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连苏州

从南京到苏州,乘坐火车或汽车都仅需两个多小时。苏州无锡常州镇江……,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这些城市都通过它们同样繁华富饶的农村相互连接,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途中是满目的绿色、连绵的水面和掩映其中的座座小楼。城市的边界消融了。第二次来到这座古老的城市。在老城区街头乘车而过,对洁净的街道,两侧亭亭如盖的老树,湿润清新的空气,都喜欢得很。这才是给人走的街道,而北京的许多马路,是给汽车暴走的。中意这里精致的饮食,优美的环境,这里那里随意让市民使用的绿地和免费小公园,脉脉的温情,看来我终归还是南方人哪。

老天也分外作美,不冷不热,时有阳光,清风宜人。

先去了拙政园,以前和MW及家人来过,所以这次没有认真拍多少照片,下面几张少许能展露这座江南名园的柔美一角。这样的园子,适合在游人稀少的时候,慢慢踱步,慢慢体会。
苏州拙政园之塔

苏州拙政园之曲径

苏州拙政园之廊

随后,当地主人安排我们去新加坡工业园区走马观花。苏州人称之为“园区”,在老城区的另一头,还有一片“新区”;而园区这边建筑是最现代的,消费水准是最高的,职员收入也是最多的。乘车疾驰,同样是拔地而起的写字楼和住宅,但绿化、环境、街道、配套绝非北京“卧城”如回龙观、天通苑之类可比,上地也差之甚远。园区有一湖,湖名“金鸡”,比西湖略大,环湖高楼鳞次栉比,绿树青草鲜花葱茏,三三两两的人在放风筝、散步、草地聚会,不远处是一片漂亮的小别墅,竟与青岛海边景象依稀相似。

在湖边一豪华餐厅内晚饭。从楼上整面玻璃墙望出去,看着天空和湖面的蓝色一点点变得浓重,看着星星点点华灯盛放。驱车离去时,夜风里尽是流连。

夜间漫步观前街,类似王府井那样的步行街,似乎每个中等以上城市里都有一条两条。只有在十点过后、商铺关门,围着道观在渐渐熄灭的灯火中踱步时,才有了那么一点别样的味道。

苏州,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至少也是“之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