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时代 上路

解决google字体库无法加载导致的blog打开缓慢问题

这个学期我开了两个新的wordpress blog来作为两门本科生课程的教学辅助网站。但不断有同学反映网站打开速度很慢甚至难以访问。我自己登录blog后台的管理也总是出现页面很久不加载的问题,非常影响心情和工作效率。

我留意到当刷新这些网站页面时,浏览器左下方显示的是在等待font.googleapis.com的连接,于是百度搜索之(顺便吐槽,用了好几年的goagent翻墙最近也失灵了,好像这几天伟大的火墙进一步加厚加高,google的许多ip直接被禁导致翻墙术失效,仍有待解决中),发现:

wordpress的一些主题中,调用了Google提供的前端公共库(ajax)和免费字体库(font.googleapis.com),由于G在中国大陆的被封锁,导致wordpress blog站点及后台页面的加载变得十分缓慢。

解决方法一:在wp-include/script-loader.php中,找到font.googleapis.com的字样,删除,或替代之,替代为360提供的“前端公共库CDN”(咦?360?真的好吗?)

解决方法二:懒得去wordpress的web目录里改文件的话,直接去后台搜现成的插件,关键字就用”google font”。disable google fonts、remove google fonts都可以用,我是选了个自动用360的useso库替换google公共库的插件,在我所有的blog中一一安装,启动。

嗯,世界果然美好一点了。我在北京的深夜里,深深呼吸了一口pm2.5将近300的空气,对GFW竖起中指。心情恰如近日争议颇多的流行语:日了狗了。

分类
社会化媒体 媒介|传播

应用Google Reader帮助个人知识管理

在本周的《社会化媒体应用与入门》课程中,向同学们介绍了Google Reader这样一个“杀手级应用”。绝大部分同学在此前没有用过它。

我想启发大家思考的是,如何将这样一个基于RSS的应用,用来帮助同学们的专业学习及业余兴趣领域的积累。这涉及到“知识管理”这个概念。

下面是我制作的有关思维导图:

google reader knowledge management
(此图的制作参考借鉴了月光博客制作的图

一直想强调的是,技术的发展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强大的工具,但究竟能用它们做到什么,取决于我们的想象力与执行力。

分类
表达自由 新媒介 时代

温度的杯具

周五那天我的台式机又莫名其妙地自己关机了。根据经验,我猜大约是CPU温度过高导致的。为此我打开机箱清除了CPU风扇和系统风扇的灰尘,然后开着机箱裸奔。

由于看CPU温度只能重启后按DEL进系统设置查看,我想找找有没有什么软件可以在win7下随时查看CPU温度。于是google之。

“CPU 温度 软件”——返回了我熟悉的空白页面。

F(嘀——) U, GFW! F(嘀——) U, (嘀——)部!

自从Google离了中国,“胡萝卜”、“温度”、“学习”就都成为无法搜索的关键词,当时我也测试过,并且以为它将是写在历史上的一大笑柄。但是当那堵墙突然出现在眼前,还是难免有眼冒金星的感觉。想不到过了个把月了,中国人民还是没法烹调胡萝卜,查个气温,或者学习一下雷锋。

为什么不用百度?

我用了。“CPU 温度 软件”——结果汇报如下:

第一页里一共12条搜索结果,其中第1条和第12条是“推广链接”也就是赞助商花钱买的广告。第2条、第4条、第6条、第9条、第11条,都来自“百度知道”,分别是2006、2007、2008、2007年的页面。剩下的第3、5、7、8、10条搜索结果,所指向的页面,张贴时间分别为2006、2008、2006、2003、2002年。

总结一下:这次搜索的结果,在第一页中,除了付费广告之外,50%来自百度知道,100%页面已经超过2年时间。其中直接提供下载链接的有两个页面,一个是中关村在线,提供的是2006年的软件下载;一个是没有听说过的软件下载站,PR只有3,网站的favicon图标居然是盗用的foobar2000软件图标,有点山寨,不敢下载它的软件。

百度,叫我如何信赖你?

后来我翻墙上了Google,搜索结果靠谱多了。但心里有点儿悲愤。

后来我去睡觉了,醒来之后觉得情绪稳定,对生活影响不大。

再后来,我听说Google刚开通了ssl搜索服务,于是赶快去围观了传说中的https://www.google.com。果然好犀利。仍以“CPU 温度 软件”为关键词搜索,结果如下图,是不是比百度的结果强多了?

这是google在前进路上的一小步,却不是中国互联网和中国网民的一小步。我们只是被救济了。我们仍被圈在墙内,经常吃瘪,空气稀薄,但我们仍满怀希望,努力学习和创新,为的是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分类
新媒介

新界面:Google搜索改版了

今天通过Firefox的搜索工具栏使用Google.com查找资料时,出来的页面让我眼前一亮:Google搜索界面改版了!最直观的感受就是:1. 最上方的搜索框字体变大了,更为清晰醒目。2.在左侧出现了新的功能面板,点击“More”后会浮现从新闻、图片、视频到购物、图书、Blog、更新、讨论等不同选择,整合从媒体内容到用户社会化生产内容的所有信息;点击“More search tools”后可以看到此前出现在“高级搜索”界面上的多种选项。3.Google首页上及其他页面上的Logo发生了变化,六个著名字母的颜色变淡,阴影消失,去掉tm字样,看起来更加简洁清爽了。

原来,Google宣布从今天(5月6日)开始启用被称为UI Jazz的全新的Google搜索界面。刚看了看google.com.hk上的中文界面,同样也出现了这些变化,不同之处在于首页Logo还没改,仍然有“谷歌”二字。

分类
表达自由 听闻 时代

别了,谷歌

引自新华网报道: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3时零3分,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公开发表声明,再次借黑客攻击问题指责中国,宣布停止对谷歌中国搜索服务的“过滤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负责人今天凌晨就谷歌公司宣布停止按照中国法律规定的对有害信息过滤,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发表谈话。

这位负责人指出,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必须遵守中国法律。谷歌公司违背进入中国市场时作出的书面承诺,停止对搜索服务进行过滤,并就黑客攻击影射和指责中国,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坚决反对将商业问题政治化,对谷歌公司的无理指责和做法表示不满和愤慨。

这位负责人说,1月12日谷歌公司在未事先与我政府有关部门通气的情况下,公开发表声明,声称受到了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攻击,不愿在中国运营“受到审查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并“考虑退出中国市场”。在谷歌公司一再请求下,为当面听取其真实想法,体现中方诚意,今年1月29日、2月25日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先后两次与谷歌公司负责人接谈,就其提出的问题作了耐心细致的解释,强调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应当遵循中国法律,如谷歌公司愿遵守中国法律,我们依然欢迎谷歌公司在中国经营和发展;如谷歌公司执意将谷歌中国网站的搜索服务撤走,那是谷歌公司自己的事情,但必须按照中国法律和国际惯例,负责任地做
好有关善后工作。

该负责人指出,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发展和普及,促进互联网对外开放。中国互联网上的交流和言论十分活跃,电子商务等发展迅速。事实证明,中国互联网的投资环境、发展环境是好的。中国将坚定不移地坚持对外开放的方针,欢迎外国企业参与中国互联网发展,并为外商到中国经营发展提供良好服务。中国互联网依然会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

在这场风波中,我国政府动辄祭出的法宝是“按照中国法律规定”、“对有害信息过滤”,因此必须遵守。

但对此持反对意见的人则认为,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向来并不在法律框架内进行,而恰恰是泛政治化的、没有明确标准、不向社会民众公开的“审查机器”。这种以“暧昧”为特征的管理方式,使得在中国运营的互联网公司和媒体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并可随时被用作各种目的的工具,因此有了“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高压线现象”的困扰下,从自己的内心就开始了自我审查——其标准也并非现行法律法规,而是要保持百分百的“政治正确”和“高度一致”。

清华一位教授在研究生面试中问及google退出事件,结果她发现90%的学生“看法相当一致。观点与新华社、外交部发言人的也高度一致”。

对此有两点解释。一是官方媒体影响力仍旧强大,不要以为你自己天天泡在网上、听到你的网友跟你观点相似,就觉得全国人民都跟你自己一样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了。二是人们内心的自我审查机制已经很纯熟,也非常老于世故,大四的学生们在研究生面试遇到这样的题目,又摸不清各位考官的政治倾向和评判标准,先按照官媒观点答会比较安全。至于自己的真心话,又有什么必要大冒险地向不知底细的考官们透露呢?

分类
表达自由 新媒介

“法律法规和政策”

谷歌检索结果:

百度检索结果:

相关文章:
如是我闻:人民网微博出现用户“胡 锦涛”
如是我闻:名为“胡锦涛”的人民 微博已关闭

作为对比,在google.com上检索的结果:

分类
表达自由 新媒介 时代

如是我闻:谷歌要走了?

根据Google公司的David Drummond(SVP, Corporate Development and Chief Legal Officer)周二的一篇Blog文章

We launched Google.cn in January 2006 in the belief that the benefits of increased access to information for people in China and a more open Internet outweighed our discomfort in agreeing to censor some results. At the time we made clear that “we will carefully monitor conditions in China, including new laws and other restrictions on our services. If we determine that we are unable to achieve the objectives outlined we will not hesitate to reconsider our approach to China.”

These attacks and the surveillance they have uncovered–combined with the attempts over the past year to further limit free speech on the web–have led us to conclude that we should review the feasibility of our business operations in China. We have decided we are no longer willing to continue censoring our results on Google.cn, and so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we will be discussing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basis on which we could operate an unfiltered search engine within the law, if at all. We recognize that this may well mean having to shut down Google.cn, and potentially our offices in China.

The decision to review our business operations in China has been incredibly hard, and we know that it will have potentially far-reaching consequences. We want to make clear that this move was driven by our execut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out the knowledge or involvement of our employees in China who have worked incredibly hard to make Google.cn the success it is today. We are committed to working responsibly to resolve the very difficult issues raised.

关于所遭受到的黑客攻击,Google是这么说的:

We have evidence to suggest that a primary goal of the attackers was accessing the Gmail accounts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Based on our investigation to date we believe their attack did not achieve that objective. Only two Gmail accounts appear to have been accessed, and that activity was limited to account information (such as the date the account was created) and subject line, rather than the content of emails themselves.

Google认为还有其他20家公司遭遇了攻击:

As part of our investigation we have discovered that at least twenty other large companies from a wide range of businesses–including the Internet, finance, technology, media and chemical sectors–have been similarly targeted. We are currently in the process of notifying those companies, and we are also working with the relevant U.S. authorities.

关于Google这次摊牌的后果,我跟Keso的看法类似,不认为接下来它与中国政府的商榷会形成所谓的“ an unfiltered search engine within the law”的基础。Keso说

我相信,Google的这份摊牌声明,也会被看做一种意识形态的花招,招致中国政府更大的愤怒。在未来的岁月中,我可能不得不费更大的力气去访问那些我已经无法离开的Google工具,这是我必须承受的后果。

我现在开始担忧我所用的gmail、google apps等服务了,其次还有google docs, readers及其他。个人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在突如其来的变化之前,除了仓皇应对,可以做的又还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