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spammer

《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者Jeremy在自己的blog里发现了spam,这当然不是新闻;但他发现这个spammer不是bot,而是来自印度的库玛先生,一个有血有肉,每小时挣一个美刀的真人,于是他觉得这是个新闻。

人肉spammer,当然是拿来对付bot应付不了的反spam程序:比如验证码、图形中的数字、简单的随机数字加减运算之类,jeremy称之为“全自动区分电脑和人类的图灵测试(CAPTCHA)”。如果没法破解CAPTCHA,或者觉得购买破解软件成本太高,但又想继续发送spam的话,那么就雇佣第三世界国家的劳动力吧——反正,“世界是平的”,外包可以有效缩减成本,不发达国家的人力,低廉到足够创造利润的地步。于是,库玛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便为了每小时不到1美元的报酬,变成了为“文明人”所不齿的人肉spammer,将广告散播到世界各地的blog、BBS及其他虚拟社区之中。

与之类似的,还有活跃在“魔兽世界”、“传奇”等网络游戏中的中国“金币农夫”们。而究其本质,和中国东南沿海地区里“血汗工厂”的劳工并无二致。

技术无法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像加密和解密的道魔之争,spam和anti-spam的技术也日日竞争。你可以说,人肉spammer和金币农夫的出现,打碎了赛博空间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而这恰恰是web2.0所依赖的重要基础;互联网因此变得不平滑,我们不得不注册、填验证码或者算无聊的加法。但这一切不应由库玛先生们承担首要责任。

近来广东的一些外贸加工工厂里出现了工人不足的现象。于是有评论家忧心,因工人对工资要求提高,致使中国制造业对于外商的吸引力降低,后者将把业务外包给人力成本(或许也包括其他,如环保成本等)更为低廉的国家,例如越南,从而导致地方GDP增长的放缓。相应的解决之道,当然不应该要求工人“知足常乐”,忍受剥削。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或许是一个努力方向?尽管这很难。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2

  1. 无聊空间 说 (2008-10-21, 19:00):

    其实就是宣传嘛,我都是每天人肉spam都处留言,但会详细写写的,但我没有每小时1 刀收入啊,苦啊…

    直接跟贴回复

  2. 笑看人生 说 (2009-04-09, 21:13):

    湖南长沙岳麓区望岳村在房价最高峰期开始了大拆迁,先开一次代表会宣布,接着开一次村民动员大会,只是宣传了拆迁好处和政策的简短会议。第天丈量房屋的从天而降各家各户。谁都知道,以前的拆迁还见过一张公告,再说会上讲的还是老60号令,只加了一句可以适当调整,肯定没好果子吃,一连几天无人接受丈量。
    各种疑问接连而来。不合常理的程序,再看拆迁通知依据的文件时间还是好几年前的,麓谷后勤基地已存在很久了,相隔还很远。有人当面追问,答复都躲躲闪闪,后来指挥长干脆说,是村上为了搞活开发,通过西湖集团引进开发商。而下户洽谈的却只有街道的工作人员。听带路的代表说,这是分工分步骤定员、定额奖金布置好的。
    不知不觉中,村干部的亲属在神神秘秘的丈量。有人留意到,多层的楼房只量了大一半面积的底层就完成了。还有家庭中父子是三户,各有一栋屋,编在不同的组,每个户头都把三栋量进去了。 又到了与村干部关系密切的人家中,仍然在扩大尺寸,只是不无中生有了。还放言,主动的占便宜。只有这些人抢建的棚屋与正规的一起量,一般人想抢建都不成,马上被城管队砸了,就砸你,还直言你没关系,而有的只做做样子。 有人主动要量了,但故意排后,等那些人全部完了才量,只是放宽尺寸,否则不量了,又要他们放言越来越紧。尽管这样还是为数不多。眼见丈量进展打不开,就先从党员、代表施加压力,并全面到村民家中改口说,仅仅是前期调查,为的是造预算,看划算不,又不是要你签协议,量一下又不会失去什么,现在丈量装修、设施不论有没有仍满打满算,马上就不会是这样了,尺寸还将卡死。边说边动手从外面量起来,尺寸上故意抛点尾数,只要不反对,量完后你签不签字也无所谓。 整过丈量过程随行的开发商代表只与办事处的交流房屋面积,自己记载一下,不多说话。对被城管拆违拆了的房屋也量了面积,听村民代表说,办事处的曾跟开发商代表说过,虽然拆了也得给满的给他。实际这只是在争取多收拆迁款。
    悄然之间办事处拆迁的又冒出来核实数据、查漏补缺,还要收取房屋证件、身份证、户口本等复印件,遭到一些人拒绝,就放言不必要了。那份摸底材料经过办事处核算推到村民面前要签字,没有一个结合实际的具体统一的实施方案,只咬定老60号令。核算资料把装修设施一一列表计算,比按房屋面积计算的金额倒是多得多,因合法面积改为人平40平方,计价380元,不论你有证无证、新建还是老建或抢建,多的数量还是列在表上,说只要你配合就会算上去,单价也好商量。想把材料留下或复印, 又同上次要丈量的房屋面积图那样,只准看。

    宣传车天天上班就反复不停地播,且来回不停,音量大而不清,无非是老60号令加上过了一年的拆违通知,又书面通知限期签字,否则拆了没钱补。指挥长在会上说,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打垮了,还怕你小小的拆迁户不成,集体的土地让你用了这么久,赚了不少的钱,应该交回了。上门的也只有欺骗胁迫的话说,跟他讲政策就说不适用,谁叫你生在这里。对房屋没办手续的说你是违法的,谁叫你不办。对有手续的又说,那样对没手续的不公平。说面积多是不合法,面积少没水分怪你没本事。对有门面的说是在集体土地上占的便宜,不承认。对偏僻位置的又说,有门面的都统一对待,你的房屋没优势还不占便宜?对房屋结构好的又说只认面积,再好也是拆···尽是想也想不到的理。后来就是不理他们了也要坐到半夜三更,好听的骗你,歹的威胁你,有时来一些人冲进冲出。白天就回去睡觉。
    都盼望着的物权法实施了,他们还是说只保护合法财产,手续不全就是违法。高音喇叭晚上开到村民屋边直对着狂叫,城管尽找经营户的茬子,派出所半夜三更査暂住证、身份证,逼得租房的纷纷走了。组织一批民工有选择的拆了几处抢建的房屋,时而在大路上舞动锤、铲、锄头等工具。有的抢建是在丈量后就马上拆掉,说是为促进他配合。对老实无关系的决不手软,还直言你无关系就拆你的。又等待着十七大能使情况好转,没想到十七大的前天,由街道书记和全体村支两委带队偷袭了两户老实又没文化的村民,因白天做事没人,砸烂门丢出室内东西,全部拆完就走。十七大开幕那天上午组织党员在村部收看,总理的报告还没结束,村街两级主要领导带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带着摄像机,一路将门面招牌都砸掉。有反抗的,就把一个80岁的老人推翻在地受了伤,一个家庭主妇被扭出手腕。仍不搬迁的门面,主管部门没收证照,都强行赶走了。还放言要把没手续的房屋都拆了。一边时常制造系列恐吓行动,一边根据村干部的关系给予适当的价格签字了,都是一户一户秘密进行,还要他对外说一个低价。再对一般村民一户户围攻,威逼哄骗摧垮心理防线,不得不哭着签字,都是靠房租生活,现在断了收入。已强拆的两户到处无人理,上门围攻的逼他全家兄弟都签字才同时解决补偿。对强霸的又不得不放松价格使他配合。经过一段时间,得了较高价格的感觉上当了,对外透露自己的情况,引起一场波动,明白了在面积和价格双重暗箱操作下其中有多黑,在无人理睬中平静下来。村上为主的在村民中公开说,不可能平衡,关系硬的就是要高些,越比越使自己更低,我有这个权利,最后同不同意都由我。能摆平的都摆平了,有铁关系的给了合理价格后签字了。最后几户“钉子户”仍在抗争。
    我的房屋无论从质量和数量都是实在的,也无法抢建成倍的临时房屋,要求的价格相对全村来说并不高,可他们就是要往强迫的低价上靠。这是他们谈价的圈套,就算你依他们的心意在焦点上迟疑的关键时刻,立刻就会换一个人来再压价。这就是由本地干部包干拆迁的特性,用软暴力兼硬暴力各个击破,协议签了字后都不知道内容,只晓得一个钱数字,说是节约时间,留下空白回去填。有人提出要一份,就说要统一盖章后给你,可再也看不到了。有知道内情的透露,包干的定额数要消化,不可能拿出来了。
    正因为我在最后几户中离他们的要求最近,所以决定拿我开刀。那天有人告诉我,街道和村干部召集村民代表开了会,宣布了决定,还要代表都签了字表决,马上安排组织城管强拆我的屋。我现在只有一个心念,与房屋共存亡,结果会怎样谁也无法预料。也不去想。
    弱肉强食—野兽的天性得到彰显!

    直接跟贴回复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1. From » 昨日收集 - 贯穿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用户研究 | 94smart’s Blog on 2007-04-03 at 00:09

    […] 人肉spammer […]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