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 周庄游

老夫老妻们的情人节怎么过?某人向大家提出了这个严肃的问题。今年运气好,不用为此苦恼,因为碰巧我们正好这天前往周庄踏青,乐得悠哉游哉。

周庄核心的建筑和几条河流已经被严实包裹起来,每个通向外部的出入口都有人把守验票。而外围的整个城镇都已经十分商业化,各种商店餐馆和娱乐场所希望能进一步发掘每位游客的价值。

周庄似乎已成为“江南水乡”的代名词,与我曾去过的同里各有千秋,又处处相似。这天不是周末,春节刚过,游人不多,天气不错。也因此幸未淹没在人海之中,可以安静地拍照,从容走过镇上几条小街,逛逛每个有趣的店铺,在每座老宅的明代木椅上坐坐,偶尔招猫逗狗。MW以吴侬软语和笑眯眯卖花茶的阿婆耐心还价。

在周庄一个僻静角落,一位阿婆坐在桥栏杆上晒太阳。我们向她问路,她指了路之后笑问我们,其实又像自问自答:“大家都来看什么呢?花一百块钱来这里,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嘛!”世代生活在这里,不解“市场经济”或“文化产业”为何物的老人的疑问,不知谁能给她满意的回答?对于我们,除了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以及沈万三后人盖起的气派民居,值得一看的或许正是那些生活细节和岁月流沙。下面用一系列照片来看图说话吧。(点击查看相册以及1600×1200大图)

小桥流水渡船

周庄著名的“双桥”,但似乎不如同里的“三桥”那样漂亮,因陈逸飞的油画而闻名于世。

河边的小饭馆,价格竟也不贵,可以仔细看看图中店门口的菜单。店主们会热情地招徕游人吃饭喝茶,但你拒绝时他们也仍旧是和善带笑的。

有趣的是那些仍旧保留了昔日痕迹的传统商铺与手工艺人——哪怕这种保留只是一种商业策略和文化上的“修新如旧”,对已经与传统疏远的游人来说也是饶有趣味的。 这些商铺主要在中市街和贞丰街上。

大澄堂,药店。穿过厅堂可以上到二楼的中医药博物馆,寂静无人的厅堂里陈列着各种器具和药材,从天麻海龙紫河车到穿山甲玳瑁。 “三毛茶楼”就在它对面。

大澄堂内的砖雕门楼。感觉周庄的砖雕门楼总体不如同里精美,据说是文革时期破坏较严重的结果。

茶馆内评弹的艺人与茶客。

草竹工艺坊和有趣的小玩意儿,还有老篾匠。

卖手编小包包的店铺和铁铺。

他在做不用胶只用楔子的木桶。她们在织土布。

扇庄,据说沈万三发迹前做的生意就是卖扇子。芦苇艺。 大约是淡季,有些铺子没有开门。

店门口的黄狗早已习惯每日面对无数陌生的面孔脚步和气味,一副悠闲自得的表情在睡大觉,却被我们惊醒了。

看过了喧闹店铺,日渐西斜,小镇慢慢安静下来。

然而在小小码头却仍旧一派热闹景象。游人们从这里登船体验水乡。

游览周庄,最好选择下午时分到达,闲逛后在小镇民宅中住下,看着一所向外人开放的小镇慢慢沉入夕阳,沉入黄昏和黑夜,并慢慢显现自己更真实一面,想来更有意思吧。第二天还能在大批游客到来之前离去,留给自己一个梦里水乡的好回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