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初见香港

乘坐火车旅行,意味着你将有一段时间脱离了惯常的媒介环境和生活方式,而这段时间通常远长于乘坐飞机时的脱离。如果你不喜欢与陌生人套瓷攀谈或者玩牌瞎侃,那么看书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在火车上我看书总是相当的投入。从午后离开北京到夜幕沉沉,我读完了乔治·马丁的《热夜之梦》,沉浸在迷离又荡气回肠的氛围之中。和同去的zw师妹聊天。火车像离弦之箭般劈开夜色,一路往南飞驰。听着车轮和铁轨的交响想一点过去的事情然后迷迷糊糊地睡去。

早晨起来洗漱一番再吃饱肚子,打开电脑工作一小时。随后读完《长尾理论》,脑子里蹦出好些想法。火车竟然晚点近两小时。随后便一边听着手机里的歌,一边不时往窗外拍两张,南方郁郁的草木和低垂的雨云。呆在车厢里都似乎感到了湿润。

在我的手机脱离网络前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是“祝你见到的第一眼香港美丽温暖!”而我欣然领受。

下午三点半车停红墈。终于踏上香港。世界上再没有另一个城市,让我们这一代人即使从未亲至,亦觉好似旧识。 香港,那么多地名、人文、风情在影视中呈现给1980年代以后的中国人,无数虚构的故事每日都在熏陶我们对香港的想象和认知,这是一座人人在抵达之前便已充满想象的城市,即使北京也无法相提并论。

换港币(失策,不该在火车站换),买八达通卡,转个圈再乘九广东铁回九龙塘。打车,住店。洗个澡出门,肩负佳人重托,倍感使命神圣。

第一眼香港未必温暖,略有凉意,但却相当清新可人。云雾缭绕山间,纵是鳞次栉比的水泥森林,在零星雨滴、微湿地面和葱茏绿色间也让人想看多两眼。再有就是干净清洁,从车窗到路面,让从北京来的我有几分喜悦,又有几分不爽。狭窄的单行道并不拥堵,穿行在陡峭上下坡的司机们也身手利落。

买到sunday卡,开始狂打手机,随时请领导指示。直奔尖沙咀,哗,莎莎、卓悦、龙城大药房,女人们从嘴里念出这些名字时都是甜蜜而多情的!各色宝贝相当琳琅满目,而圣诞促销价又着实诱人。对着清单,问问BA(术语嘛我也懂),挑挑拣拣看花了眼。偶尔张望四周,哦,拿着打印或手抄list前来采购的土鳖显然不止我一个。刷刷刷,把清单上90%的东东一次买到手。

人流熙熙攘攘,拥挤喧闹的都市街头,源记的一碗鱼蛋牛丸面,18文吃饱了肚皮。将近十点的地铁颇为热闹,坐小巴,匆匆穿过浸会没有围墙的校园,回到驻地。

蒙已经在浸会念书的美女师妹LY借给我电源转接器和网线,午夜时分终于连上网络,做好发言的ppt,窗外灯火已是阑珊,窗玻璃上挂着丝丝雨点。明天,估计耳朵和脑袋都会很累。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1

  1. Helen 说 (2007-09-15, 11:29):

    对于喜欢繁华都市的人来说,香港是个首选。因为无论是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还是喧闹拥挤的街道上,都可以读出整个城市充实而忙碌的生活状态。“即使从未亲至,亦觉好似旧识”作者此话甚好,一直觉得香港的传媒向我们传达的城市文化恰到好处地反映了一个城市独具的个性,让人不自觉地产生崇敬和联想!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