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月球独立运动的结局

读完了Isaac Asimov的《神们自己》。大师就是大师,不论“基地”、“机器人”、“帝国”等经典系列还是单独成篇的小说,永远令人惊喜和回味。《神们自己》讲述了关于平行宇宙的故事,令人着迷;对于学术界勾心斗角的亦庄亦谐描写,甚为有趣;小说中另一种全然不同生物的世界,再次展现了作者伟大的想象力;而对于人际关系的洞察,则延续了贯穿阿西莫夫每部小说的魅力。

此外,这部小说的末尾,随着新的科学发现,一场“月球独立运动”似乎就要出现,其中一些原因、诉求、话语都似曾相识,然而终于消弭于无形——没有暴力和鲜血,这都要归功于民主的环境,归功于谈判与投票,归功于失败的权力精英亦可遵守规则承认失败,而不是诉诸于恐怖主义。

或许有人说,这一切只不过是fantasy罢了,现实总是复杂而残酷的。而我只是希望,随着科技与经济演进,人类的文明程度亦能显现出相应的提高。

下面一段,摘录于《神们自己》第十八章,小说行将结束,关于这场“月球独立运动”的消弭。

巴容·内维尔步履严谨地走了进来,跨步抬腿间没有半分月球式的优雅。他先礼节性地问候了一下在场的两位,然后坐下,跷起腿来。很明显,他是在等哥特斯坦先发话。

专员说:“很高兴见到你,内维尔博士。狄尼森博士已经跟我讲过,他想把你的名字列在他的报告上。我敢肯定,那份报告将成为宇宙蛋通道开发的里程碑。”

“不必了,”内维尔说,“不管地球上发生什么,都跟我无关。”

“你不知道宇宙蛋通道试验吗?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

“完全知道。我掌握的情况不比你们二位少。”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刚从地球回来,内维尔博士,今后的开发计划已经完全拟定。我们将在月球表面上的三个不同位置分别建立大型宇宙蛋通道,这是为了保险起见。无论何时,总有一个处于夜晚的阴影当中。而在一年中一半的时间,会有两个在阴影中。当通道位于阴影中时,它仍将会不停地产生能量,不过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会以辐射形式散发到太空中。我们建造它们主要不是为了获取可用的能量,而是为了抵消电子通道的影响,把我们宇宙的力场拉回正常。”

狄尼森插话进来:“在开始几年,我们必须加大功率,让宇宙蛋通道的影响力超过电子通道,从而把我们的宇宙逐步拉回正常状态,也就是电子通道建立以前的状态。”

内维尔点点头:“月球城可以使用它产出的能量吗?”

“如果需要的话。但我们认为,目前的太阳能电池已经完全够用了。不过也并没有什么强制性规定,禁止使用通道能量。”

“你们可真是好心啊。”内维尔毫不掩饰讥讽的语气,“还有,宇宙蛋通道站由谁来建设,谁来负责运行昵?”

“我们希望是月球工人。”哥特斯坦说。

“你们也知道要用月球工人。”内维尔说,“在这里的环境中,地球工人的工作效率会相当差。”

“我们明白,”哥特斯坦说,“我们信任那些肯合作的月球人。”

“还有,究竟由谁来决定产出多少能量,其中又有多少可以分配给当地使用,多少又辐射出去?谁拿主意呢?”

哥特斯坦说:“这事必须交给政府。由地球方面来做决定。”

内维尔说:“好了,这下你自己看看:做苦力的是月球人,掌权的是地球人。”

哥特斯坦平静地说:“错了。我们各司其职,做自己擅长的工作。所有人都齐心协力,共同分担这个计划。”

“这话我听多了,”内维尔说,“但原则终归只有一条:我们做苦力,你们掌权……我拒绝,专员。我的回答是不。”

“你的意思是,你们拒绝建造宇宙蛋通道?”

“我们会建造的,专员,不过只会为自己建造。由我们来决定要产出多少能量,用于什么。”

“恐怕很难实现。既然宇宙蛋通道产出的能量必须要用来平衡电子通道能量,那么你们就必须跟地球政府协商。”

“可能吧,不过我们还想到一点别的事。你们现在也该知道了吧。在跨宇宙溢出中,可以交互传递的不只是无穷的能量。”

狄尼森插话进来:“是关于守恒定律的事情吧。我们明白。”

“明白就好。”内维尔说着,往他那边看了一眼,明显不怀什么善意,“那些定律中包括线性动量和角动量。任何物体在它本身所处的引力场作用下,都会做惯性运动,在这种运动中,物质本身不会有任何损失。如果它要做惯性运动以外的运动,那么就必须获得另一个方向上的加速度。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这点物质必须要分出一部分来,做反方向运动。”

“就像一艘火箭飞船,”狄尼森说,“如果它要向一个方向前进,那么就必须向反方向喷射,抛出物质。”

“我知道你懂,狄尼森博士,”内维尔说,“我在给专员解释。如果抛出部分的速率足够快,这部分的质量就可以非常非常小,因为动量等于质量跟速率的乘积。但是,无论它的速率有多快,质量总不能为零,这部分质量总是要消耗掉的。如果要推动一个极大的物体,那么消耗的部分也会非常惊人。如果要推动月球——”

“月球!”哥特斯坦几乎跳了起来。

“对,是月球,”内维尔平静地说,“如果要把月球推离轨道,送出太阳系的话,为了保持动量守恒,必须消耗掉巨大质量,这种消耗我们根本承受不起。可是现在有了宇宙蛋通道,动量可以跨宇宙传递,这样的话,月球就可以获得无限的动力,而不必有任何质量损失。如果要做一个形象的解释,那么就像是撑竹篙,使船逆流而上,这场景还是我从哪本地球书籍上看来的。”

“可是为什么呢?我是说,你们为什么要把月球带走呢?”

“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为什么我们要待在这儿?地球一直在压制我们啊。我们已经有了需要的能源;已经有了足够的生存空间,至少够我们开拓几个世纪了。为什么我们还不能走自己的路呢?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决定了。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你阻止不了我们,也不要妄图插手。我们自己会传送动量,凭自己的力量离开。我们月球人自己完全知道,该怎么建造宇宙蛋通道站。我们会自己决定,如何使用产出的能量,不过我们还是会超量产出一些,让你们使用,平衡你们电子通道的影响。”

狄尼森嘲讽道:“你还真好心啊,还会把能量赠送给我们。不过,你的动机好像也没那么单纯吧。要是电子通道把太阳系引爆了,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即使是要走,估计你们那时连内太阳系也没出呢。到时候大家会一起蒸发掉。”

“或许,”内维尔说,“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超量生产,所以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但那没用,”哥特斯坦激动地说,“你们不能离开。要是你们走远了,宇宙蛋通道的作用就会减弱,无法压制电子通道了,是吗,狄尼森?”

狄尼森耸耸肩,“我刚才心算了一下,大概等到他们越过土星轨道,或多或少会有些麻烦。不过走那么远需要很多年,在那之前,我们应该早就在月球轨道上建造好空间站了,只要把宇宙蛋通道站建在上面,问题就解决了。实际上,我们根本不需要月球。让他们走好了——除非他们自己不愿意。”

内维尔淡淡一笑,“这么说,你以为我们就不会走了吗?没人能阻止我们。地球再也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我们头上来了。”

“你们不该走,因为这毫无意义。为什么要把整个月球都带走呢?考虑到整个月球的质量,要获得足够的加速度,必须花上很多年。你们会比爬行还慢。不过要是建造宇宙飞船就快很多。你们可以造几英里长的飞船,用宇宙蛋通道能量驱动,内部再配备完整的生态循环系统。只要有宇宙蛋动能发动机,你们可以创造奇迹。就算建造这样的飞船需要二十年,那么一旦建成之后,以它的速度,一年之内就会赶上并超过月球——即使月球今天就出发。而且飞船的航行可以轻易作出调整,操控月球可没那么简单。”

“那宇宙蛋通道呢?这样使用的话,不会造成失衡吗?那样对宇宙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一艘飞船,或者一群飞船所需要的能量,跟整个地球需要的相比,数量其实微不足道。而且这些能量还会在很大区域内扩散出去。对我们的宇宙而言,这种程度的影响,至少要持续几百万年才会有所显现。相对于飞船机动性上的优势,这点后果简直微不足道。相比之下,月球的移动速度简直慢如蜗牛。所以,你们要离开的话,最好还是造飞船吧。”

内维尔轻蔑地回答:“我们不急,慢点儿也无所谓——只要能离开地球就好。”

狄尼森说:“其实有个地球这样的邻居很不错。至少每年都有新的移民补充。还有很多文化交流。只要你一抬头,二十亿人口就在视野之内。难道你真的要放弃这一切吗?”

“非常乐意。”

“这是月球公民的主流意见,还是你一个人的?你一直太偏激了,内维尔,你甚至从来不到月面上去。可其他人不像你。虽然他们也说不上特别喜欢月面,可还是会上来。月球的地下城市只是你的子宫,你的巢穴,但不是他们的。这里不是他们的监牢,而是你的。他们不像你,有这种神经质的念头,他们没有你这么脆弱。要是你把月球带走了,那它将变成所有人的监牢。它将变成一个单世界的牢笼,没有人——也包括你——可以逃脱。甚至当你们抬起头来时,天空中将一无所有。或许这就是你想要的,是吗?”

“我要的是独立;一个自由的世界;一个不受外界干预的世界。”

“你们可以造飞船,想造多少就造多少。你们能用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走,只要你们能跨宇宙置换动量,这很容易做到。你们可以在不到一生的时间内走遍宇宙。你不想乘上这样一艘飞船吗?”

“不。”内维尔回答,显然对这个主意非常不满。

“不想吗?无论你去哪里,都要所有人陪着吗?为什么别人必须听从你的安排,满足你的需要?”

“因为事情本该如此。”内维尔回答。

狄尼森的脸已经涨红了,可还是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谁给了你这个权利?很多月球居民的想法跟你并不一样。”

“这不关你的事。”

“这当然关我的事。我是一个移民,很快就可以成为月球公民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将来交给别人,尤其是一个连月面都不敢上的人。此人居然还要把自己的监牢强加给所有人。我已经永远告别地球了,但也只是来到月球,只是在自己故乡二十五万英里之外而已。我可不想把自己丢到茫茫太空中,一去不回。”

“那你回去好了,回地球去。”内维尔冷冷地说,“反正还不算太晚。”

“但其他月球公民呢?其他移民呢?”

“别废话了,事情已经定了。”

“还没有吧……茜里妮!”

茜里妮走了进来,表情严肃,还带着挑衅般的眼神。内维尔不由得放下二郎腿,两只脚都落在地上。

内维尔问道:“茜里妮,你在隔壁待多久了?”

“比你来的刚早一点,巴容。”她回答。

内维尔看着茜里妮和狄尼森,眼光扫来扫去。“你们两个——”他指点着对面的两人,却说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茜里妮说,“不过本自己发现了动量的问题。”

“也还是因为茜里妮的大意。”狄尼森说,“我们最后试验那天,专员正躲在隐蔽的地方观察,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划过天空。这说明当时茜里妮正在试验某种东西,而这种东西还在我的计划之外。最后我想到了动量转移的事。那以后——”

“行了吧,你也知道,”内维尔说,“这事现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有关系,巴容,”茜里妮说,“我跟本谈过了。我觉得自己不必事事听从你的吩咐,或许我永远也不能到地球去,或许我根本不想去。可是我希望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它悬在空中。我不想面对空空荡荡的天空。后来,我跟我们组织的人谈过了。不是所有人都想离开。绝大多数人都同意建造飞船的计划。谁想离开就离开吧,想留下的人也可以留下。”

内维尔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你跟他们谈了?谁给的你这个权利?”

“我本来就有这个权利,巴容。再说了,谈不谈都无所谓,反正要投票了,而你一定会失败的。”

“就是因为这个——”内维尔忽地站起身来,恶狠狠地向狄尼森逼过去。

专员开口说:“别激动,内维尔博士。虽然月球是你的地盘,不过你不可能打倒我们两个。”

“是三个,”茜里妮接道,“而且我也是月球人。事是我干的,巴容,冲着我来啊。”

狄尼森说:“你再想想,内维尔——其实从地球方面来说,并不在乎月球是否离开。地球人可以建造空间站,完全代替月球城的功能。真正在乎的是月球公民。是我,是茜里妮,是其他不愿离开的人。没有人拦着你,你尽可以飞向太空,寻找你的自由,你的独立。二十年以后,所有想走的人都可以离去,包括你,只要到时候你愿意从地下的巢穴中出来。而所有想留下的人,都会留下来。”

慢慢地,内维尔颓然坐倒,脸上的表情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3

  1. angela 说 (2008-04-07, 20:01):

    小时候读过Asimov一个中短篇。最近阿瑟·C·克拉克死了,见了一串怀念文,亦反复重遇Asimov。。。最近也想捡起来多读一些他的东西了

    直接跟贴回复

    maomy 说 (2008-04-07, 21:06 ):

    阿大师善于从几个人的活动中描绘大时代的走向,基本上还是“英雄决定历史”的思路,英雄们都是普通大叔的形象,不过都有头脑有原则,能在关键时刻作出正确的判断。有空的话读读吧,不会失望的。

    从你自己blog的标题看,应该也是sf爱好者吧:)

    直接跟贴回复

  2. angelaaaaawoo 说 (2008-04-08, 20:15):

    完全说不上……本科开始就没再看过sf了
    因为迷那个电影而已,呵呵

    直接跟贴回复

  3. 亢蒙 说 (2008-08-16, 16:50):

    那个结尾看得人心神荡漾……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