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化媒体 新媒介

互联网让你孤独了吗?

豆瓣网上读到维舟的文章《群岛式的社会》,是对《公共人的衰落》一书的评论。维舟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洗练而意味深长。

在维舟笔下,原书作者桑内特所意识到的社会变迁是,“人们往往自我隔离在一些由文化、兴趣、职业、甚或想象组成的孤岛中,对社会的其余部分视而不见,这种没有共同经验的社会前景令人不寒而栗,因为它预示着一个公民社会的衰落”。 这些现象的起因则可以追溯到工业化和大众社会的降临、人的分工与异化、社会原子化、孤独的消费者……

问题在于,被桑内特拿来作为批判现状之镜的理想中的“公民社会”与“公共人”,难道真的在历史上存在过吗?在工业时代开始之前的哪一国家,堪作“未衰落”的公民社会样板?所谓古希腊古罗马时代的公民生活究竟有多么值得羡慕(malingcat这篇评论恰好是个生动的例子)?这会不会只是知识分子对虚构的“黄金时代”的又一次怀旧与乡愁?

或许这些问题在原书中已有答案,暂时找不到此书的我先记下心中疑惑。

另一位评论者malingcat,解读的视角初看相异,实则相似,她觉得桑内特阐述的“公共”与哈贝马斯和阿伦特的“公共领域”有别,是人类学的视角。她的《马拉之死》写道:

《公共人的衰落》描述的是公共生活如何从“戏剧模式”向“述行模式”的变化。马拉之死堪称戏剧模式的典型,在马拉这等拥有强大卡里斯马的公共人面前,普通人仅仅沦为看客,演员和政客成为公共生活的中心,普通人渐渐失去在公共空间进行交流和表达的能力,长此以往,他们连了解他人的冲动也全都失去了。由于城市人更加关注内心感受、更少参与社会活动,造成了当代社会的普遍自恋和冷漠。这一种“亲密性的专制”使公共人衰落了,取而代之的是城市街头的匆匆过客。

你看,从现代化带来的城市人口爆炸、闲暇时间减少、城市空间膨胀,到演员与政客挤占公共生活中心,如果真有所谓“公共人的衰落”,也分明是草根个体被剥夺传播通路与表达工具,被来自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层面的压力驱赶回客厅卧室厨房的私人空间,是媒体资源的分配不公酿成的后果。

然而维舟由此书联想到的却是互联网带来的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网络是一种矛盾的技术:它虽然便利了人际的沟通,但很多时候却又加深了人的孤独。现代人在办公室里,有时甚至面对面也更愿意使用MSN聊天而非直接谈话。网络媒体的一些特性(很容易找到与自己兴趣接近的人,而将其他人过滤掉),甚至加剧了社会的分离;这形成了一种新的危机,即越来越多的人只和自己相同兴趣的人来往,只听到他们自己的回音,拒绝这个小小的孤岛状共同体之外的社会声音。

关于互联网与民主、与公民社会的辩证关系,上述观点无疑非常有代表性:承认互联网对草根个体的赋权,承认个人获得更多的选择机会,却质疑在这看似更有利于自由的状态中,将因为个体的自由选择产生戕害民主/公民社会/社会公共性的后果。维舟自承这样的看法来自《网络共和国》一书,书中“群体极化”、“协同过滤”等概念,说的就是个人的选择常常导致沉醉在意见相同的小圈子——“群岛”之中,而罔顾公共议题与异见群体的存在。

请不要忘记一个事实:个人可以直接面对未经筛选的所有信息的情境,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而将来似乎也不可能出现。不论是从个人的生理与心理能力,还是从权力与控制在社会中的普遍存在来看,都不允许一个人直接面对所有信息——换言之,势必存在某些过滤器。

政府审查、宗教裁判、媒体议程设置、新闻和知识的生产过程……这些都是前互联网时代最显著的信息过滤机制。在今天这些机制并未消失,但过去由权威和精英所掌控的过滤器,至少有一部分选择权交到了普通个体手中,这反而增添了新的危险,普通人的选择结果,将比过去的情况更差——看起来,这和阿多诺领军的法兰克福学派的精英姿态相差无几。

我想指出两点:第一,请将讨论置入语境,例如在公民社会基本不存在的极权国家,是应该讨论互联网损害公民社会,还是其解放性力量?又如,在什么样的历史时期有过人人交流探讨、哪怕彼此没有相似兴趣的美好情境?第二,类似“群岛式社会”之类的想象,其喻体的空间构型就缺失了现代社会的一些本质特征。“网络化社会”(networked society)或许更加确切一些,至少,任何个体都是同属多个群体网络的,信息就通过这样的连接在不同子网络中传递互动。

这的确是个可以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就像我曾经写过的《一场关于Webocracy的辩论》中那样。但在此夜深人静之际,厌倦了辩论的我,突然想到了十一年前的自己。大学机房里绵延数百台电脑,噼啪的键盘声,隐约的风扇嗡嗡声。我已经忘记了人生第一次上网做了些什么,或许只是打开了大学的主页,毕竟那个年代还没有门户网站没有雅虎谷歌。在我拥有第一个邮件帐号以前,我已经开始在黑底白字的Telnet终端上的BBS灌水聊天之旅,周围玩MUD的同学们在随时警惕实验室老师的到来。互联网对我个人最初的意义,首先是人际交往,而不是获取知识。

这么多年一晃过去,我在键盘上敲打并发送的文字恐怕要以千万计,更不用说阅读到的文字了。这些文字以及其他形式的各种信息,以比特的形式从网上奔涌而来又畅快而去,留下我成长岁月的注脚,也塑造了我今日的心灵。同时,我通过互联网而结识的朋友们,也成为人生的一种奇遇。我问自己:互联网让你孤独了吗?答案当然是没有。

这其实和所谓的“公共性”一点关系也没有。即使是被批判的“群岛式社会”,那里的居民也根本不孤独,他们有朋友有圈子有认同。这下汉娜·阿伦特可以放心了,没有“原子化”和“孤独感”,看来至少互联网不是极权主义根源。

2008/09/10 Update:延伸阅读若干篇:
和菜头:电子禅修—互联网让人孤独
梁文道:網友—–新部落時代的來臨
莫之许:致非网友梁文道——自由舰队的最终胜利

分类
社会化媒体

网络相册解决方案: Flickr、又拍网、好看簿

随着“人手一机”的数码摄影时代的到来,如今几乎人人都有成百上千、容量过G的数字图片想要发布到互联网上,为了和亲朋分享、记录生活点滴、或是秀一秀。对于blog写作者来说,应该把内容中大量的图片放在哪里?或者说,你选择什么样的网络相册/在线相册?这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而选择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1、将照片上传到专业的网络相册/在线相册服务网站上。
2、将照片上传到自己购买的虚拟主机、服务器空间上,并用相应软件自建相册来组织和呈现。

3、将照片放在各BSP/门户网站的存储空间中,例如新浪、搜狐、网易相册、百度空间、msn live space、QQ相册等。

对于第三种选择,我个人很不喜欢。原因是,这些BSP/门户网站的照片存储服务缺乏足够的开放性和自主程度,其呈现和使用也有诸多限制或不足,存储空间也很有限。存放在上面的照片难以整体搬迁、外链引用有限制、RSS里看不到……从长远来看,给你带来的麻烦可能更多。

对于前两种选择,应该说各有优劣,可以按自己的实际需求来选择:

第一种,使用专业网络相册/在线相册网站的服务,有强大硬件保障、技术支持,有良好的浏览体验和用户界面,其应用与维护对用户而言几乎没有技术门槛,其免费账户基本可以满足大多数用户的使用需求,而收费账户则会带来更好的服务。同时这些网站都强调分享和社区的概念,具备“以图会友”或同好交流、拓展社会网络的功能。

第二种,优点是更为灵活与自由,例如可设定不同照片的不同访问权限,使用上没有任何人为限制,将来整体搬迁也由自己掌控,如果使用固定域名建构相册,搬迁后也不会影响以前在BLOG、论坛中的引用链接。但相对而言,成本和门槛都更高,网络技术、购买域名和空间的费用、软件安装和配置等,都可能成为普通用户面前的障碍;虚拟主机的访问速度和稳定性、自建相册的浏览体验、和其他用户的互动性和社会性等均无法与第一种选择相比。因此,大多数人还是更适合第一种方案。

对于第一种方案,我推荐我自己使用过的三个网络相册/在线相册网站:Flickr、又拍网、好看簿。

flickr logo Flickr.com。这是全球最知名的网络相册网站,后来被yahoo收购,资金雄厚,技术很强,创新很多(其中不少成为了网络相册的行业典范),用户数量巨大且来自世界各地,浏览速度和体验都不错。可以上载视频。免费用户储存空间无限、每月上传流量限制是100M;收费用户一年24.95美元,可获得无限上载、存储空间,无限相册设定,丰富的统计功能等。我从2005年1月开始使用它。

其问题在于:1、免费用户在网站上只能显示最新200张照片(已引用到blog/论坛中的仍可在blog/论坛页面中显示),而且只能建立三个相册,无法提供原始大小图像下载;2、对于中国大陆用户而言,Flickr的部分服务器曾被屏蔽,今后仍有可能出现长期无法正常访问的风险(Flickr至今仍只有繁体中文界面,不知与此有无关系)。

yupoologo 又拍网。它刚刚迎来自己的三周岁生日,并发布系列更新,开始正式推行其VIP收费业务及新的网站政策。具体而言,现在有普通VIP(大众,进阶,达人)和网店VIP(创业型,经济型,实用型,精英型,全能型)共七个不同类别的VIP产品,区别主要是每月上传流量和外链流量的不同,以方便用户根据个人需求选择(网店版则是为淘宝店主等商业用途设计,有一些特别限制)。具体见又拍网自己的说明

我使用又拍网有两年多的时间,现有照片3500多张,浏览量62000多次,是我目前主要使用的相册。我的使用体验是,l和Flickr相似度高,服务稳定(没有像有的国内网络相册一样倒闭,日常访问几乎没遇见什么毛病),限额合理(免费用户61M每月的上传流量,存储量无限,相册无限),速度尚可,界面简洁美观,功能齐全多样,开放API,有上传客户端、一键搬家(搬入)工具等。前一阵Yupoo准备收费,而在免费用户外链图片上加广告,因此被许多人批评;但难能可贵的是,又拍的团队能迅速听取各种意见,调整运营政策,例如广告形式的变化,例如VIP产品的细分和不同定价等。对于“永远beta”的web2.0公司,这样的灵活与虚心是很重要的。

yupoo vip——说句题外话,我支持网络相册/在线相册网站在免费基础上实行收费服务。原因很简单,合理价格的收费,对于用户而言是可承受的,对于缺乏盈利模式又很耗资金的此类网站,则是生存和发展之必须。作为普通用户,我们也不希望自己长期使用并感觉不错的网站,因烧完风投又无法盈利而倒闭吧?要抱怨又拍网不提供直接右键拷贝图片地址外链到论坛的方法,不如去抱怨为什么你要灌水的论坛不给你足够大和方便的贴图空间;而那些因又拍网不允许自己在淘宝店里免费引用图片而叫骂的店主,则更是有点不讲道理了。

现在又拍网的VIP用户,最便宜的那类是每年60元(6月30日前购买的话是30元),考虑每月5元人民币能换来的服务,我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另外,今天我还在又拍网三周年庆的“砸蛋活动”中抽到1元1个月的“达人”VIP,正好先试用一番。

国内网络相册服务网站面临的监管风险或许会成为用户的风险,但我们只能祈祷认真经营的网站们平安;“先审后发”给网站和用户双方带来的不便,也只能忍受;另外,一些新闻时政类的不和谐图片、色情/艺术界限模糊的图片,恐怕难逃删除的命运。

haokanbulogo 好看簿。又一家国内网络相册/在线相册网站。不过或许好看簿的大野狼同学未必同意我的划分,按他们自己的定位,好看簿是“图片博客”。

一方面,好看簿承诺用户“照片无需压缩,批量上传,支持外链”,“在2010年1月1日之前,好看簿承诺对用于个人用途的带宽和存储空间不做任何限制”。应该说相比其他相册服务网站来说,是目前最为慷慨的一家。另一方面,好看簿给用户的体验确实和flickr及国内的仿flickr网站很不一样,更强调“故事”、“活动”、“社区”等概念,能看出他们将用户留在自己网站、加强用户互动交流共享的良苦用心。而结合录音功能,上传ppt功能,好看簿在教育这一主题和应用方面,已经颇具特色。同时,这种以“故事”为单位,图文并茂,讲究图片及其描述在每个故事中的“顺序”与“连贯”的形式,也非常适合写作游记或活动纪实。

粗略概况,我觉得从易用性上说,好看簿比类flickr网站要复杂(有初上网者觉得难上手),比传统的blog贴图要简单(毕竟所谓图片博客,你既要有blog,又要有相册,还要会将它们结合起来发布)。它能抓住哪些人群呢?它又能不能在完全免费的这几年中生存和壮大,并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呢?我还是颇为期待的,期待的原因,恰是因为它跟其他相册网站的不相似,而我希望中国的互联网能更多一些创新而不是抄袭。

顺便说一句,好看簿的推广也有点新意,它的创始人直接给众多个人网站发信联系,征得同意后直接投放广告(update: 08年9月起这项推广活动已停止)。

至于国内其他一些专业网络相册服务网站,我没有使用过,因此不发表意见。另,最近一位摄影师朋友对我表示很不喜欢“巴巴变”,原因是它“太像”Flickr了。见仁见智吧。

至于第二种方案,用自己的虚拟主机空间自建相册,容我另文再述吧。

分类
社会化媒体 读书 媒介|传播

Henry Jenkins: Convergence Culture 融合文化

convergence cultureMIT CMS(麻省理工学院比较媒介研究)主任Henry Jenkins教授在2006年出版的著作, Convergence Culture: Where old and new media collide (London: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2006),读来并不艰涩,倒有几分畅销书之生动活泼。书中阐释的“融合文化”(convergence culture),也是近年风行于欧美新媒体学界与业界的概念。值得关心web2.0发展的人一读。

2008/04/03 update: 这里 是 Convergence Culture Consortium (C3)的网站,以及其weblog

目录:
Introduction:”worship at the altar of convergence”: a new paradigm for understanding media change
1 spoiling Survivor: the anatomy of a knowledge community
2 buying into American Idol: how we are being sold on reality TV
3 searching for the origami unicorn: The Matrix and transmedia storytelling
4 Quentin Tarantino’s Star Wars? Grassroots creativity meets the media industry
5 why Heather can writer: media literacy and the Harry Potter wars
6 photoshop for democracy: the new relationship between politics and popular culture
Conclusion: democratizing television? the politics of participation

以下为读书过程中的若干摘译片段,以备查考。最直观的感受是,这种美国式的对市场的亲近、对技术的拥抱、对未来的乐观,和英国学者的通常风格真是大相径庭。

欢迎来到融合文化,这是新旧媒介碰撞之所,是草根媒体与公司媒体交叉之所,是媒介生产者的权力与媒介消费者的权力以不可预期方式互动之所。

本书关于三个概念间的关系——媒介融合(media convergence),参与式文化(participatory culutre)和集体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

关于“融合”,我指的是跨多种媒体平台的内容之流(the flow of content across multiple media platforms),多种媒体产业间的合作(the cooperation between multiple media industies),以及媒介受众的迁移习性——在搜索心仪的娱乐体验的过程中,他们可能前往任何地方(the migratory behavior of media audiences who will go almost anywhere in search of the kinds of entertainment experiences they want)。“融合”一词可用于描述技术、产业、文化和社会变化,这要看谁在谈论它,以及谈论者自认为在谈什么。

媒介内容跨越不同媒体系统、经济系统和国境的循环过程,严重倚赖消费者的积极参与……“融合”不应仅被理解为主要是个用一种媒介设备提供多种媒介功能的技术过程。相反,“融合”代表的是一种文化转型:消费者被鼓励去寻求新的信息并在弥散的媒介内容中制造出关联。

“参与式文化”这个术语,相对于更早的概念如消极的媒体观看(passive media spectatorship)。与其说我们在讨论媒体生产者和消费者所扮演的不同角色,毋宁说如今我们将二者都视为彼此互动的参与者。公司,以及在媒体机构中的个人,仍然比任一消费者个体甚至消费者群体拥有更大的权力。而部分消费者又比其他消费者有更强的能力去参与这一新近涌现的文化。

……融合发生在消费者个人的大脑、及与其他消费者的社会互动之中。我们每个人用以建构个人神话的那些比特和片段,均采撷于媒体资讯的洪流,并被转化为我们赖以理解日常生活的资源 (Each of us constructs our own personal mythology from bits and fragments of information extracted from the media flow and transformed into resources through which we make sense of our erveryday lives)……消费已成为集体过程,那就是本书所谓之“集体智慧”,一个来自法国赛博理论家Pierre Levy的术语。我们无人能知天下事;我们人人可知某些事;我们可将这些片段结合起来,如果汇集我们的资源与技巧。集体智慧可被看作一种媒介权力的另类来源(Collective intelligence can be seen as an alternative source of media power)。我们正在融合文化之中的日常互动里学习如何运用这种权利。现在,我们更多地将这种集体智慧用于休闲娱乐,但很快我们将会把这类技能用于更为“严肃”的目的。

……娱乐内容不再是跨多媒体平台流动的唯一事物。我们的生活、关系、记忆、幻想、渴望都在跨媒体渠道而流动。

……如我们所见,融合既是自上而下的企业驱动的过程,也是自下而上的消费者驱动的过程。企业之融合与草根之融合并存。媒体公司正学习着如何促进其媒体内容的跨平台流动,以拓展其利润和市场,巩固视听受众的支持。消费者则在学习如何使用多种不同媒介技术将媒介之流置于自身掌控之下,并与其他消费者展开互动。

分类
社会化媒体 媒介|传播

Youtube和Flickr上的英国外交部

英国外交部,全称为“外交及联邦事务部”(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Foreign Office,缩写为FCO),为专责推广英国海外利益和外交事务的英国政府部门。 其问责官员——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或外交大臣/ 外相)是首四位名望的英国内阁大臣之一(据维基百科介绍)。

查找资料,撞入英国外交部网站。在首页最显眼处赫然见到YouTube和Flickr的图标。它们分别链向英国外交部在这两个世界知名的web2.0网站上的页面:www.youtube.com/ukforeignofficewww.flickr.com/foreignoffice。FCO的首页说:我们的部长、大使和工作人员们,会从世界各地添加新的视频和照片,你可以评论和订阅。从Youtube的“个人”档案中你可以发现,英国外交部是在2007年9月18日在youtube上注册该帐号的。

作为堂堂不列颠的重要政府部门,难道没有财力和技术自己建构视频和图片发布平台?为何“屈尊俯就”在两个美国商业网站注册帐户发布信息?

我个人的观感是,不论“宣传”也好,“公关”也罢,为求信息传播有更广泛的覆盖面、更良好的效果,除了过去日常的新闻发布、接受采访、媒体关系外,英国外交部亦在积极运用新媒体平台。不仅仅是建立自己的网站或曰官方权威媒体,而是主动奔赴全球用户最趋之若骛的热门网络应用前沿,以亲和的姿态+权威的身份参与到这样的“全球公共领域”中去,让自己制造的一手的信息直接和受众见面。

英国外交部也开通了自己的官方blog, 上至部长David Miliband,下至新来的大学生Sarah Russel,以个人身份亲笔写作blog(从我阅读的几篇来看,没有捉刀的迹象和必要)。外交部网站首页上写着:更多地了解我们的部长和工作人员都在想什么、干什么,留下你的评论,看看我们的bloggers吧!

这些举措,对于营造开放、透明、合作、服务的政府部门形象应该颇有帮助。长期保持这样的姿态,已是工作的一部分。更因此获得有信誉,亦有人情味的信息发布平台,当危机或紧急情况发生时,便可派上更多用场。

我是政治学的外行,但从一个新媒体老用户的体验出发,在信息爆炸的众说纷纭中,更容易被信任、理解和认同的,通常是那些长期经营、建构有良好形象和人际网络的说话者。民众和政府的关系,当然不是普通草根用户之间那样简单,但web2.0的浪潮,会否也正改变着长期使用者们的思维和认知习惯,使得他们或多或少地挪用人际关系的原则,来思考个人与团体、与企业、甚至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与之对照鲜明的是Youtube在中国大陆的无法访问状态。这是明智的管理办法吗?下面是一个例子:

Tibet WAS,IS,and ALWAYS WILL BE a part of China(西藏过去、现在以及永远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由用户(据称为海外的中国留学生,无法考证)自行制作并上传的视频,主要由多幅静态图像+英文文字说明构成,列举一些证据来佐证自己的观点。在此不对相关事件和观点做任何评论,单纯来看数字——你可以看到自从该用户3月16日上传该视频以来,不到3天时间内它已经被浏览超过一百万次,观看者留下了近七万条留言。

(2008/03/23 update: 据“德国之声”报道,这个视频的作者是生于西安、15岁移民加拿大、现年21岁的“情缘∮黄金少”。该报道标题是:西藏问题引发网络“世界人民战争”。此时该视频浏览量超过150万次,留言9万多条。)

我不知道CCTV-9的相关新闻在海外能否获得同样的收看人数,也无法考证外国观众在youtube上看这段视频和在电视上收看CCTV-9时的心态有何区别,又或者,这百万人次中有多少人是根本/很少看电视的。但是它的影响摆在这里。

或许有人要假设:那些和上述视频的观点截然相反的视频,不也同样可能产生巨大影响吗?问题在于,这个辩论的平台、传播的空间,现在对于两亿中国大陆网民近似于不存在;但对于为数更多的外国网民来说,在他们最日常接触的新媒体平台上,将基本无法听到任何来自中国大陆普通人的声音。这样的集体失语,是主动放弃话语权?是出于对国民的不信任?既然日日抨击西方报纸、电视、广播传媒之不公正,为何又要将这新生的“阵地”与“领域”拱手让人?

顺便说一句,英国外交部网站首页,“今日新闻”里部长和外相接受媒体采访中谈及西藏问题,抛却圆滑的外交辞令,简直就是中国政府的说客了。在我这外行眼里,当下的中英关系似乎如胶似漆啊。

分类
社会化媒体 媒介|传播 学术 新媒介

大好机会:博士生暑假学期——ICT的政治经济学

从邮件里收到一则信息,十分令人心动。但由于时间和精力所限,自己恐怕是无法前往了。将信息共享于此,希望能对谁有所帮助。

时间地点:26-31 August 2007 in Skagen, Denmark (童话般的国度!)

Topic of this Year: Next Generation Applications and Services

‘Next Generation Applications and Services’ is the theme of the 2007 PhD summer school o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CT.

The focus of the 2007 summer school is on the new and upcoming developments of interactive media and applications, which are accessible and to which users can contribute on the various converging mobile and fixed platforms. Among the issues taken up are mobile media, including mobile TV, social computing/Web 2.0, and IPTV. The technology trends will be explored and the business potentials examined. Furthermore, the policy and regulatory issues relating to the development of new IP-based applications and services will be analysed, including the proposed EU directive on Audiovisual Media Services (AVMS) and copyright regulations.

The approach taken in this PhD course is multidisciplinary, which means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next generation IP applications and services will be analysed from the view point of the interrelationships between technology developments and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developments relating to the markets for new mobile and fixed IP-based applications and services.

费用好像是300欧元包课程费用和食宿……真的很赞啊。对新媒体、互联网、web2.0、ICT、政治经济学感兴趣的学术青年们勿错过!顺道还可以去北欧旅游。

抓紧申请吧——http://phdsummerschool.nordict.net/

分类
社会化媒体 学术

web2.0的fans,去参加学术会议吧

via William H. Dutton,the Director of Oxford OII。会议名称是:Towards a Social Science of Web 2.0,时间:5th & 6th September 2007, 主办者:National Science Learning Centre (NSLC), the University of York, U.K.

会议议题包括:

• How can social science deal with Web 2.0?
• How can Web 2.0 applications be used as research tools?
• How can we conceptualise the heterogeneous spaces of Web 2.0?
• What terminology can we find to account for Web 2.0, should we even be labelling it as such?
• How can the fast and ephemeral cultures of Web 2.0 be captured by the rather slower processes of academia and the policy process?
• Does Web 2.0 allow for methodological innovation?
• What are the implications of Web 2.0 for welfare and citizenship?
• What are the implications for privacy and surveillance?
•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for localities, senses of belonging, and everyday connections?
• What linkages can be made between Web 2.0 and other social and cultural shifts of recent times?

如果你有这方面的ideas,不妨投篇paper试试看。点击下载call for paper的.pdf文档

分类
社会化媒体 媒介|传播 新媒介 时代

乐生,乐生

或许是最近在台湾blogsphere中最热的一个词:乐生乐生乐生

看过几个台湾blogger的记录和观点,渐渐对这起拆迁事件引起的风波有少许了解。知悉的信息还是太少,对事件本身无法妄作评述,但由此生发的感想不少。

一,世界多么隔阂,全球化下地球真的变小了吗?我们都在为昨日弗吉尼亚大学校园枪击惨案中丧生的33条人命惊呼,但同为中文互联网内,一水之隔,关注的问题却迥然有别。因为事件不具爆炸性、奇观性和刺激性,所以“在我地盘这儿”来说,“别人家”的事情实在是无关痛痒。

二,所谓“公民新闻”,在我身边只是学术论文里的概念,又或者只是象征大于实际的炒作。然而我却看到水那边的草根网络人群翻腾汹涌的行动。传达信息、表述观点、呼吁实践,不仅让事实的各个方面、人群的不同声音有机会公诸于众,更通过行动让这一切进入公众议程、政策议程,以自身的参与互动改变社会事件的进程。部落客们更是通过网络发起100元買下『保留樂生』的小小夢想 筹款活动,24小时从388名网友处筹得20万台币,买下《苹果日报》版面,刊登草根媒体声音。先不论台湾政治体制究竟是不是笑话,但“民主”的意识确实更为深入普罗大众心灵。

随便对比一下吧,不提那个“重庆钉子户”事件了,关于厦门海沧的事情,除了少数当地人的苦苦呐喊,零星blogger的偶尔呼应,以及连岳的、再而、三而地又是声援建议又是旁敲侧击,我实在很少看到中文blog圈内对此事的关怀和讨论——是啊,中国太大,“在我地盘这儿”(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又何必关心厦门的事情?然而另一种解释是:在这个后现代的世界,我们仍然需要启蒙。“民主是个好东西”,可是民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不会从娱乐之神的裙子里钻出来。

三、身处传播与媒介研究学界,对台湾同仁的表现感触良深。所谓U时代的今日,象牙塔内不论理论研究或者技能训练都不应逃避与社会现实的密切勾连。除了众多blogger时时关注,当各校传播学子认为台湾媒体以偏颇报道态度剥夺了大众对此事件的知情权时,他们变成“乐生传播青年”,呼喊:“傳播學生,為了你們自己站出來!” 他们以多种形式,呼吁民众参与事件付诸行动,彼此用新闻理想相激励。4月15日数千台湾学子为“乐生”上街游行,跟着便有他们的业师来抨击传媒对事件的刻意歪曲和不公报道,冯建三教授便堪称马首,批判矛头直指电视台对大学生的污名化。而整个学界或业界民间组织,除了坐而论道研究公民新聞視野下的主流媒體與網路部落格,更敢于直面冲突,声讨暴力及媒体恶劣表现

闭目假想类似事件在我身边发生,或是回想往日相似场景,接下来将发生的仿佛栩栩如生:同道中人固将寥寥,好心的老师也要好言相劝:念好你的书写好你的论文就是,社会现实嘛就是这样的,不要去趟这浑水。好打官腔的领导更会严厉教育:千万别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成为别人“妖魔化中国”的素材!想来却也奇怪,马克思主义素以理论兴趣与关注现实勾连,兼以参与实践为己任,为何“以马克思主义指导一切研究”的中国学术界,却对现实问题常常敬而远之?固然有复杂历史语境在前,然而新闻传播师生业者,若你在一个大时代中置身事外隔岸观火,是否真能无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