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zola报道钉子户事件”的解读

许多事儿一上了互联网,常常变得形式大于内容,象征超越本体。比方所谓“重庆最牛钉子户维权事件”,最近两周闹得沸沸扬扬,网络功不可没。就像一切社会热点事件一样,许多人兴奋前来,坐了沙发板凳,很快便分占两派山头,我顶,我拍,嗓门大耐力强者胜。我们都很容易斗志昂扬或意气风发,许多时候却会忘记了为何争辩呐喊,不觉局面已演化成罔顾事实真相的抽象理念争斗。

对此事本身我不作评论,因为觉得自己掌握的信息尚不足以做出判断——我既不相信报纸杂志电视的报道足够全面客观,也不敢相信网络爆料的可信程度。我觉得有点意思的,是自称“最牛网志作者Zola暗访最牛钉子户”的“花边消息”,在网上网下荡起的涟漪。这件事就像它所依附的“重庆钉子户”事件本身一样,迅速被拔高到“里程碑”、“划时代”的地位,有点儿镀上了革命浪漫主义光环。先是中文blogsphere里群起的高度赞扬,而后成为传统媒体(如《南方都市报》以及其他)报道的内容。

首先,zola不讳言自己借此一夜成名的动机,也以连续的blog写作坦承自己“政治娱乐化”、非专业、带有个人观点、准备成为明星的报道风格和态度。他采用的策略,是高调行动+低调动机和效果;也就是说,摆明了就是要来一场“秀”:让社会看看我的能量,看看blogger所能引起的轰动效果究竟有多大。至于对“重庆钉子户”事件的采访报道能做到什么地步,zola并无特别预期。实际上,这几天来他的blog所呈现的信息虽然是直观的,但也是表面化的。但是这场秀收到了良好效果:尽管数年以来已有许多人通过自己blog去记录社会事件、表达个人观点,尽管“重庆钉子户”事件在猫扑、天涯等社区已经有人“网络直播”和报道并被媒体称为“市民记者”(《青年周末》),zola还是以“第一人”身份引爆了流行。

其次,zola对社会事件的关切和热心,而且付诸行动、发出自己独立声音的努力,值得赞赏。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我不是独立记者,我只是从一个普通公民的视角来报道我所见所闻”,“我不是一个记者,我只是一个记录者,我说的话只能给你一个参考,所有的一切还是需要你根据我拍的图片来拥有自己的判断”。我也认为,独立blogger并不等于“公民记者”(herock),如果要以人人都是记者的观点来否定一个可以负责的记者须有必备素养,并非一桩好事。这一身份让blogger们的发言有了主流媒体(MSM)所不具备的草根视角和新鲜气息,曾经的信息源如今可以不被过滤就直接面向公众,但资源和素养的限制也阻碍了他们进行全面或深入的信息挖掘。我期望blog media成为多元声音的来源,但并不等于,只是因为报道者来自“我们”中间,我便应当更看好其报道的价值,更认可其对公共利益的贡献。

然后,这场高调独立blogger报道,把两个很可玩味的问题推上前台。

一方面,就像“重庆钉子户”事件成为摆在重庆市政府乃至中央面前的一道难题,“独立blogger”的高调出场,也让早就存在中国网络管理部门视野,但却有意无意被淡化和忽视的一些问题浮出水面。国新办和信产部在05年9月25日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怎样看怎样让人不明白:除了传统媒体网站和各种门户网站,数以千万计的blog究竟在不在其管理范围之内?“非新闻单位”办的网站不能进行采访报道,一条说了等于没说,但又不能明目张胆说没有的规定,如今更加难以规制的普通个人的blog要采访报道,管不管?怎么管?中国的互联网言论管理,风格既微妙又粗放,规定既模糊又严厉。管理部门已经留意到,blog的阅读总流量,早就大于新闻门户和BBS论坛;这样事件的出现,更会触动一些敏感的神经。我悲观预计,不久的将来,中国blogger的言论空间,可能面临新的威胁;但我又乐观地判断,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另一方面,对于我们,千万普通百姓,如何判断“独立blogger”的可信度?传统媒体的公信力由长期积淀而来,由一些体制和专业人士来保障;zola的可信度,大约来自他几年来在互联网上洒下的几百篇blog,以及建构的人际网络,这些“声誉”或者“人品”令得大家相信这是个正义感和无厘头兼备的青年,相信他写下的话代表他的内心。但人人可以用blog表达,设想社会事件中冲突各方或各方亲戚朋友都使用blog来传达真伪莫辨的信息和相互矛盾的观点,是根据自己的偏见和利益选择一种喜欢的立场去捍卫?还是抱着怀疑一切的观点去旁观,渐渐地对一切信息都失去信任,对任何话题都变得犬儒和世故?或者有足够精力去网罗各种各样的信息和观点,然后自己去评断?——这是我们在未来必须面对的问题。听起来,跟我们如今在论坛看热闹,几方掐架拍砖的光景也差不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1

  1. 笑看人生 说 (2009-04-09, 21:12):

    湖南长沙岳麓区望岳村在房价最高峰期开始了大拆迁,先开一次代表会宣布,接着开一次村民动员大会,只是宣传了拆迁好处和政策的简短会议。第天丈量房屋的从天而降各家各户。谁都知道,以前的拆迁还见过一张公告,再说会上讲的还是老60号令,只加了一句可以适当调整,肯定没好果子吃,一连几天无人接受丈量。
    各种疑问接连而来。不合常理的程序,再看拆迁通知依据的文件时间还是好几年前的,麓谷后勤基地已存在很久了,相隔还很远。有人当面追问,答复都躲躲闪闪,后来指挥长干脆说,是村上为了搞活开发,通过西湖集团引进开发商。而下户洽谈的却只有街道的工作人员。听带路的代表说,这是分工分步骤定员、定额奖金布置好的。
    不知不觉中,村干部的亲属在神神秘秘的丈量。有人留意到,多层的楼房只量了大一半面积的底层就完成了。还有家庭中父子是三户,各有一栋屋,编在不同的组,每个户头都把三栋量进去了。 又到了与村干部关系密切的人家中,仍然在扩大尺寸,只是不无中生有了。还放言,主动的占便宜。只有这些人抢建的棚屋与正规的一起量,一般人想抢建都不成,马上被城管队砸了,就砸你,还直言你没关系,而有的只做做样子。 有人主动要量了,但故意排后,等那些人全部完了才量,只是放宽尺寸,否则不量了,又要他们放言越来越紧。尽管这样还是为数不多。眼见丈量进展打不开,就先从党员、代表施加压力,并全面到村民家中改口说,仅仅是前期调查,为的是造预算,看划算不,又不是要你签协议,量一下又不会失去什么,现在丈量装修、设施不论有没有仍满打满算,马上就不会是这样了,尺寸还将卡死。边说边动手从外面量起来,尺寸上故意抛点尾数,只要不反对,量完后你签不签字也无所谓。 整过丈量过程随行的开发商代表只与办事处的交流房屋面积,自己记载一下,不多说话。对被城管拆违拆了的房屋也量了面积,听村民代表说,办事处的曾跟开发商代表说过,虽然拆了也得给满的给他。实际这只是在争取多收拆迁款。
    悄然之间办事处拆迁的又冒出来核实数据、查漏补缺,还要收取房屋证件、身份证、户口本等复印件,遭到一些人拒绝,就放言不必要了。那份摸底材料经过办事处核算推到村民面前要签字,没有一个结合实际的具体统一的实施方案,只咬定老60号令。核算资料把装修设施一一列表计算,比按房屋面积计算的金额倒是多得多,因合法面积改为人平40平方,计价380元,不论你有证无证、新建还是老建或抢建,多的数量还是列在表上,说只要你配合就会算上去,单价也好商量。想把材料留下或复印, 又同上次要丈量的房屋面积图那样,只准看。

    宣传车天天上班就反复不停地播,且来回不停,音量大而不清,无非是老60号令加上过了一年的拆违通知,又书面通知限期签字,否则拆了没钱补。指挥长在会上说,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打垮了,还怕你小小的拆迁户不成,集体的土地让你用了这么久,赚了不少的钱,应该交回了。上门的也只有欺骗胁迫的话说,跟他讲政策就说不适用,谁叫你生在这里。对房屋没办手续的说你是违法的,谁叫你不办。对有手续的又说,那样对没手续的不公平。说面积多是不合法,面积少没水分怪你没本事。对有门面的说是在集体土地上占的便宜,不承认。对偏僻位置的又说,有门面的都统一对待,你的房屋没优势还不占便宜?对房屋结构好的又说只认面积,再好也是拆···尽是想也想不到的理。后来就是不理他们了也要坐到半夜三更,好听的骗你,歹的威胁你,有时来一些人冲进冲出。白天就回去睡觉。
    都盼望着的物权法实施了,他们还是说只保护合法财产,手续不全就是违法。高音喇叭晚上开到村民屋边直对着狂叫,城管尽找经营户的茬子,派出所半夜三更査暂住证、身份证,逼得租房的纷纷走了。组织一批民工有选择的拆了几处抢建的房屋,时而在大路上舞动锤、铲、锄头等工具。有的抢建是在丈量后就马上拆掉,说是为促进他配合。对老实无关系的决不手软,还直言你无关系就拆你的。又等待着十七大能使情况好转,没想到十七大的前天,由街道书记和全体村支两委带队偷袭了两户老实又没文化的村民,因白天做事没人,砸烂门丢出室内东西,全部拆完就走。十七大开幕那天上午组织党员在村部收看,总理的报告还没结束,村街两级主要领导带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带着摄像机,一路将门面招牌都砸掉。有反抗的,就把一个80岁的老人推翻在地受了伤,一个家庭主妇被扭出手腕。仍不搬迁的门面,主管部门没收证照,都强行赶走了。还放言要把没手续的房屋都拆了。一边时常制造系列恐吓行动,一边根据村干部的关系给予适当的价格签字了,都是一户一户秘密进行,还要他对外说一个低价。再对一般村民一户户围攻,威逼哄骗摧垮心理防线,不得不哭着签字,都是靠房租生活,现在断了收入。已强拆的两户到处无人理,上门围攻的逼他全家兄弟都签字才同时解决补偿。对强霸的又不得不放松价格使他配合。经过一段时间,得了较高价格的感觉上当了,对外透露自己的情况,引起一场波动,明白了在面积和价格双重暗箱操作下其中有多黑,在无人理睬中平静下来。村上为主的在村民中公开说,不可能平衡,关系硬的就是要高些,越比越使自己更低,我有这个权利,最后同不同意都由我。能摆平的都摆平了,有铁关系的给了合理价格后签字了。最后几户“钉子户”仍在抗争。
    我的房屋无论从质量和数量都是实在的,也无法抢建成倍的临时房屋,要求的价格相对全村来说并不高,可他们就是要往强迫的低价上靠。这是他们谈价的圈套,就算你依他们的心意在焦点上迟疑的关键时刻,立刻就会换一个人来再压价。这就是由本地干部包干拆迁的特性,用软暴力兼硬暴力各个击破,协议签了字后都不知道内容,只晓得一个钱数字,说是节约时间,留下空白回去填。有人提出要一份,就说要统一盖章后给你,可再也看不到了。有知道内情的透露,包干的定额数要消化,不可能拿出来了。
    正因为我在最后几户中离他们的要求最近,所以决定拿我开刀。那天有人告诉我,街道和村干部召集村民代表开了会,宣布了决定,还要代表都签了字表决,马上安排组织城管强拆我的屋。我现在只有一个心念,与房屋共存亡,结果会怎样谁也无法预料。也不去想。
    弱肉强食—野兽的天性得到彰显!

    直接跟贴回复

Trackbacks & Pingbacks 5

  1. From » 昨日收集 - 贯穿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用户研究 | 94smart’s Blog on 2007-04-03 at 00:08

    […] 我对“zola报道钉子户事件”的解读 […]

  2. From 藏在语言里 on 2007-04-05 at 00:14

    并置的两个符号 – 貌似事关两个时代…

    这是昨天(4月3日)新京报的头版。左边占据了大块版面的是“钉子户”被拔掉的新闻图片。右辅

  3. From 董春鹏的blog on 2007-04-08 at 10:10

    互联网时代的最重要道德问题:信息的真实…

    在《我对“zola报道钉子户事件”的解读》上的留言我前两天看一个帖子,是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老外写的关于信……

  4. From Wangtam on 2007-04-09 at 14:00

    内容过滤器的竞争还是人…

    – 内容过滤器的竞争还是人 – 我对"zola报道钉子户事件"的解读 – DirectX Redist April 2007 DirectX Redistributable v9.18.944 April 2007 (4/6/2007) – 图片引用服务ImgRed – 日本新玩具梦幻小鸡 – 中国第三张手…

  5. From Oh! My Media : 乐生,乐生 on 2007-04-18 at 01:08

    […] 二,所谓“公民新闻”,在我身边只是学术论文里的概念,又或者只是象征大于实际的炒作。然而我却看到水那边的草根人群翻腾汹涌的行动。传达信息、表述观点、呼吁实践,不仅让事实的各个方面、人群的不同声音有机会公诸于众,更通过行动让这一切进入公众议程、政策议程,以自身的参与互动改变社会事件的进程。先不论台湾政治体制究竟是不是笑话,但“民主”的意识确实更为深入普罗大众心灵。 […]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