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化媒体 新媒介 时代

欢迎来到五毛时代

站在赛博海洋的沙滩上,感受喧哗与骚动。但那些出乎寻常的巨浪洪涛,实际往往是来自地壳或大气的运动,而非海水本身的意愿所致。所谓网络舆论网络民意,也正如此。

商业力量操纵

和菜头敏锐地察觉近期互联网舆论场中的官民商互动与往常有异。其中的案例包括深圳海事局林嘉祥涉嫌猥亵少女事件、重庆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哈尔滨糖果酒吧六警斗殴杀人事件。他的看法是:“我们已经进入到和付费评论和付费真相共存的时代,在网络上甄别信息真假的难度空前提高。”

商业领域对新闻和舆论的操控和冒充行为,多到让人熟视无睹,多到可以从“存在即合理”的辩护,转化为理直气壮地公开宣讲。不论“网络打手”,还是“网络推手”,都变成相当有利可图的好生意;而这些生意人也非常为自己的“成功”骄傲,有人放话要“成为传统公关行业的掘墓人”,有人登上讲坛宣布“拥有监控10万个论坛及维护言论的能力,拥有1000人的营销队伍,拥有独到的网络言论监控系统,可以第一时间提供网络言论的监控报告,同时对相关言论作出反应”。

keso对此早有过评论:

充当打手、杀手,本来应该是偷偷摸摸干的事,低调、不出头是起码的职业素养,不接受采访、不上报纸、不参加诸如“艾瑞新营销年会”这种公开会议。现在可好,黑社会老大以社会主流、精英、专家的姿态,公然出来抛头露面,莫非真的是为了洗白?可是洗得白吗?

但问题在于,中国社会当前的道德底线已经模糊,伦理标准难以衡量,何者为黑,何者为白?豆腐渣教学楼、三聚氰胺奶粉给全社会敲了警钟。紧随而来,新媒体企业的“传播腐败”大白天下,例如百度的“新闻公关保护”政策,新浪腾讯等门户网站的“伊空格利”。这些互联网界的领军企业和主流精英们尚且如此,网络打手和网络推手们岂不有充分理由认为,五十步与百步,谁都别笑谁?随后刘韧出事,据说还是与“公关”脱不了干系,而斗争另一方的周鸿祎先生在业内的声誉也颇有争议。被抹黑的不仅是一两家企业,一两个人物,而是“公关”这个词,这个行业。

政治力量操纵

更何况,在政治领域内的光明正大的操控与冒充行为,足以为商业领域内的效仿者作出榜样。

关于近日舆论形式变化,前些日子连岳的一篇文章,提醒了我们并存着另一种变化,另一种可能。据说“上头”的新精神是:“说是关于新闻报道有三条指示:1、速说事实;2、慎说原因;3、以信息淹没信息。”

这样的指示让人想起公关专家们的“危机公关”、“新闻管理”原则。这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的新闻办、宣传部,以及各机关部门的新闻宣传口,没少接受本土和国外专家们的培训和讲座,将那些技术味十足的口诀一再品味琢磨。一些知名的国际公关公司近年来也为政府部门提供建议乃至服务。那么如今的“反常”,是否是公关理念潜移默化的效果开始显现了?

“以信息淹没信息”,和“占领舆论阵地”、“舆论引导”的思路保持连贯。近年来大力建设网络评论员队伍,也是此思路的具体实施途径之一。据Ecko考证,网评员实行计件工资制,底薪600元,按发贴量加薪,每发一帖,键入“网络评论员管理系统”进行统计。一帖“五毛”,“五毛党”由此得名。Ecko说得好:“在商业领域被冒充的是消费者,在政治领域冒充的则是公民。”

五毛时代

那么好吧,欢迎进入五毛时代。

中国网民超越2.5亿,逼近总人口20%,越过了“创新扩散曲线”中快速增长的临界点。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年内网民人数的暴增,甚至全球金融风暴也不能延缓这一趋势。人们不再热衷于讨论互联网与现实生活的差别,因为互联网就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就是社会的一部分。

当年洋溢在中国互联网上的那种精英的、浪漫的、田园牧歌式的氛围一去不返了。中国互联网已经走出伊甸园,走入蛮荒丛林,玩具变成工具,游戏变成谋生,娱乐变成产业。就像中国九十年代经济改革一样,在法律规制和伦理道德都不成熟不健全的情况下,中国的互联网一样进入弱肉强食的角斗场。商业力量、政治力量、甚至草根网众自己的力量,“不择手段”常是“达到目的”的效率保障。五毛时代,其实也可以叫做丛林时代,拓荒时代。

正如人类文明演进所展示的那样,五毛时代不是永恒,只是一个阶段。奥巴马在走向总统的道路上,花费了11,881,554美元在互联网媒体上,包括google adwords, facebook等广告支出。他有没有雇佣“五毛党”或“五美分党”,有没有推手和打手在为他服务?我现在没有看到什么证据——广告、公关、营销、品牌、策划,尽管有时候与“欺骗”、“操弄”、“冒充”真的很难区分,但在成熟的商业和民主环境中,总是要更规范,更文明,更讲究伦理一些。没有一日建成的“理想国”,日拱一卒,也是进步。或许再过五年八年,中国互联网会慢慢走出五毛时代。

至于个人在五毛时代的生存法则,下文再叙。

“欢迎来到五毛时代”上的24条回复

瞎改改,我是受了adxonist的影响,但他的博客上把版权和皮肤信息都去了,在代码中才找到的blogtxt的调用字样,然后才找到你提供的模板,呵呵!谢谢哈,挺喜欢的,短期内不换这个。

对此我反而更有信心了。
这么久过去了,党才跟上了步骤。 可见它的滞后性是一如既往的。
连党也到了这一步了,可见人民群众对付付费公关的水平和能力很快就要到一个新台阶了。

值得走题说一下的,是标题的图片,那是一些英国小朋友在大英博物馆看完中国的兵马俑展览后,自己用陶土捏制的兵马俑。很趣怪。

@K.D., 你的想法和我的很像,社会化网络确实是验证信息可信度的重要途径。

@不常识, 顺手挑了这张的照片,大概因为它是关于“冒牌货”的吧:)

[…] 相反地,另有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40%的互联网用户认为网上信息大多数是可信的,榜首是捷克(52%认为“大多数可信”)。 OhMyMedia简评:但如果细看WIP的图表,会发现中国城市网民54%选择“大约一半可信”,选“小部分可信”的只有15%,低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而瑞典网民选“小部分可信”的有30%之多。——这说明,不是中国网民太多疑,而是我们比较中庸,很喜欢选“一半一半”:) 不过,经过2008残酷的现实教育之后,这个五毛横行的时代不知会不会让中国网民真正多疑起来? […]

[…] OhMyMedia简评:但如果细看WIP的图表,会发现中国城市网民54%选择“大约一半可信”,选“小部分可信”的只有15%,低 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而瑞典网民选“小部分可信”的有30%之多。——这说明,不是中国网民太多疑,而是我们比较中庸,很喜欢选“一半一半” 不过,经过2008残酷的现实教育之后,这个五毛横行的时代不知会不会让中国网民真正多疑起来? […]

[…] 相反地,另有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40%的互联网用户认为网上信息大多数是可信的,榜首是捷克(52%认为“大多数可信”)。 OhMyMedia简评:但如果细看WIP的图表,会发现中国城市网民54%选择“大约一半可信”,选“小部分可信”的只有 15%,低 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而瑞典网民选“小部分可信”的有30%之多。——这说明,不是中国网民太多疑,而是我们比较中庸,很喜欢选“一半一半”:) 不过,经过2008残酷的现实教育之后,这个五毛横行的时代不知会不会让中国网民真正多疑起来? […]

[…] 相反地,另有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40%的互联网用户认为网上信息大多数是可信的,榜首是捷克(52%认为“大多数可信”)。 OhMyMedia简评:但如果细看WIP的图表,会发现中国城市网民54%选择“大约一半可信”,选“小部分可信”的只有15%,低 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而瑞典网民选“小部分可信”的有30%之多。——这说明,不是中国网民太多疑,而是我们比较中庸,很喜欢选“一半一半”:) 不过,经过2008残酷的现实教育之后,这个五毛横行的时代不知会不会让中国网民真正多疑起来? […]

五毛只是最近才火而已,其实五毛已经真真正正的存在了好几年了,现在五毛已经不值钱了。。

真能发!
好!
上面的邮箱是假的。我才不高兴把真名字放在上面!
胡佳说了废话,判了三年。这样的事不太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但我绝不留下证据!
我想,如果共产党一定要求用户名,真话会少很多。至少我不会讲!
五毛党,其实就是共产党以民制民。本来已经动用了巨量人力物力,几乎权威一点的文章都是国家机构发的!都是经过检查的。
但网友的评论绝对需要控制,否则,8成百姓骂娘,还搞鸟!
所以,国家动用了五毛这个职业。据说有三十万人!这数字恐怖哦!一般说来,一两万,确实也太少!我们党讲究的是规模效应嘛!
严正反对用户一定要真实姓名,这是舆论控制,法西斯主义!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当年的大宋精英阶层的卖国行为,到今天居然变成了为实现统一作出伟大贡献。由此可知,某些阶层的人物,自古以来一脉相承,道德无底线,下流也永无底线。
“或许再过五年八年,中国互联网会慢慢走出五毛时代”,那也只是或许而已。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