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了吗?

“你还年轻,他们老了,还是担忧你的童贞吧”——张楚的老歌儿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有点老了,呵呵,不再那么激进和愤青了。

“春树终于出名了。”

前两天mm告诉我,有人告诉她春树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于是她有点感慨的说了上面的话。她和春树4年前在一家新创的杂志里共事过,关系还不错。她以前就跟我说起,这个小女生本性还是很纯良的,写的东西也不错,比卫慧之流强多了,长得也还不错。……可惜不该跟某某混在一起。mm大有惋惜之意。

春树的书我没读过,人也没见过。但既然mm说不错,那大抵是错不了的。昨天我翻新的《国际先驱导报》,上面有张小小的《时代周刊》封面图片,哦,原来这就是春树啊。

“在封面照片中,身着朋克青年的代表着装———黑色皮夹克的春树有些茫然而呆滞地凝视着正前方。她与其他四个被访者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是高中辍学,并寻求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时代周刊》呐喊:“80后一代”的另类表达

然后我找到了一个网站:春迷俱乐部

春树们出名了,代价是成为一个符号,从外表到行为,打上“另类”标签的符号。《时代周刊》对另类一词并未采取意译,而是音译为———“linglei”并将这个词与美国的嬉皮文化及垮掉一代并列提出:“这个词曾经是贬义的,意指品格低劣的流氓。而在今年最新修订的《新华词典》———中国最权威的词典中———对另类的解释则是一种特别的生活方式,不再有贬低的含义。”

文章最为一针见血的是:“另类也成为中国新消费文化的一大增长点,成为消费文化的一部分。当这个特殊的群体穿着皮夹克,喝着星巴克的时候,他们的立场又是什么呢?”

——这也正是我不理解许多所谓摇滚青年的“愤怒”的原因之一。比起目前中国社会的那么多问题,它们的愤怒实在是苍白幼稚。当然我自己也有着苍白幼稚的愤怒,似乎没资格批评别人,嘿嘿。

博客?维客?知识共享者维客:听维客之父细述Wiki前世今生

老了的一个特征就是对新事物执怀疑态度,原来的博客,刚出来的所谓维客,其价值大小的关键之处都在于使用主体的意识、态度和素质。技术本身提供的只是种可能,究竟有否那么美妙,恐怕不像吹捧者想象那么美妙。

id和卡马克:就像披头士和麦卡特尼一样

老了的另一特征就是关心下一代。正像我对电子竞技兴起对青少年可能的负面影响的忧虑一样,游戏中的暴力,也在一切商业或政治诱饵的光环下隐藏起了其黑暗的一面。正如上文中所写:“当时国内的专家和家长们,像以色列人发现死海沉书那样惊喜,似乎终于找到了国外视游戏如洪水猛兽的例证,但是仅仅3年之后,面对网络游戏年营业额数十亿元的市场,连国家863计划都将网络游戏列入其中。不同版本的年度经济人物也并没有因为陈天桥在经营砍砍杀杀的网络游戏,而零落了这位新数字英雄。这与摇滚乐几十年来的遭遇是如此的相似,雅克布在最后写道:“主流与公众舆论中曾经的问题青年,20年后都成为了商业社会力捧的明星,这也许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商业内涵”。”

我想任何理由,也无法回避游戏中的暴力对例如美国哥伦拜恩枪杀惨案所应承担的那部分或多或少的责任吧。

商业,还是商业,有人要买迪斯尼喽,也不知道买得了买不了,http://news.ccidnet.com/pub/article/c994_a89689_p1.html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