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表达自由 听闻 时代

《南方周末》之《系统》与中国媒体之“系统”

《南方周末》2007年12月20日刊发长篇特稿《系统》(点此链接查看我转载的全文),详尽深入地描述了发生在网络游戏“征途”中令人触目惊心的故事。这也是我近年来读到的最好、最注重细节、最引人入胜的网游报道——不是简单枯燥的道德说教,不是大而化之地泛泛谴责,更不是公关软文的阿谀吹捧。读过之后,你很难不陷入思考:数百万人沉浸的虚拟与现实交汇的地带,究竟是什么文化氛围,人们的行为和心理有着怎样的模式,这一切又会对所谓“现实生活”发生什么影响?极权、意识操纵、欲望,对于这些统治虚拟和现实的东西,在史玉柱的“巨人网络”美国上市、众多媒体交相赞颂又一个财富神话的此刻,我们还能被允许发出什么别样的声音?

我读完全文,感觉首先是“可怕”二字,尤其是文中描绘的玩家的集体抗议,被系统屏蔽,甚至因此被投入虚拟的“古拉格群岛”的那一幕。据称主要作者曹筠武自己就是80后的游戏玩家,难怪有此大作!这不是一篇传统意义上“平衡中立”的新闻,是一篇带有立场却尽量以事实说话的特写,甚至略有煽情,但我喜欢这种有节制的激情。

如果说曹筠武向我们呈现的是在这款“网游巨作”中“系统”的可怕,那么这篇报道本身所遭遇的,却让人为中国媒体之“系统”而心寒。或者,可怕的究竟是“系统”,还是隐藏在“系统”背后的操纵者、利益群体或权力精英?

我凑巧在常去的BBS的某版面读到被转载的《系统》一文,但却吃惊地发现,这篇文章在网络上似乎正在被抹去。在《南方周末》自己的网站上,2007年12月20日这天的页面里,你不但找不到这篇文章的html版本,甚至连报纸提供的PDF版面中,也“凑巧”缺少了本文所在的两个版面。截图如下:

nanfangdaily20071220

而就在几天以前,《南方周末》曾在[财富]栏目刊登一篇对史玉柱的报道,挟“巨人网络”上市之余威,极尽曲笔赞美之能事。这篇文章当然安然无恙地存在于网站当天的页面上,html和pdf俱全(截图如下),而且用搜索引擎查询,结果也是铺天盖地。不知道在专业人士眼里,这算不算一篇成功的公关软文枪稿?

nanfangdaily20071213

中国知名的游戏论坛17173中也有人提到了《系统》一文的消失。

为何如此?几乎毫无疑问,是那只“看不见的巨手”在操纵,在公关,在“和谐”。有明白人关军点出,而在他看来,这篇文章的写作与刊发,已经是“智慧与勇气”的体现:

“毫无疑问,史玉柱同学看了这样的文章会不高兴。他的公司刚刚与《南方周末》搞了一个合作,叫“奥运征途”,赞助该报记者寻访历届奥运会举办城市,一路上不是美金就是欧元,花销不菲。史同学不高兴的后果是什么呢,以我的小人之心揣度之,就是挥动大刀,咔嚓一声“秒杀”这个合作。”

OK,我一直认为,从向权力下跪到向金钱下跪,对市场化商业化进程中的中国媒体来说,那是易如反掌、顺其自然的转化。新闻审查和网络过滤对任何一个有点文化的中国成年人来说,都绝对不是新闻;但是当金钱如此轻易地操纵一家报纸(而且是号称中国很牛掰很有风骨的那家)、更多家网站论坛的时候,当“巨人”式“脑白金”营销无往不利的时候,我们是不是都应该想一想,责任在所谓的“系统”,还是“系统”后面的人,还是也包括我们自己?

有鉴于此,不得不又一次打破网络常规,不是给出全文链接并引用,而是全文转载——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你引用的链接就从网上消失了,而我的全文转载至少还可以一直保留在我的独立blog上,并通过rss订阅来到并不算多的500多个读者面前。

南方周末:“系统” 全文链接:http://ohmymedia.com/2007/12/23/736/

分类
听闻

如是我闻:南方周末:“系统”

我为什么要转载全文?见:《南方周末》之《系统》与中国媒体之“系统”
———————————
南方周末:“系统”
2007-12-20 16:05:41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曹筠武 张春蔚 王轶庶

■编者按:

在一款同时在线人数超过百万、全部玩家加起来可以组成一个超级城市的网络游戏中,它的游戏精神是指向乐趣,还是指向权力和金钱?它的社会规则是新世界的开放自由,还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不只是对某一款游戏的追问,甚至也不只是对韩式网游的价值观的追问,而是对人与游戏、人与人的关系的追问。虚拟世界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也有着人们必须捍卫的准则。

在当下中国最火的一款网络游戏中,玩家们遭遇到一个“系统”,它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这个“系统”隐匿无踪,却无处不在。它是一位虚拟却真实的垄断者。“如果没有我的允许,这个国家的一片叶子也不能动。”这是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切特的声音,悄然回响在这个虚拟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