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什么法?还族!

这年头谁都知道有个时尚名词叫“小资”,倘若时光倒流四十年,这可是株连全家的罪名。2002年“小资”进化成了“波波”,号称物质精神两手抓,物质上布尔乔亚而精神上波希米亚,真是幸福得紧。谁料“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时尚男女正全力修炼欲成为“波波夫”或“波波娃”之时,又从南方冒出个好几个概念标签:“幼皮”、“国际自由人”,最新的一个叫“哈法族”……一时间尘土飞扬好不热闹。大伙儿兴奋而又惶惑,怎么着才能与时俱进,率先成为“哈法族”?

其实“哈法族”这个标签实在老土,完全不符合其所标示的人群特性。“哈日”“哈韩”是那些十几岁街头小子的专利,“哈狗帮”则透着Mc Hotdog的尖酸、放肆和粗口。点头“哈”腰,何来法式优雅,何来浪漫情调?还有“族”,完全忽视法兰西孤独高贵的灵魂从不爱好拉帮结派的气质嘛。这也委屈了一帮钟爱法国(此处的“法”的音调一定要发成第四声!)的人儿,他/她没法像“小资”和“波波”那样自豪地给自己贴上“哈法族”的标签去寻找认同——怕被人笑掉大牙。更重要的是这名字标示出了无法逾越的距离感:他/她和法兰西梦想之间只是追随关系而非真正成为与抵达。我们仿佛听到幽幽一声叹息:容易吗我?

让我们给这群可怜的人儿画几笔速写吧,用他/她所热衷谈论的印象派笔法。

她喜爱CD香水性感华丽挥霍青春的气味,还以为有朝一日“穿上”Chanel No.5睡觉就能做玛丽莲·梦露的梦;努力赚钱购买兰蔻的睫毛膏和香奈尔的彩妆;崇拜可可·香奈尔女士并牢记她的诸多名言,例如“华丽的反面不是贫穷,而是庸俗”;她从亦舒那里得知“午夜飞行”,从《第一次亲密接触》中想象Dolce Vita的甜香,眼见此生都无望购买的让·路易·雪莱的豪华时装也丝毫不能减少自己对其孤芳自赏美轮美奂的欣赏仰慕。
他愿意和人谈论法国六十年代的“五月风暴”以及“要做爱不作战”,语调平静却又毋庸置疑的口吻让你几乎闻到街垒上的硝烟;在指尖香烟明灭之间,开口福柯、德里达,闭口解构、后现代,罗兰·巴特的符号学也是餐桌上的佐料;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探讨存在问题或者人生的荒谬,萨特、加缪他都可以来上两段。

他和她都更有品位一点,以至了解小资言必称的卡布奇诺只是稍浓的咖啡加奶泡。但中国没有左岸咖啡馆的事实常让他们有意无意忘记了星巴克咖啡店只是他们所鄙夷的美国快餐文化产物,而去那里约会。其实有什么关系呢?当他们一同读起《流动的圣节》里的段落:“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午后的阳光越过我肩头照进来,我在笔记簿上写着。侍者给我端来一杯牛奶咖啡,等咖啡凉了,我喝下半杯,放在桌上,继续写着……”,再加上她用沙哑嗓音偶尔发出的几个法语单词,他们便真的宛如置身巴黎午后的咖啡馆里了。

他和她恋爱了,情人节她送他莫奈的画册,他送她兰波的诗集和POISON香水而且——是绿毒。下着雨的午夜一起看《芳芳》里苏菲·玛索将爱情的灵肉之辨演绎得淋漓尽致,而后在床上谈论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以及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现状。他们充满热情地聊着《小王子》和他独一无二的花,狐狸以及驯养,不曾想过此书的突然畅销是因为作者死掉已经五十年不再有引进版权的问题。他们会以怀旧的口吻说起基度山伯爵或者铁面人的故事,但多半会巧妙回避《追忆似水年华》或者《悲惨世界》,因为不愿承认自己并没读过几页。

他们突然失恋了,起因可能如同《372》中爱情的狂暴迷乱所以速来速去,也可能如同那部哈法族必看的《广岛之恋》一样实际上无人能懂。分手的晚餐在马克西姆进行,来自法国南部的葡萄酒和一顿大餐划上了爱情终点的同时也掏去他大半月的薪水。然而当他们出门,他向左走,她向右走,他们都微微笑了。因为,她想起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我已经老了”,幻想这段感情也被书写为《情人》一般的动人篇章;而他想起英国诗人叶芝的“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俨然将自己置于高贵而痛苦的悲情灵魂之列,甚至已然被自己感动。

他们的悲剧其实在于张爱玲所描述的“先看见海的图片再看见海”的现代人病态,在于他们瘪瘪的钱包无法购买通往他们憧憬的“高尚优雅”的车票,在于他们朝九晚五的工作不能像戏中人那般激情放纵爱到死去活来,然而他们被遥远天边的海市蜃楼耀花了眼,玩票玩得太过入戏。而另一方面我一直怀疑铺天盖地而来的种种标签是某种蓄意而为的阴谋。对于MBA们而言,评估划分相关市场是他们最熟稔的把戏。那么“哈法族”,是否只是他们从所谓“可接近性”“可定量性”“持久性”“盈利性”等方方面面考虑后贴上的一个市场标签呢?虽说巴黎公社和国际歌都来自富于革命传统的法拉西,可是切·格瓦拉不也一样被商业化,被消费着吗?天知道。

起来,不愿做商品的人们!看看这标签,哈什么法,还族!让我们一起来,鄙视它!

【说明】本文发在03年某杂志上,回头来看,还不像如今的涂鸦那样简洁、野蛮、直接,哈哈。供一切有哈fa3族倾向者阅读,看完后出身小汗,或者写文章来骂我。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