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城市

我们的时代永不缺乏那种一句话唤起人无限遐思的大师。不论其专业领域成就如何,至少,这类人已经牢牢掐准时代的脉搏,像情场圣手懂得如何撩拨怀春少女心弦一样,教大众爱得发狂。

《三联生活周刊》041213:建筑师库哈斯说他设计的中央电视台新大楼

所有的摩天大楼都是垂直向上勃起,以显示其阳具般的威力。我向来反对男性中心主义,所以我的摩天大楼是一个单性生物,它折叠向上,然后扭转回来,插入自身,从而可以自我繁殖,生生不息。

这样的话语具有十足的幽默效果,尽管说话者那样的一本正经且中气十足,但还是让我忍俊不禁。我首先想到一种生物叫猪肉绦虫,该寄生虫雌雄同体且全身无数生殖器官,随时可盘旋缠绕,“插入自身”,从而“自我繁殖,生生不息”。可惜库哈斯未曾想到早已身体力行反对男性中心主义的猪肉绦虫,否则央视新大楼将更为精彩绝伦。

从中国到全球(这个名词或许确切来讲是指西方,尤其欧美,尤其美国)媒体,史无前例的规模庞大,数量众多,这当然是“自我繁殖,生生不息”的结果,是以不难明白为何媒体中弥漫的力比多也是史无前例的浓重。窥淫者找到同好,暴露癖成为英雄。白天,听到看到的“性闻”令人们倍感自由,公开谈论“性事”则是他们具有勇气和力量的证明。夜晚,他们却开始焦虑,焦虑自己在性上的不达标不入时,男人不够硬,女人不够挺,等等诸如此类。

从压抑走向泛滥,从躲避走向利用。半个世纪前的麦克卢汉就已经看到并且描述,他身处的工业社会里,汽车被普遍地看作阴茎的象征,坚硬、富有力量感和速度感,同时又是子宫的象征,提供庇护和包容。时至今日,一件商品假如不被涂抹上性的色彩,似乎就不知道如何做广告了。

鲍德里亚说:“女性通过性解放被‘消费’,性解放通过女性被‘消费’。……性欲是消费社会的‘头等大事’,它从多个方面不可思议地决定着大众传播的整个意义领域。一切给人看和给人听的东西,都公然地谱上性的颤音。一切给人消费的东西都染上了性暴露癖。当然,同时,性也是给人消费的。”

而今,在我们城市里对普通居民而言毕生最大的一件消费品:房产,乃至建筑,也开始“谱上性的颤音”。而且常被冠以“革命”或“解放”之名。

其实除去春宫图,难道我们没有其他有想象力的叙事方式了吗?

比如,这种始于自身又归于自身的东西,很容易让人想到一条从自己尾巴开始吞噬起的蛇,想到莫比乌斯带或者克莱因瓶。一个没有内外之分的、只有一个面的“瓶子”,这难道不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吗?

据称,已经有人制作玻璃克莱因瓶出售,并宣称:

  1. 四维空间中的克莱因瓶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而这些玻璃克莱因瓶看得见摸得着。
  2. 由于采用了单亏格拓扑面,克莱因瓶具有内置的把手,却不增加成本。
  3. 可以微波加热,无需电池,无需担忧千年虫。
  4. 玻璃克莱因瓶可以转换为超过1023尔格的能量,ACME免费提供需要的转换方程。
  5. 玻璃克莱因瓶的原产地星球富含二氧化硅,无需担心为了生产该产品需要砍伐热带森林、深挖矿井或到南极挖石油。
  6. 玻璃克莱因瓶绝不包含磁单极子。
  7. 请不用担心罗仑兹收缩(狭义相对论效应),玻璃克莱因瓶在任何参照系下面都不改变拓扑特性。
  8. 玻璃克莱因瓶没有使用昂贵的钯化合物,因此几乎没有引发室温核聚变的可能性。
  9. 绝对只有一个洞,ACME的质量监督员会仔细检查每一个产品,请放心!
  10. 如果你在瓶口放一个Maxwell妖,可以任意践踏热力学第二定律。
  11. 如果要在玻璃克莱因瓶上绘制地图,请准备六种以上的彩色颜料,四种是不够的。


这难道不是无涉于性的很好广告词吗?

香港有部向粤语片致敬的电影《金装难兄难弟》。主角是从现代回到六十年代的“后现代艺术片”导演“王晶卫”,在六十年代执导了一系列没人能看懂的电影,摄影机前,几个演员面无表情如走马灯般穿梭,导演大点其头,赞道:

“好!好!极好地表现了后现代状态下,城市人的焦虑与疏离……”

某处某人问:“导演,你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导演:“……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冒冒失失问一声:“对不起,库哈斯大师,你在说什么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