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社会溃败

近日闭门写作论文,在查找资料间隙上网,看到清华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近来公开的一个观点,即当下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不在于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原文是孙教授发表在自己blog里的,并声称“这是一个讨论贴”,但很快被多家媒体转载。全文见此:《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孙立平教授一直保持对中国当代社会的严肃思考,他提出的“断裂社会”的观点就很有代表性。这次的看法,集中表述出来,大概是:当下中国从政府到民间最大的焦虑往往是“社会动荡”,因此“稳定压倒一切”的意识形态霸权已经形成。在这一观念下,为克服“社会溃败”而进行的种种变革计划,将因为有可能带来动荡而被束之高阁弃之不用,结果是社会溃败的趋势加剧。这可能才是中国社会最大的症结。

他的一些看法都引人深思,例如:

  1. 社会溃败中最核心的迹象是权力失控,内部或外部的约束都变得无效。对既得利益的维护是体制性的,整个社会都为其付出了巨大成本,压制言论自由,批判普世价值。
  2. 社会衰败根本原因是权贵资本主义,是权钱结合。其实权力和市场都值得规范,但关键在于切断其联系的链条。而中国一些左派和右派的批判都只顾其一,不顾其联系。
  3. “维护稳定”导致使社会健康化的变革无法进行,结果是进一步加剧社会的溃败。稳定已经开始演变为维护既有利益格局的一种手段。
  4. 社会溃败体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潜规则盛行、道德底线失守、社会生活西西里化趋势出现、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弄虚作假和欺骗盛行。
  5. 社会认同和社会向心力在急剧流失。央视大火烧掉几十亿,网络一片幸灾乐祸,这不是“冷漠”或“国民性”问题,而是认同的问题——被烧掉的财富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
  6. 社会失去长远思考的能力,短视,不负责任。

没有精力细细展开写我的想法,仅仅引一些此前读过的文章,和来自几个朋友blog的文章,供对照思考。

  • 另一位来自清华的学者秦晖,其著名论断“权责对应”,以及缺乏此机制下的“尺蠖效应”,对思考中国社会很有帮助,见此文。其“左手要自由,右手要福利”,则和孙立平一样提醒,部分左派和右派知识分子不要忙着打嘴仗了,把批判矛头对准正确的地方吧,见此文
  • 朱学勤的《30年来中国的两场改革》一文,其中亦提到所谓“第二场改革”主要是权力和资本的结合狂欢,而民众因此产生遗弃感。
  • 社会生活的“西西里化”,在三鹿毒奶粉事件中表露无遗。各个环节似乎都出了问题,但却又无人负责搜索引擎门户网站的助纣为虐,传播和公关腐败的盛行,国家质检部门被认为是大企业的玩偶……你会突然从习焉不察中惊醒,开始感到荒谬吗?
  • 与央视大火相类似,清华校内着火的看客们:灾情被当作娱乐。而每天在“社会新闻”里读到的杀人放火的新闻,还是如此的荒谬。
  • 有人总结十几年春晚流行小品,结果触目惊心:全都是以欺骗为荣
  • 他从日本自行车不被盗,说到“在一个丧失诚信,贪腐成性的社会,再好的制度设计,都是动不了的下场”;又从水木BBS reader版面兴衰,看到“君子斗不过流氓”,“等到流氓有了文化,网络舆论就会如同焦点访谈一样,成为中国舆论监督的一个活着的墓碑”。这是关于“五毛时代”的又一种看法吗?胡泳在谈论“2008年中国互联网的三大变化”时,其第一大变化不具名地引用了我的观点。
  • 她批评了清华大学宿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最主要表现为所有设施频繁出故障。

    分属不同部门的师傅们走马灯似的来我房间,钻进小小的卫生间进行修理工作。每个人都抱怨这豆腐渣装修工程,抱怨管子配件的低质量,谴责其中牵涉的吃回扣、收受贿赂情况。对于熟悉自己本行的师傅来说,瞄一眼就知道我们卫生间的廉价马桶只需要150块一个且保修两年,却听说学校后勤是400块一个买进来的。真是再普遍再典型不过的建设项目资产流失情况:如果有100块钱拨在某个项目上,那么其中的60块大概都要以各种方式进入各层经手人的腰包,采购廉价低质辅件便是其中一项,同时经手人还要收回扣与好处费。只用了40块钱的项目,自然频频需要维修。维修外包给公司,公司老板为了盈利拼命克扣工作在第一线的师傅,而维修用的零配件的采购权仍在后勤手中。

    围绕此文的评论非常值得一看。很快我们就看到了熟悉的论调。有人用英语写道:“你不是法官,你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社会变得这么糟糕你也脱不了关系”,“It’s shameful to keep mentioning all the time how bad your motherland is”(这英语写的,啧啧)。——强烈推荐所有读者自行搜索“这鸡蛋真难吃”。

    很快,有评论者提到:

    “……我记得当年清华学生做第一期的时候,有人写了31、32两个危楼的一点儿破事儿,整期的报纸就被扣下了。那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两个人跑到新水旁边,看见几个破磁带盒子,跳着脚踩个粉碎。这么些年过去了,无力感还是一样的。”

    什么是那点“破事儿”?

    “我读硕时赶上要进驻32号楼,因为楼房盖好后被爆出通不过验收标准,因此全体人马搬去青年公寓生活了半年,再折腾回整修加固的32号新楼。刚住进去就发现墙面开裂了。”

是的,清华也好,互联网也罢,与中国社会有某种同构关系。窥一管未必能知全豹,但总能让你开始思考。“稳定压倒一切”?警惕社会溃败。“我们就是体制”。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6

  1. 郑昀 说 (2009-03-11, 12:42):

    民族性格问题还是文化问题抑或是宿命?历朝历代都试图用道德和严刑峻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大多失败了。

    直接跟贴回复

  2. NN 说 (2009-03-11, 15:47):

    为了稳定,我们忍受着人吃人。

    直接跟贴回复

  3. CCAV 说 (2009-03-11, 15:48):

    权力和利益的完美结合!

    直接跟贴回复

  4. doubleaf 说 (2009-03-12, 12:42):

    肉食者鄙。

    直接跟贴回复

  5. shizhao 说 (2009-03-12, 20:34):

    西西里化…..我以为说的是黑白同道呢

    直接跟贴回复

  6. inking 说 (2009-03-23, 19:22):

    近日复习+补习ohmymedia,真是又惭愧,又自豪:)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