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学”和“新闻学”究竟是干什么的?

如果你恰好是“新闻学”或“传播学”的授课老师、听课学生、研究者甚至爱好者(世上有这么无聊的爱好吗?),当别人问你:“传播学/新闻学是干什么的?”你将如何作答?

前两年在这个圈子里,围绕这个问题有场著名的论战发生。论战双方都是名人:李希光和潘忠党。

2007年底,刊登在《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 05期上的赵心树(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长文,又一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尝试回答它。我觉得它是我读过的、用中文写作的论文里对此问题阐述得最清楚的一篇文章。强烈推荐。

文章名为:《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命名、使命及构成——与李希光、潘忠党商榷》(Names, Missions and Constitution of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A Discussion with LI Xi-guang and PAN Zhong-dang)。鉴于在web上目前很不容易找到它,到这里下载它吧。

赵心树提到的“传播学”与“新闻学”在中文中的“二名三意”,确实存在。他做的“广义/狭义”、“基础/应用”划分,也有合理性。反复的论述和举例,虽然有重复累冗之嫌,但却确实陈述清晰。用一系列的数学公式来说明道理,新颖而富启发性。而他处理这种棘手的学术争端的态度、写作的方式,以及发表前将文章呈送涉及争论的双方寻求反馈的操作过程,都给这场论战提供了好看的结尾。希望今后多一些这样理性和宽容的学术辩论,而不是前一阵子在另一个学科中传出的那些斯文扫地的辱骂争吵。

只是,文章尽管面世,争论也已偃旗息鼓,但学术圈子内的分歧和冲突,基本立场之不同,怕是没那样容易走向“求同存异”之道路。

赵文中提到的学科建设解决方案,见原文中的两张图。你的观点又是如何呢?

学科冠名中的“一夫一妻”

学科冠名建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4

  1. Felix 说 (2008-03-28, 14:10):

    世上有这么无聊的爱好吗?
    世上真的有恋上这个“无聊爱好”的人,我就是一个,这可以间接证明“世上真的有这么无聊的爱好!”
    曾看过这篇文章,从媒体角度讲,感觉划分还是比较合理的。但是,传播学受社会学、心理学的很深的影响,而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国际传播、跨文化传播等不能简单的等同于媒体理论研究,事实上涉及原本属于社会学的很多研究范围。所以,我觉得我们国家一开始就把新闻学、传播学合在一起设为新闻与传播学一级学科,本身就是不合理的。罗杰斯认为传播学是与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心理学五大社会学科并列的,这一观点我是比较赞同的。

    直接跟贴回复

    MW 说 (2008-03-30, 03:39 ):

    我不同意罗杰斯,哈哈。我迄今不觉得传播学可以与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相提并论,因为传播学连经典理论都没有,而传播学与社会学之间的关系特别难摘清楚。我就不觉得传播学是个学,嗯。

    直接跟贴回复

    七七 说 (2008-11-21, 12:07 ):

    @MW, 为什么到现在还有人说传播学无学之类的话?我总觉得那是老一辈新闻人才喜欢说的话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08-11-23, 19:45 ):

    @七七, 传播学有学无学,不过是个人的一句判断。美国当然有传播学,communications,英国和欧洲,多喜欢用“媒介研究”即media studies来指代相应的领域。而随着名称的不同,学术建制和进路也非常不同:英国和欧洲的学者大多把媒介视作研究对象和场域,从不同的人文社会学科出发对它开展各自的研究,因此呈现方法和理论的多元。至于中国有没有所谓的“传播学”?见仁见智。不过,如果把这种命名权之争转化为学术政治之争,成为一种“抢山头”、“画地盘”、“占资源”的比拼,我觉得对这门仍然年轻、底气不足的学科是弊大于利的。

    maomy 说 (2008-03-30, 04:02 ):

    1.能有精力时间来爱好这么一个热闹但一塌糊涂的研究领域的人,值得敬佩。
    2.你列举的人际传播等领域,在赵心树的体系中可能分裂成两支,理论和应用(例如修辞、演讲、沟通技巧)。你的按领域划分学科的思路,其实是现在通行的思路;而赵的思路是另一类。
    3.你后面说的话,我不是太明白。你是赞同把新闻学放到传播学下面,而以传播学为一级学科吗?

    直接跟贴回复

    Felix 说 (2008-03-31, 08:54 ):

    对,我是比较同意把新闻学划在传播学下的。

    直接跟贴回复

  2. qingzhudongge 说 (2008-03-28, 19:06):

    上述划分是不是可 称为”经典”传播学?

    现在国外很多人在从事理工科与传播学交叉领域的研究,既涉及基础理论,也关注现实应用.比如social network;另外,现在的网络传播研究,也会用到data mining等工科的技术。

    所以上述划分可能是对于传播学的回顾总结,但它的外延和内涵还在扩展。

    此外,国内的传播学研究问题可能还不在界定上,即便仅将传播学界定在为“社会团体”服务(虽然这种界定十分片面和武断),如果能够做得专业,也是让人欣喜的。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08-03-30, 04:07 ):

    qingzhudongge,看来你的思维比较前卫——如果你说上面的划分还是“经典”传播学的话。呵呵。

    你说的交叉研究,确实是一种趋势。例如祝建华老师一直在做的一些工作,包括他在北大访学做的数据挖掘等。以及源自社会学的social network分析、工科技术应用的网络传播研究……不过好像国内这样做的人还不太多。

    你说的问题不在界定上,我是同意的;但就像赵拿这几万字长文想说明的是,如果连概念都不清晰,大家讨论时鸡同鸭讲,那也真是够悲哀的。

    直接跟贴回复

  3. Fred 说 (2008-04-28, 14:12):

    大家好,我是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目前研究兴趣在于用计算机的方法来研究网络上新闻传播的模式,目前我已经有了大量的数据(平均一天搜集到1万多条的新闻数据),也了解很多相关的研究方法。我以前也接触过传播学的部分理论(本科教育技术学出身),但很浅薄,对相关的传播学理论理解不多,看了各位的讨论,觉得很有必要向各位请教相关问题,如果有人对我的研究领域有兴趣,可以发信至我的e-mail: wangyouzh@gmail.com,我们可以就网络新闻传播的问题深入讨论。

    直接跟贴回复

  4. Jing 说 (2010-04-29, 12:09):

    考研时看了很多书,越发觉得这是一个很鸡肋的学科,一方面没有自己的理论根基,导致毕业论文写得都很困难。一方面涌现的社会化媒体又不知道该从哪些学科入手去研究。国内传播学教育科目设置又很混乱。看来我研究它真是我无聊了。

    直接跟贴回复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1. From links for 2008-04-01 « launlee’s Blog on 2008-04-02 at 00:31

    […] “传播学”和“新闻学”究竟是干什么的? (tags: media) […]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