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之人民日报社看书去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

直到我浑浑噩噩史无前例清早起床跟随大伙坐上大巴吃完自带早餐之鸡蛋窝窝头苹果途经巨大恐怖鸟窝和晦暗不明水立方随后睡一小觉被告知人民日报社已到时,我还不知道这一天这么多未来的人才济济一堂来参观人民日报社究竟有何特殊意义。但随后看到了同在门口下车的范爷爷的亲切脸庞,然后被发了一张小纸片,上面点明我们是在“世界读书日”来人民日报社的图书馆参观。

图书馆在一个旧旧的小楼里,水泥的楼道,油漆的厕所大门,白色的墙,不算醒目的窗户,似乎走入20年前。里面工作人员已经精心布置好陈列架,笑脸相迎。

同志们涌到一旁去看非常珍贵的老报纸,特别是解放前的地区性党报。我在另一侧发现了王若水的薄薄小书《在哲学战线上》。最近读的一本叫《马克思主义与自由》的书上有他撰写的前言,引起我对他的兴趣,于是就地翻阅起来,看完他著名的有争议的“板凳的哲学”。同时也看到了人民日报发展史上一些领导人的照片与八卦。

突然一角闪光灯大作,我也趋前全程观摩范爷爷写出漂亮的题词来,看他手中毛笔微微顿挫转折,心中十分羡慕。

之后开始瞎看。

先看到一本民国时期出版的英文国内名人录,厚重的封皮,每页当头一位人物的大照片,基本都穿着辉煌的军服,约莫是军阀之流,我都不甚了了,下面是简单的英文介绍。有趣的是,英文介绍的开头,千篇一律是“His excellency of XXX”,比如“His excellency of Dr. Sun Yat-sen”,大约可以翻译作“伟大的孙逸仙(中山)博士”了。

然后看到在中国新闻史上十分珍贵的《点石斋画报》。在人民日报社存的这一套乃是最完整的一部。

点石斋画报珍本

我比较无稽,乐于在严肃的历史中找寻富有时代气息的八卦,于是很自然注意到一本翻开的书的封二,居然是一个美人做的香烟广告——美哉绞盘牌。名字听上去很像蚊香,但人家确实是香烟,因为商品上明确写着:navy cut ciggarette。美人旁边一只叭儿狗,美人周围被画了一个圈,用曲线引向其他地方,非常有传统特色。记得田晓菲曾说过,在古代小说的插图中,这种画法一般用来表示一个人的梦境,亲切而特别。

香烟广告

我也很无稽地留意到一份蒋统时期的报纸,名叫《真理晚报》,报头下面就是涂脸油广告——冷面蜜,“夏季用的唯一美容剂”,左边是茶庄广告,请你来品新到茉莉茶,右边请你到一个银号去存钱。头条新闻是“国家大政除旧布新”。怎么读,都觉得有趣得很。

真理晚报

新闻学经典

当我看到这泛黄的两本著作时,不由肃然起敬起来。分别是戈公振和徐宝璜的《新闻学》。

写这篇blog时,搜索了一下“世界读书日”的来历,好奇为啥和我们建院在同一天。据网易介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择4月23日的灵感来自于一个美丽的传说。4月23日是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的忌日,也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大众节日“圣乔治节”。实际上, 同一天也是莎士比亚出生和去世的纪念日,又是美国作家纳博科夫、法国作家莫里斯·德鲁昂、冰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克斯内斯等多位文学家的生日,所以这一天 成为全球性图书日看来“名正言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