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为

很荣幸邀请到我们的朋友,目前在英国西敏寺大学(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攻读博士学位的大为,来到Oh My Media 写些东西。他带给大家的第一篇,是结缘. 迁徙. 明理(应南开大学传播系阿亮老师邀写此文)。此文是关于他在海外求学媒体与传播研究的“心路历程”,对于有兴趣于此的青年学子应该是大有启发——粗心的读者,以及通过RSS订阅(可能因此无法正确地识别文章作者)的读者们千万别认为这篇精彩的文章是我写的啊。

文中讲到英国文化研究代表人物之一戴维·莫利教授,谈起为什么研究电视,“他说,电视是他年少时期接触过的最为重要的一个现代科技手段,而且对于一个战后英国的家庭来说,拥有一台电视机很多时候成为了一种身份和文化的象征,所以对他来说,电视是他个人生命经验中最为重要的一项科技。”

我不禁想到,以前读过另一位文化研究代表人物约翰·哈特利(John Hartley)教授,在自己的成名之作《解读电视》的后记中也提到自己研究电视的原因,大意是,自己是在电视机前长大的一代人,看到目前(大约二十多年前)的学术界关于电视的研究,觉得完全不是那样,自己有义务来说点什么。

前辈的心态,也在我们身上萌芽。我自己之所以一直关注互联网与传播与媒介研究领域的交集,皆因我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一代人,从大一开始,我的青春岁月中就刻下了新媒体技术的痕迹,互联网带来的诸多变化也像拍岸的浪涛一样时时刻刻敲打着我的心灵。互联网无疑是我生命体验中最重要的科技。或许所谓的使命感或者因缘就由此而生。

大为读书很多,思考很勤,头脑很快,但像blog一类的随笔写作不多。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理论著作读多了学术论文写多了,反而难得写点轻松的东西。这当然是谦词,不过也可看出大为治学之勤力。他师从数位本领域的大师级人物,有了深厚的积淀,且经历了所谓“从实践到理论,从感性到理性,从经验到批判,从中国到英国,从东方到西方,从边缘到中心然后又回到边缘”的奇妙过程,先不论将来的学术成就如何,这段人生经历已然宝贵。

大为自己的blog开在新浪,名为“你不得不说的媒体经验”,值得一读(大为的blog url中亦有ohmymedia,纯属巧合,也算是缘分吧)。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