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关翠茜遇到木子美

本文发表于03年冬某期《国际先驱导报》

相同的是性,不同的是不需要谎言,“真实”是她们的致命武器;也不再是录像带,互联网才是统治新千年的媒体和全球化的公共空间,纷繁若星辰的传奇以光速在这里上演、爆发和落幕。然而网络中奔腾的内容与苏美尔人泥板或者殷墟甲骨所承载的又有多大不同呢?无非饮食、男女。

木子美在整个华语互联网掀起了一场风暴,无关饮食,事关男女。她轰动的原因主要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她说了些什么,或者说写了些什么。然后就有了一千种谩骂、吹捧或专家评论;然后听说她要出书;然后听说她被单位开除(另一种说法是主动辞职)……

但作为里程碑式事件,“木子美”这个名字恐怕不仅仅与中国的性解放历程写在了一页上,更写进了媒介发展史:本被某些精英预测为“人类全新知识管理方式”、“虚拟知识共同体”的博客,靠一个女人的床第故事真正扑向了中国的普罗大众。更有趣且反讽的事情是以“网络反黄”为己任的“博客中国”网站,却因为与木子美发表日记的“中国博客网”域名相似,而在一日内访问量暴增十倍,可谓沾了“黄”光……

在这一切之外,或许包括木子美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知道,早在她之前已有一个女人,做博客,写性事,出畅销书,当了名人。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珠,不同的她是美籍华裔,故事发生的地点在美国,而且性是她的职业,换言之,她是个妓女。

应召女与作家难分你我

相比木子美,关翠茜似乎幸运许多。《一位曼哈顿应召女郎的日记》是她的第一部带有自传体色彩的小说,就得以被《纽约时报》长篇报道并一炮而红。在Barnes&Noble的橱窗里,这本书和《哈利·波特》、《杰克·韦尔奇自传》这些世界级畅销书并肩而立。看得出来除了神奇的魔法天地和代表财富与成功的商业天才之外,一个充斥着性的世界一点都不比幻想或者金钱黯淡。

关翠茜有着中国女人典型的杏眼和脸型,她的爷爷一百年前从中国移民南美,到她这代已经有多国混血。她30出头,像其他纽约时髦女人一样喜爱名牌手袋和香水,拥有稳定的交际圈子,定期美容做脸,进出一流饭馆。如今她是畅销书作者、报刊专栏作家和网络博客,但这一切的源头是她20年来的皮肉生涯。

关翠茜在《一位曼哈顿应召女郎的日记》中化身为同样是14岁便开始做妓女的陈南茜。她颇为自豪于自己的“职业”水准并展示给读者一个与他们的想像大有出入的天地。她并不羞涩于称自己“PONY”(Prostitutes of New York,纽约妓女)。在这本日记体裁的小说中,你很难分辨哪里是关翠茜哪里是陈南茜:她谨慎而体贴,她不用香水,是为了避免让她的已婚客户沾上麻烦,她从不评判男人,是以他们愿意向她倾诉。女主角的未婚夫是一位成功的华尔街商人,对她的“生意”全不知情。在他要求同居的建议和自己的性工作之间,女主角的两难处境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连串不大不小的麻烦和趣事,也抓住了读者们的心。

是解放还是奴役?

美国同样有保守派,有评论家在置疑:“这样的小说能教给女孩们什么?”但无疑读者热衷的很,销量和潮流说明一切。

在过去一年半里,美国就有十多本关于皮肉生涯和脱衣舞女的书出版,而且都卖得不错。但最为畅销的还是关翠茜的小说,小说脱胎于她过去两年里在著名博客网站“沙龙”开设的博客专栏--这个拥有大批拥趸的专栏的名字显然在模仿当红剧集《欲望城市》--“性工作者与城市”。但关翠茜自己也没想到,《欲望城市》的主创之一德伦·斯达相中了她的小说并有意将之搬上荧幕,并号称要请茱丽亚·罗伯茨来主演。

“妓女文学”在美国的走红自有其背景。一方面,女权主义者们日渐将皮肉生涯视作妇女工作的正当选择之一,她们的言论自由当然就更加神圣不可侵犯。另一方面,色情已经泛滥到社会每个角落。正像关翠茜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谈到的那样,一位资深脱衣舞女对她感叹,初出道时买套“像样的”演出服装非得到性商店不可,而如今,在各大超市和名牌专卖店就可以找到这类“职业装”,小甜甜布兰妮的小热裤随着歌声传遍四方,如今十五六岁的女孩们聚会的着装简直就是当年脱衣舞的行头。这似乎是个悖论,究竟是解放还是奴役?究竟是自由还是禁锢?

性事有如自由撰稿人

中国文坛前几年流行“美女作家”,现在又有了木子美这样的“性博客”,但看起来像关翠茜这样的“妓女作家”还未曾也不会很快涌现。国情决定了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关翠茜和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威廉姆斯·雷奎斯特在华盛顿书展上擦肩而过并相互致意,她并不把自己看作妓女而是一位纳税人。

而相比某些“美女作家”的矫揉造作,关翠茜表现得坦诚自信:“和女性做爱我比较有压力,因为我不知道是否能让女人满足,但我从不怀疑自己能让男人满足。”她说14岁做妓女是因为从小就对性、爱、成人世界存有幻想。性事有如做自由撰稿人,同样需要训练有素。而她自己并没有性怪癖,讨厌“SM”。但付费的性伴作为社会禁忌本身就给人带来刺激。

她给嫖客们的忠告是:“不要去费力投入,让女孩来做所有的事情,这会让她们工作情绪高涨。”而对于工作的评价则是:“这并非只是个活儿,而是表演,这会让一切变得有趣。”

在风暴中心,关翠茜一面享受出书带来的名利,一面冷眼对待批评或者追捧,带着她职业性的冷静、冷漠和嘲讽的微笑。她对批评的回答比所谓“美女作家”们简洁有力:“作为妓女,你应当知道你不可能适合每个人的口味。”而你知道她眼中嫖客最失礼的举动是什么吗?“一些年轻人以为和妓女做爱的最好方式是表现得像个情人,他们竟然尝试着要吻我,这真是大错特错!”错在哪里?关翠茜嗤之以鼻:“这太不职业了!”

如果关翠茜遇到了木子美,不知道是前者批评后者“不职业”,还是后者为自己并未出卖肉体换取金钱而自豪?不论如何,第一,我们听到她们的声音,应当感谢社会的宽容,文明的进步;第二,假如你是男人,且曾经、正在或想要饶有兴味地阅读她们的记录和表达,消费她们或其他女子的美色,或“每过6秒就会想到有关性的事情”(休·格兰特语),那么请不要轻易攻击谩骂她们更不要做令人不齿的伪君子;第三,假如你是女人,且多少对她们的生活方式有些憧憬、羡慕或者遐思,请切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切选择皆有代价,更重要的是:“以上表演均为专业人员演出,观众请勿轻易模仿,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1. From “博客中国”当家花旦木子美 | Oh My Media | 媒介与传播研究: 传播学/媒介研究/新媒体研究/传媒政策/传媒产业/媒介文化... on 2008-02-29 at 08:32

    […] 首先声明,我一直以来并未对木子美抱有多少反感态度,就如当年写“关翠茜遇到木子美”的态度那样,也如当下对frjj的态度一样:那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不喜欢不看不理就是,好歹人家也没祸国殃民;只是千万别做那种起哄看热闹偷流口水但又要道貌岸然又要铲除异己攻击谩骂的伪君子。 […]

Post a Comment

“高调再高,苟能律己,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
欢迎留言,不论长短,但请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观点,谢谢。另,留言中链接超过两条或被程序自动判为垃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