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媒介

为了翻译好丹·吉尔默今年7月出版的著作 《We the Media, Grassroots Journalism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的书名,我三更半夜地求教地球另一头的KGB老兄。

对于后半截,大约没什么疑问:“民治、民享的草根新闻学”。关键是 We the Media,和作者提出的该死的概念“wemedia”。其实以前也曾讨论过此话题,在owen征求该书书名的日志里。

KGB认为:

it means something like 作为媒体的我们 我们作为一种媒体
不是说”我们即媒体” that is wrong
we are the media = 我们即媒体

KGB建议译为“我们,媒体”。经讨论,我们觉得这种方式意义丰富,能有开放式解释,嘿嘿。我最终采用的译法是“我们,媒介”。我始终认为:

  • media作为传播学最重要最核心的关键词,目前来看国内主要译作“媒介”,而“媒体”严格来讲,更多地被理解为媒介组织和媒介机构,比如说凤凰卫视或者人民日报是媒体云云。其实媒介、媒体的具体意义辨析以及其与media的对应关系,国内学界的探讨也已经好多年了,但究竟谁算得权威,也难有定论。我个人的偏好是用媒介来泛指信息传播中介、技术形式和手段、理论探讨层面的抽象概念等,而用媒体来称呼具体的新闻传播组织机构。

然后,wemedia。我跟KGB说这个简言之,应该就是指Blog啦,他FT。

我们均认为“自媒体”的常见译法,无法体现WE所包含的众人、认同、有交互等概念。最后还是他提议用“草根媒体”:we ARE grassroots, as opposed to mass media and public media

好吧,我最后用的是“草根媒介”。

嗷嗷,洗把脸,上班去吧!人生真是凄惨啊,希望不要在地铁里睡过去,坐两圈……

Update:坐了圈地铁倒公车折腾到单位,路上想起来,既然we 和 the media作同位语讲,是否可以翻译成“我们=媒介”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