可以看到一个眉头紧锁的人再说:记者不可靠,外国人不可靠,老百姓不可靠……于是,只有“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这真的是唯一的和最好的政策吗?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2

  1. Fragment 说 (2008-03-24, 04:05):

    在这件事情上,我不赞同maomy你的看法。尽管我认为你说的从理想化上来说,是对的。
    但,一个政府和一个人一样,都是从实践中,或者说得更直白些,从历史(所经历之事)中学习处世之道的。
    在思考这一次中国政府对媒体之态度,我们必须要回顾1989年的时候国外媒体在那次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媒体公正正义的前提得不到保证的环境下,虽然说“以一种偏见对抗另一种偏见,以一种操控代替另一种操控”这显然是一种“不恰当”的态度,但又有可能的确是一种可以避免骚乱升级,避免产生更多的流血和伤人不幸的方案。
    更完美的方案,肯定是存在的,但我们不能在完美的假设前提下对它进行思考和评价。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08-03-24, 06:54 ):

    en,在我贴出这篇文章之前,已经和某同学辩论过一轮了。

    一切方案都是在非理想状态的语境下制定和实施的,那么它们是否都没有更好的替代选择了呢?

    太宽泛的话不说,仅举一例,你我在写blog或论坛发贴的时候,有多少时候会怀有自我审查的心态呢?又或者,我在发这篇文章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点担忧此类题材写得太多,导致整个blog被GFW掉呢?

    可以认为我杞人忧天。但我希望再过十年,下一代人不要像60、70甚至80年代生人那样,心中或多或少有点挥之不去的阴影,并因此成为噤声的寒蝉。我还希望通过更自由的信息流通,让中国变得更好更强大,让中国和中国以外的世界更好地了解真实的对方。

    这就是本文存在的目的。

    同时,若youtube开禁,便是如你所说的“学习中进步”,那么我们当然可以为这进步鼓掌。

    直接跟贴回复

  2. 说 (2008-03-24, 08:59):

    CCTV 的更傻,采访藏人的时候用汉语配音覆盖了原音,讲的全都是党和政府的伟大。充满了假的味道。

    YouTube还是连不上。
    外交部网站连不上是不是因为里面有关键字屏蔽?呵呵。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08-03-26, 10:10 ):

    与CCTV的行为“相映成趣”的,恐怕是bbc的节目中,将藏人的原话,配上了截然相反的英文字幕。

    看来youtube并未真正解封?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