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春天

北京的春天向来短暂,而今年春天的步履尤为迟缓蹒跚。昨日出门办事,恰逢六级北风,前些天高高兴兴开放的桃花被吹得七零八落。行人裹在冬衣里面无表情地迈步,川流不息的钢铁车流上方,狂风沙尘肆虐。地铁和公车仍旧是沙丁鱼罐头,繁华的街道鳞次栉比的高楼旁边就是大工地。在风里别开口说话,小心一肚子寒气一嘴沙。

富力城彩蛋

从西北四环外杀到南三环东边,还刻意错开了交通高峰期,包括办事时间在内来回仍旧花费了八个多小时。夸张一点说,如果从家出发打车去机场、飞韩国参加一个会议、再飞回来打车回家所需的时间,恐怕也就大抵如此。至于住在北京边缘的人,若要让他每天横贯城市去上班,倒不如直接去天津、河北上班来得快捷。

多年来在城市建设、环境保护等各方面的不作为,或者是太多错误的作为,终究是积重难返。北京这张越摊越大的饼,聚集着越来越多黑压压蠕动的蚁群。有问题其实本来不那么可怕,可怕的是人们无法讨论这些问题,或者讨论了也没有途径表达,表达了也没有被听取和参考的可能。公共议题渐渐少人关注,虚无和功利的情绪蔓延。

晚上上网,看到胡佳仍旧失踪。两会开完了,普京走了,什么时候胡佳才会和他的家人团聚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2

  1. Vingel 说 (2006-03-28, 19:12):

    已经放出来了 .

    http://spaces.msn.com/zengjinyan/blog/cns!A90AAE8909DEE107!635.entry

    直接跟贴回复

  2. maomy 说 (2006-03-29, 13:07):

    to Vingel:我也看到这个消息了,唉,不幸中之大幸。

    直接跟贴回复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