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IAMCR50周年大会

MW和我的论文有幸入选IAMCR2007年会,又恰逢IAMCR成立50周年,将于7月23~25日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大楼举行盛大年会,年会主题为“媒介、传播、信息:庆祝理论与实践的50年”(Media, Communication, Information: Celebrating 50 Years of Theories and Practices)。于是我们有机会得享双重盛宴:一是参与传播学领域最盛大的国际会议,一是漫游艺术与时尚之都。

IAMCR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Research)作为传播学领域最著名的国际性学术组织,每届年会参与者逾千人。赵月枝老师曾介绍,较之ICA(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IAMCR实际更为“国际化”和“多元化”。对于本领域学生或者学者而言,这样的盛会的确是同行交流、传递思想、了解学科发展动态的良机。

根据大会议程,会议设有13个分会(Session),另外还有十几个专题性质的pannel,都将在三天时间内平行开展。我们论文所入选的受众研究分会(Audience Session)就有大约70篇论文要发表。而IAMCR最负盛名的传播政治经济学分会(Political Economy of Communication Session)也将汇集当前最有影响的学者,包括我曾在香港见过的Vincent Mosco,以及像Janet Wasko等久仰大名的牛人们,都是不容错过的。Pannel中也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像由李金铨、洪浚浩主持的关于中华传播学的pannel就很令我们心动……想必我们将会像忙碌的蜜蜂,不断地在不同会场穿梭,恨不能四处分身,哪怕大脑内存不够硬盘塞满!那一定是疲惫而充满收获的三天。

从已公布的议程来看,我俩的文章是Audience Session中唯一一篇来自中国大陆的。或许是为了激励后学晚辈,分会主席Virginia Nightingale教授特别在email中告诉我们,所有入选摘要都通过了严格的匿名评审。而IAMCR现任主席Robin Mansell教授,副主席Divina frau-meigs教授亦耐心帮我们处理邀请信、注册费等琐碎问题,Mansell教授更是在第一次寄送的邀请信丢失后,亲自用快递再次发送邀请信给我们。MW前几天碰到赵月枝老师,她也很高兴大家可以相会在巴黎。从点滴小事中,亦感受到这个学术社群的亲切。

除了头脑的丰收外,会议还为参加者安排了在UNESCO大楼、法国国家图书馆(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和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的参观和晚宴。

我俩已办妥签证、订好机票,预订的旅馆离会议地点不过两公里之遥,而且比邻地铁和公交站,交通便利,周边亦有多家超市、面包房。期待巴黎之行!

顺便简介IAMCR:

成立于1957年的IAMCR已成为媒介与传播研究的世界性学术组织,尤以批判性研究传统著称,而且特别鼓励年轻学人、妇女和来自亚非拉等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参与者。其工作语言为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UNESCO是IAMCR的主要发起者和创办者,IAMCR又和UNESCO保持着正式咨询关系(Formal Consultative Relationship)。除了致力学术研究之外,IAMCR亦体现了批判学者关注社会、积极实践的态度。IAMCR以Herbert Schiller、Dallas Smythe等批判学者的大名来命名其“最佳论文奖”、“最佳政治经济学论文奖”,无不昭示其价值取向。

现任主席Robin Mansell欢迎与会者前往巴黎的致辞中提到:

When it was founded IAMCR provided a meeting place which enabled many of its members to become involved in research that aimed to contest Cold War ideologies. Over 50 years, IAMCR members’ work has been informed by an awareness of the need to challenge mainstream viewpoints that frequently become ‘naturalised’ within our universities and other sites where members are active.

赵月枝老师2006年在清华的一次讲座上谈起IAMCR:

“IAMCR是传播学中最国际化的学会。除了美国的一些学者之外,欧洲很多人参加,也有来自第三世界的,而不是像ICA,实际上是美国的组织。当然,只有美国才敢把自己的组织叫成国际的。我们可能认为文化帝国主义概念过时了,但如果我们只认ICA, 而不知IAMCR, 这好像本身就是文化帝国主义在传播学中的一种表现。传播政治经济学是IAMCR 中最有影响的一个研究取向。IAMCR现任主席Robin Mansell 教授来自伦敦经济学院(LSE),她也是西蒙弗雷泽大学毕业的,学术取向是政治经济学。……”

更多信息请看IAMCR官方网站:www.iamcr.org,及第50届年会网站:www.iamcrparis2007.or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4

  1. nana 说 (2007-07-06, 23:22):

    闲逛中发现M’s blog,赞,在传播学术方面确实小有造诣!

    直接跟贴回复

  2. maomy 说 (2007-07-07, 11:22):

    呵呵,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造诣,被人夸了就开心:) 谢谢!

    直接跟贴回复

  3. 燕子 说 (2007-07-23, 10:06):

    Could you tell us more about yourself? Are you a student in the U.S., or in China? What is the title of your paper? Thanks in advance.

    Yanzi Xiao

    直接跟贴回复

  4. maomy 说 (2007-07-29, 22:42):

    I am mere ordinary people:) So just pay attention to my blog content, not to me…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