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火的世界

直到巴黎骚乱进入第九天,我们才从偶尔打开的电视机上获悉此消息。一时间简直不敢相信,继而感叹2005年世界为何如此多灾多难。

关于骚乱原因自有所谓专家的种种分析。恰于此时读到一篇文章:《起火的世界》:全球化与种族仇恨。以为作者论及之处,正与巴黎骚乱有莫大关联。

文章其实是一部论著《起火的世界:输出自由市场民主酿成种族仇恨和全球动荡》的序言。作者蔡爱眉(Amy Chua),现年43岁的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华裔。她在本文也是全书中提出的核心观点是:“在非西方世界中,市场和民主的全球扩展是集体仇恨和种族暴乱的一个首要的、使之恶化的原因。”

她认为,市场(自由市场)将社会中巨大的财富聚集到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而且时常是“外来”的族群,就像华人之于菲律宾、印尼,白人之于南非,克罗地亚人之于前南斯拉夫)手中,在时常处于贫困的多数族群中挑起旷日持久根深蒂固的嫉妒和仇恨。而另一方面,民主的引入,并未将一个国家内的人民转化为思想开放的公民,倒是让那些追逐选票乃至权力的政客得到机会,在宣传和执政中将遭到嫉恨的少数族群作为替罪羊,作为国内种种矛盾的焦点,煽动种族情绪,得到多数族群的支持并因此巩固权力和政治地位(同时作者也不排除政客与少数族群勾结谋求利益的情况)。

极端一些,她甚至认为,市场和民主是卢旺达和南斯拉夫种族屠杀形成的原因之一。

所以她说:“在世界上那些存在普遍贫困和一个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的众多国家中,民主和市场—至少以目前它们被推行的形式来说—只能处于彼此的强烈对峙状态中。在这种情况下,对自由市场和民主化的同时并举正以极可预料的方式不断地催化着种族冲突、导致着灾难性后果,包括种族灭绝性的暴力以及对市场和民主自身的颠覆。这已经成为以往二十年来全球化进程的一个严肃的教训。”作者的态度很难简单说成是“支持”或“反对”全球化,她只是试图去阐述全球化进程中造成灾难性后果的因素。

法国骚乱,导火索固然是为躲避警察追捕而触电身亡的少数族群少年,但更深层原因似乎仍是社会中的少数/弱势族群,如土耳其和穆斯林青年,因就业、经济、文化等诸方面所受挤压而爆发的宿怨。看起来,这和蔡爱眉描述的不发达国家中少数族群遭受多数族群仇恨和报复并不一致甚至刚好相反。但实际上,若从市场和民主与这样的社会动荡的因果关系去着眼思索,仍能有所启发。从最浅显的层面上说,例如,究竟采取何种自由主义(例如,是政治上保守排外、经济上彻底不主张干预的新自由主义,还是类似凯恩斯主义的东西),就将决定弱势族群的命运乃至社会的稳定程度。

仍是希望天下太平。不过在无数次冲击过后,我们面对暴力、死亡或灾难的敏感度似乎正在下降。前些天水木bbs上有一个帖子,公布了关于某大学女生宿舍中一男生以自制炸弹与女友同归于尽的消息,讨论没多久,一个网友就张贴了关于自制鸡尾酒炸弹的数种方法,从配方、比例到效果,清楚详尽;接下来没有多久,讨论开始转移到对爆炸起因的搞笑设想,有人说是静电摩擦点燃的山西老白干引起爆炸(男死者好像是山西人),接下来就有人跳出来说:穿铁内裤,接地!

很理性,很幽默,也很冷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