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白发人送黑发人哪……

有一天,周星星在《唐伯虎点秋香》里的这一幕嚎哭一定会在我家上演。花生和小ki最多也就活十几年,所以除非他们离家出走一去不回,或者我们大限突至呜呼哀哉,否则我们终有为他们送终的一天。

偶尔想到这一点总难免叫人伤感,所以我们也就没有细谈届时的治丧事宜,包括土葬还是火化,大哭还是默哀。况且十年之后终还为时尚早,谁知那时我们是否已经丧失哭泣和悲伤的能力,变成钢男铁女,意气风发冲杀江湖,消耗更多资源,手握更多钞票,内心更多肮脏。

那么目前,软化我棍棒底下出孝猫的念头的往往是他们无邪(其实是白痴吧)的眼光和表情,尤其是他们表达幸福和享受的时刻,再加上我对他们每天十几小时小鬼当家双守二十平米空阁的怜悯之情,足以化解我整整一个怒气槽里的怒气。(霸王丸:天霸凄煌斩!……)

比如今天,回家之后,一地碎玻璃。我们最喜欢的玻璃杯被打个稀巴烂。大约是玩里面的汤匙了吧——汤匙现在也没找到在哪个角落。怒从中来,一猫一巴掌。打完又心软,因为回家前还在想,都八点了还没进家门,每天彩衣娱亲陪他们玩的MW也出门在外,两猫该寂寞得要死吧。

收拾完战场。花生躺在铺了塑料布的纸箱上,见我向他走过去,眼睛瞪得溜圆,继而咕噜滚倒,把肚皮翻过来对着我,双手举在胸前——整个一小新,“啊……快来蹂躏我……” 刚把手放在他大头上,就开始呼噜噜烧开水。何至于此?好吧,好吧。

摸大头,挠下巴,掐胖脸,戳肚子上肥肥的幼儿救生圈,揪尾巴,沿着脊椎骨捏捏捏……我就是你的按摩桑(很荣幸,和著名盲剑客座头市先生拥有同样的第二职业!)。花生那个爽的啊,滚来滚去,双手抱头,作势欲咬,眼睛都睁不开了。小ki在身边绕啊绕,抽空去摸摸她的背和肚皮。

拿鼻子拱在花生肚皮上,他就很死相地手脚并用把我的脸推开。小子的绒毛又长出来了,已经不像个朋克了。

罢了,我只好为你们两个畜生端屎倒尿,奉茶添饭,忍耐你们的破坏,对我宁静睡眠的骚扰,以及看不见的纷飞猫毛。谁让我听说并且相信了如下鬼话:宠物是你生活的一部分,可是你却是你宠物生活的全部。——Bullshit!其实他们智商又不够,良心也没有,有吃有玩的时候哪里惦念你来着?你不过是免费旅馆和食堂罢了。

然而我们却偏执不顾此真理,迷恋于和他们的肉体关系和情感交流,并美其名曰为“责任”!发指啊发指,愚昧啊愚昧。——对了,我不是在谈婚姻,是在谈宠物,不过好像也差不多嘛。

喟然长叹,打开储物箱掏出猫粮,两猫照例的欢呼雀跃,狼奔豕突。嗯,喜跃的鸡和鱼口味的猫粮吃光光了,换上新买的喜跃牛肉、肝及鱼味的猫粮,另一盆里再放点皇家……罐头?别想,等周末再吃吧!

上次野三坡回来的车上,没来由和MW扯到未来小孩。MW说若是女孩,一定会在她青春期将临时给个锦囊她,里面至少包括:一包很可爱的高级卫生巾,一个很好用的去毛器,一个好闻的止汗露,一套很舒适合体的内衣……于是我开始发愁说,女孩要是从小就是美女是否对成长不利啊?嗯,倒不是我妄想狂,只是我想将来这样一个女孩:她的爹妈纵未富甲一方倒也家道殷实;脸孔五官像爸像妈都至少端正有亮点;我们这样重视运动想必她身形健美;论品性、学识或者性情,熏之陶之,想也气质颇佳……这样的女孩不是美女?那一定是大——美女。

尽管扯得愉快,但还是说说算了吧。两个猫尚且如此难逃“责任”,小孩……想想随之而来的万千麻烦便两股战战汗流浃背!先让我们耍个够再说。

不过小孩至少有一些好处,比如他们将学会给我们按摩(啊,小Ki偶尔也会),会帮忙烧开水,而且,通常能给我们送终。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