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小黄豆

陈小春的《黄豆》里是这么唱的:“我们都是小黄豆,活在同一个宇宙……”

但实际上,一些黄色的豆子是金豆,另一些是屎豆。

昨天,路过繁华街市,在某地产公司办公楼前聚集大批民工。该公司拖欠民工工资的报道去年已经见诸报端。同时,该公司又以前三甲的销售量而自豪于北京楼市。

民工们没有闹事的意思,他们只是很无奈地围在那里。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这些最普通的劳动者没有什么手段,也没有什么计谋,他们只是想要回一年或半年辛苦的血汗钱,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怎样做。所谓的打官司,他们恐怕是没有证据,当初可能就没签过什么有法律效力的合同。至于向总理倾诉后由总理讨债成功,那更是千万分之一的幸运,有点中彩票的意思。

几辆警车停在那里,警灯耀眼。数十名警察坐镇。楼里五六名警察,正和该公司的职员聊着些什么。

一小时后再路过该地,民工已经散去。但在不远处的路口,我看见警车依旧在立交桥下守候。再过去一百米,停着辆不起眼的中巴,里面坐满表情严肃的武警。

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比起余音未了的回龙观事件,真是不算什么。

但是足以证明,谁是金豆,谁是屎豆。

遗憾的是,对那些一砖一瓦帮我们盖起高楼大厦的人,我实在也不知道能为他们做什么,无能为力。

看这个吧:《中国农民调查》的专题:
http://finance.sina.com.cn/guest147.shtml

-----

春树和其他被写进时代周刊的人说:消受不起《时代》颓废包装 春树韩寒:与我平时不像

看来还是worm的blog里的春树更真实:春树妹妹

家乡出事:郴州两政界人物被杀折射当地官场生态镜像其实身为局外人,真的难以明白真相是什么,比如这篇:《夜宿农家》成笑料 胡德桂:《对不起,我写了一篇本质真实的报道》

随着网络游戏越来越没有创造力,越killing time,它也越像肥皂剧。难怪在美国,美网络使用之“怪”现状:中年妇女最爱网游,其实日本也有了玩家平均年龄增大的趋势: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2900.html

看水木的blog,发现bakkhos的blog还挺有趣的,里面专题搜集了一些关于社会网络的内容,什么六度间隔,以及曼纽尔卡斯特的书里提到过的弱纽带等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