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图书馆

大英图书馆就在国王十字车站旁边,有舒展大气的红色外立面。如果读书读累了,要前往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出门左转进车站就可以登上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大英图书馆有着非常香浓可口的咖啡。要一杯卡普奇诺,一杯摩卡。卖咖啡的小伙子热情如冬日暖阳,向我挤眉弄眼,向后面常来的法国姐姐说“Bonjour! Merci!”感染到我:“Nice morning, isn’t it?”

此次大英图书馆一行主要目的是为访谈C·S教授,胜利完成后,小游图书馆展室。

这间不算太大的展室,陈列收藏了一些镇馆之宝。我们进去瞧瞧,看到一堆手稿:夏绿蒂·勃朗特的《简·爱》、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绘本、弗吉尼亚·伍尔芙、约翰·弥尔顿、奥斯卡·王尔德……一堆乐谱原稿:舒伯特、莫扎特、贝多芬……看看精致的中医经络图,弄明白双手双足的经络是如何贯穿全身;旁边就是达芬奇著名的乱涂乱画,几行字迹配上设计草图,外加力学公式。喜欢印刷史的人有福了。终于第一次看到古登堡圣经的真容,英国最早印刷的圣经,以及以前做印刷史研究时知道的日本女王印制的“百万经幢”。莎士比亚占了一个展柜,展柜取名为“国宝莎士比亚”(囧),陈列了15世纪的莎翁剧作印本。英国君主立宪制的起源——1215年国王约翰签署的第一份大宪章(magna charter)的抄本(原本没有流传下来)另占一个小间,叫人印象深刻。

另有一幅中国山水工笔画,叫我们围观许久,只因为想给画幅上方的古文做个断句。最终弄明白这是关于名为“王乔”的神仙的故事。再看画旁的英文解释,说是刘生和刘太升仙的故事,真正牛头不对马嘴。回家来查一查,《后汉书·方术传》载:”王乔者,河东人也。显宗世,为叶令。乔有神术,每月朔望,常自县诣台朝。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骑,密令太史伺望之。言其临至,辄有双凫从东西飞来。于是候凫至,举罗张之,但得一只舄焉。乃诏尚书课视,则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每当朝时,叶门下鼓不击自鸣,闻于京师……”与我们在画上看到的文字不完全一致,可见画上文字乃是山寨版。

此行十分愉快。最后在城市大学附近寻找“马克思纪念图书馆”时有些丧气,转了数圈找到后,发现周五不开门。于是我们在这栋列宁流亡伦敦期间在此印刷革命报纸的二层小白楼前逡巡了一番,打道回府。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1

  1. CJ 说 (2009-12-09, 11:06):

    C.S教授?是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的吧?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