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与被墙

从中国发出的第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是一句简短的英文,翻译成中文,则是“跨越长城,走向世界”。恐怕谁也没有想到,20多年以后,“跨越长城”的意象仍然被无数中国网民反复体验,当然,现在叫做“翻墙”。当年一语成谶,好不黑色幽默。

一边是不少网民为GFW所阻后的怨念,一边却是GFW仿若无形却岿然不动的存在。因此,当我先后发现这两本分别名为《我们时代的防火墙》和《中国防火长城》的书时,立即很有兴趣一读,原来这个在官方新闻发言中并不存在的大火墙,俨然也可以在大陆出版的学术著作中亮相了。

的确,两书都在开头几页,就明确解释了Great Fire Wall为何物,并分别将其译作“国家防火墙”和“国家防火长城”。当然,两书都并非专门研究GFW,而是将它作为一个隐喻和象征,作为远为广泛得多的“中国网络内容监管/审查”的一个符号。

说起网络内容监管或审查,似乎人人都可以滔滔不绝。但要写一本相关的书却并不容易,除了像李永刚告诉我们的,人人心中都有一座防火墙,自我审查会束缚手脚外,更容易出现的偏差是,作为“被墙”的一方而受到情绪的左右,失之片面或偏激。于是,把握好分寸尺度,“不充当火热的政策捍卫者或现实批判者”、做“温良中道的和事老”(李永刚语)或谨慎地将之技术化、抽象化,不对现实具体案例做对错与否的评判(赵克锋此书的风格),成为这两本书得以顺利出版的基础。这一点,其实是很值得想研究各种所谓敏感内容并发表/出版成果、又缺乏经验和标尺的青年学子们借鉴的(非此类同学可以飘过)。

两书的作者都是名校的青年才俊,分别是南大和北大的副教授,专业领域分别是政治学和经济学。两书之一出自作者的博士论文,体系更为严谨自洽,论述更为集中;另一本则是多篇主题相关论文的汇集,胜在资料完备,文献注释丰富,且常从法律或经济的角度看内容审查的问题,视角较新颖,颇予人启发。

从内容来看,若要谈论“网络内容监管或审查”,可以分作三种研究:描述性研究(实际情况到底如何)、阐释性研究(为什么实际情况会是如此)和规范性研究(情况应该/最好是怎样的)。两书各有侧重。

李的《我们的防火墙》一书,最引人注目之处在其“阐释性研究”:政府是如何随时间推移进行“政策学习过程”并成就现有监管体系,体系中不同角色(中央政府、部门和地方、机构与网民)及其不同行动逻辑,更深层面的社会文化机理(父爱主义执政风格、革命传统与假想敌、公众心灵的集体化)。其“描述性研究”长处在于有历史纵深感,对不同时期不同特点有较好描述。而其“规范性研究”相对简略,而且似乎更多地在劝谕普通网民,“体会大国转型之艰难”、“体会压力赶超之焦虑”、“体会改革进程之复杂”、克服“原子”状态、要有理性……而对于政府,则仅止于要求其“有责任感”、“宽容”、“对公众的理性行为要有信心”、相信人民不会“一放就乱”……说的都没有错,但在许多人看来,颇有点避重就轻,权责不相对应的感觉。再加上,文中将网民也当做监管体系的一个层级,将其内化的自我审查当做防火墙的一部分,以致让Keso同学觉得此书存在一定因果倒置的论证,以及,“国家防火墙是他们的,我们只是‘被墙’”(书评见此处)。还有,作者尽管也提到地方和部门出于自己的“小算盘”而有于中央政府不同的行动逻辑,但在其后的论述中似乎又遗忘了这一点,基本上假设各种规制都是出于中央政府求稳定求发展的“善意”,这与实际情况难免有些脱节。

赵的《中国防火长城》(书名真劲爆,这个出版社真开放)一书,在“描述性研究”与“规范性研究”方面较为突出。例如介绍中国互联网审查的技术手段、法律依据和执行部门及中外互联网审查制度比较、世界审查历史等章节,尽管原创性不强,但在资料搜集整理方面做得相当不错,可以作为后来研究者的扎实起点。关于“应该如何”的问题,有关的几篇论文各有亮点,比如借鉴经济学理论框架来探讨审查的理论模型、互联网治理是否应从运动式、行政式的方法转向长效机制的建设、互联网审查作为国家行为如何与国际法相对接。此外,书中还有若干有趣之处,例如在序言中提出:有些反审查技术手段可冲破几乎所有审查,产生成本较低的信息传播渠道,冲破的大部分成本变为纯消耗性的社会成本;而审查制度失效后,如政府高层管理体系激励不对,中层、基层官员(如网警)仍然会鼓励审查的进行,甚至有可能制造出被审查的信息,这就白白增加了社会成本。这种道德风险问题与其他岗位上出现的不同,“网警”这样级别低的官员的道德风险问题对社会的危害会很大——这当然只是作者的理论推演,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有没有实证的例子,呵呵。

总之,两书皆可读。官员可以从中找到监管合法性和手段,愤青可以从中找到痛批的靶子,搞学术研究的可以从中找到资料、线索并学到一些写作经验。理想的状态,当然是社会和谐,人民与政府互相理解。只是,当一起又一起的网民发帖被政府“跨省追捕”、被起诉为“诽谤”并陷于牢狱时,当“胡萝卜”、“温度”、“学习”统统不能google时,当饭否叽歪们悄然死亡、各大门户网站微博又遭“被测试”时,当一个“巫妖王之怒”的资料片可以被两个不同政府部门审批超过一年时,“被墙者”的心态,恐怕很难像“筑墙者”和“守墙者”那样“温良中道”吧。

(本文亦载于《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创刊号

update: 当我在blog上发表此文一天以后,发现豆瓣网上《国家防火长城》的条目已不存在,而我将此文作为书评发在《我们的防火墙》后,亦被删除并转为仅自己可见的日志。这彷佛是对此文及两本书内容的现实注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6

  1. GFW 说 (2010-07-27, 17:51):

    The GFW book can be downloaded here: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561702.html

    直接跟贴回复

  2. jicanwang 说 (2010-07-29, 09:40):

    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百年前的北大精神,我们依然仰望星空,求之不得,国人悲哀!

    直接跟贴回复

  3. taobaggio 说 (2010-08-04, 22:37):

    在哪里能下载到第一本书?谢谢!不是我不支持正版,人在国外,近期买不到,又急切想看!谢谢了!

    直接跟贴回复

  4. Sarah 说 (2010-08-26, 15:41):

    Brother, have you ever read a book by
    Ms. HE Qianglian?

    On media control in CN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10-08-27, 10:47 ):

    你是指雾锁中国?读过电子版了。

    直接跟贴回复

  5. 成洁 说 (2010-11-06, 21:04):

    maomy你好,

    我是新闻系大二学生,上周被推荐ohmymedia

    第一次进入 就非常喜欢这个地方

    因为我英文水平较低 一些词看不懂

    很惭愧一直没找到 在哪注册账号?——求引路

    希望某一天我成长至足够力量加入你们

    现在暂且让我做一个围观群众吧

    很高兴找到这以片新闻乐土 谢谢你们!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10-11-07, 10:46 ):

    嗯?谁推荐的?会不会是ohmymedia.info那个网站啊?你再试试看。

    直接跟贴回复

  6. 小说推荐 说 (2012-06-26, 08:11):

    封闭与开放,永远是中国历史避不开的话题,世界其他国家亦然。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