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 63 64 65 66 67 68 69

我们都是小黄豆

陈小春的《黄豆》里是这么唱的:“我们都是小黄豆,活在同一个宇宙……”

但实际上,一些黄色的豆子是金豆,另一些是屎豆。

昨天,路过繁华街市,在某地产公司办公楼前聚集大批民工。该公司拖欠民工工资的报道去年已经见诸报端。同时,该公司又以前三甲的销售量而自豪于北京楼市。

民工们没有闹事的意思,他们只是很无奈地围在那里。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这些最普通的劳动者没有什么手段,也没有什么计谋,他们只是想要回一年或半年辛苦的血汗钱,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怎样做。所谓的打官司,他们恐怕是没有证据,当初可能就没签过什么有法律效力的合同。至于向总理倾诉后由总理讨债成功,那更是千万分之一的幸运,有点中彩票的意思。

几辆警车停在那里,警灯耀眼。数十名警察坐镇。楼里五六名警察,正和该公司的职员聊着些什么。

一小时后再路过该地,民工已经散去。但在不远处的路口,我看见警车依旧在立交桥下守候。再过去一百米,停着辆不起眼的中巴,里面坐满表情严肃的武警。

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比起余音未了的回龙观事件,真是不算什么。

但是足以证明,谁是金豆,谁是屎豆。

遗憾的是,对那些一砖一瓦帮我们盖起高楼大厦的人,我实在也不知道能为他们做什么,无能为力。

看这个吧:《中国农民调查》的专题:
http://finance.sina.com.cn/guest147.shtml

-----

春树和其他被写进时代周刊的人说:消受不起《时代》颓废包装 春树韩寒:与我平时不像

看来还是worm的blog里的春树更真实:春树妹妹

家乡出事:郴州两政界人物被杀折射当地官场生态镜像其实身为局外人,真的难以明白真相是什么,比如这篇:《夜宿农家》成笑料 胡德桂:《对不起,我写了一篇本质真实的报道》

随着网络游戏越来越没有创造力,越killing time,它也越像肥皂剧。难怪在美国,美网络使用之“怪”现状:中年妇女最爱网游,其实日本也有了玩家平均年龄增大的趋势: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2900.html

看水木的blog,发现bakkhos的blog还挺有趣的,里面专题搜集了一些关于社会网络的内容,什么六度间隔,以及曼纽尔卡斯特的书里提到过的弱纽带等等。

关于《阴道独白》

心有能力牺牲。
阴道也一样。
心能够原谅和修复。
它能改变形状容纳我们。
它能扩张让我们出去。
阴道也一样。
心能为我们疼痛、为我们伸展、为我们死,它流血
而流血是为了我们进入这个困难的奇妙的世界。
阴道也一样。
我曾在那个房间。
我记得。
——《我曾在那个房间》,话剧《阴道独白》

《阴道独白(Vagina Monologues)》推出之后,在国际社会引起巨大反响。尤其是自1999年以来,每年在情人节期间上演的《阴道独白》已经成为国际性的“妇女战胜暴力”运动的一部分,情人节也因此被赋予了新的含义。该剧作者伊娃·恩斯勒(Eve Ensler)说,欢迎任何人在情人节的活动中上演《阴道独白》,以“提高觉悟,反抗针对妇女的性暴力”。

《阴道独白》1997年获美国奥比奖,1998年成书出版。恩斯勒本人是剧作家、诗人和行动主义者,她曾在纽约百老汇之外的剧场和大学里表演此剧,还曾在伦敦、耶路撒冷、萨格勒布等城市演出过。

这部话剧的中文版在2003年曾在中国上演:
《阴道独白》:日常生活中的女性主义 与性有关
访《阴道独白》导演:女性通过自身经验发出声音
话剧《阴道独白》将在广东美术馆上演

但今年2月14日,北京上海原拟上演的该剧均应某种原因被禁演,所以一时间又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女性主义话剧《阴道独白》北京禁演 上海也禁演
体裁敏感 话剧《阴道独白》上海叫停

我没看过这部剧,但从介绍来看有兴趣去看看。

“阴道”。我说出来了。“阴道”,再说一遍。在过去的三年中,这个词我重复多少遍了。我在剧场说,在学校说,在客厅里说,在咖啡店说,在午餐聚会中说,在全国的电台节目里说。假如有人批准的话,我愿意在电视里说。我每个晚上演出时要说它一百二十八遍。

我老了吗?

“你还年轻,他们老了,还是担忧你的童贞吧”——张楚的老歌儿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有点老了,呵呵,不再那么激进和愤青了。

“春树终于出名了。”

前两天mm告诉我,有人告诉她春树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于是她有点感慨的说了上面的话。她和春树4年前在一家新创的杂志里共事过,关系还不错。她以前就跟我说起,这个小女生本性还是很纯良的,写的东西也不错,比卫慧之流强多了,长得也还不错。……可惜不该跟某某混在一起。mm大有惋惜之意。

春树的书我没读过,人也没见过。但既然mm说不错,那大抵是错不了的。昨天我翻新的《国际先驱导报》,上面有张小小的《时代周刊》封面图片,哦,原来这就是春树啊。

“在封面照片中,身着朋克青年的代表着装———黑色皮夹克的春树有些茫然而呆滞地凝视着正前方。她与其他四个被访者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是高中辍学,并寻求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时代周刊》呐喊:“80后一代”的另类表达

然后我找到了一个网站:春迷俱乐部

春树们出名了,代价是成为一个符号,从外表到行为,打上“另类”标签的符号。《时代周刊》对另类一词并未采取意译,而是音译为———“linglei”并将这个词与美国的嬉皮文化及垮掉一代并列提出:“这个词曾经是贬义的,意指品格低劣的流氓。而在今年最新修订的《新华词典》———中国最权威的词典中———对另类的解释则是一种特别的生活方式,不再有贬低的含义。”

文章最为一针见血的是:“另类也成为中国新消费文化的一大增长点,成为消费文化的一部分。当这个特殊的群体穿着皮夹克,喝着星巴克的时候,他们的立场又是什么呢?”

——这也正是我不理解许多所谓摇滚青年的“愤怒”的原因之一。比起目前中国社会的那么多问题,它们的愤怒实在是苍白幼稚。当然我自己也有着苍白幼稚的愤怒,似乎没资格批评别人,嘿嘿。

博客?维客?知识共享者维客:听维客之父细述Wiki前世今生

老了的一个特征就是对新事物执怀疑态度,原来的博客,刚出来的所谓维客,其价值大小的关键之处都在于使用主体的意识、态度和素质。技术本身提供的只是种可能,究竟有否那么美妙,恐怕不像吹捧者想象那么美妙。

id和卡马克:就像披头士和麦卡特尼一样

老了的另一特征就是关心下一代。正像我对电子竞技兴起对青少年可能的负面影响的忧虑一样,游戏中的暴力,也在一切商业或政治诱饵的光环下隐藏起了其黑暗的一面。正如上文中所写:“当时国内的专家和家长们,像以色列人发现死海沉书那样惊喜,似乎终于找到了国外视游戏如洪水猛兽的例证,但是仅仅3年之后,面对网络游戏年营业额数十亿元的市场,连国家863计划都将网络游戏列入其中。不同版本的年度经济人物也并没有因为陈天桥在经营砍砍杀杀的网络游戏,而零落了这位新数字英雄。这与摇滚乐几十年来的遭遇是如此的相似,雅克布在最后写道:“主流与公众舆论中曾经的问题青年,20年后都成为了商业社会力捧的明星,这也许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商业内涵”。”

我想任何理由,也无法回避游戏中的暴力对例如美国哥伦拜恩枪杀惨案所应承担的那部分或多或少的责任吧。

商业,还是商业,有人要买迪斯尼喽,也不知道买得了买不了,http://news.ccidnet.com/pub/article/c994_a89689_p1.html

利益 弱势群体 新闻自由

早读BBS,回龙观业主绿地维权又起风波:http://www.smth.org/bbscon.php?board=SJC&id=80005。一直都认为这几年中国的房地产界折射出太多的社会问题:权力寻租与腐败、土地问题、诚信问题、金融问题、拆迁……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让那些所谓的房地产英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看看现实真叫人寒心,不说这种动用国家暴力机器或者动用底层流氓镇压的极端情况,单是欺诈、恐吓和不平等,单在售楼这一环节,几乎所有买房者都遇到了。打官司维权?没有几个人会付诸实施,中国老百姓向来忍辱负重,不到最后的时刻不会爆发。而且从成本和最后的效果来衡量,也几乎让所有还有不忿气的人最终打退堂鼓,要么有钱有势成为人上人,要么就闭上眼睛享受被强奸的感觉吧。

sigh,两会在即,此次回龙观维权代表之一也是人大代表,且看此事下文如何。

学术界腐败一直是让好多朋友聊起来长嘘短叹的事儿,这篇文章也有点意思:
你知道吗――中国的高等知识精英到底有多腐败?

白宫的新闻游戏� 一文其实仍是老生常谈,美国的新闻自由究竟有多自由以及9·11后的美国新闻自由的走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分析数十年来美国新闻自由的变化趋势还挺有意思,包括水门事件、9·11等转折点。而这篇文章吸引我的是如下一些文字:

白宫无法阻止媒体进行报道,历史和宪法都已经说服了白宫,和媒体对抗的结果并不乐观。但是白宫也有自己的武器,也就是准入证……假如《纽约时报》不同意白宫的做法,执意一定要披露自己所得到的消息,白宫也没有办法。但是,在五角大楼进行的”嵌入式报道”,也就是允许记者随军报道的配额,白宫就可以不给《纽约时报》。虽然《纽约时报》可以得到一时的风光,但是对于市场更重要的战地报道,《纽约时报》就要吃大亏了。因此,《纽约时报》在这个时刻就会妥协。……

呵呵,套用一下,体育总局基本没法阻止体育媒体进行报道,但是也有准入证的武器,例如许多境外赛事的出访许可(当然现在很多比赛可以用因私护照或其他途径出境采访),尤其是奥运、亚运等重大赛事“嵌入式报道”。所以体育媒体大多会采取妥协……与美国不同的是,我们还有中宣部,还有新闻纪律,还是党管干部,所以媒体所受约束更多一些。

伤春悲秋·春天在哪里?

在bbs上乱翻,看到老贩同学前年在sjc版发骚写的什么《这是我们在清华园的第几个秋天》。如今他还在清华园,我却感觉已经离开了很久。当时我也re了一篇,是我心目中96年的清华园:

那个时候,白颐路还不存在,从成府路口往南是一条不宽的马路,两边和中间的隔离带由三行高大的杨树组成,一直延伸出好多公里。第一个国庆我们骑车去天安门看升旗,阳光就从杨树叶子缝隙里洒下来,洒在我们的身上。

那个时候,从南门出来面前东西向是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路边尽是低矮平房和挂着塑料条门帘的小店儿,第一个中秋学校里所有公用电话前都排满长队,于是我们跑到如今蓝旗营的地方在街边公用电话给家里拨电话,听着车铃声发动机声人声的嘈杂,明月渐渐升上天空,对面是“清华园浴池”。不知道和如今的白玉家常菜是否位置接近。

那个时候,五道口两边全是破破的店面,卖便宜东东和廉价服装,去一趟如今成府路东口的商场就像进了城。废弃的铁道横亘,自然没有轻轨。

那个时候,东门外刚刚有了建馆,遍地长草,机器轰鸣,未来几年里包括经管、法学院等等漂亮建筑将从这里拔地而起。我们军训拉练就从这里出发一直走到上地。回来的时候看着那个破烂的东门——就在如今主楼前两百万的大理石路开始的地方——心里还是充满兴奋。

那个时候,我们还对未来充满希望。阳光、青草、晨雾、二月兰、图书馆、讲座、协会,还有漂亮的女生。

那个时候我们不曾料想,这样的一天转眼到来:行走在熙攘的人流车流中,看着他们满面的笑容或一本正经,突然恍若置身这一切之外。事实上,我们也的确行将离去,不再归来,一如你我抛掷在这园中四处的青春碎片。

如果关翠茜遇到木子美

本文发表于03年冬某期《国际先驱导报》

相同的是性,不同的是不需要谎言,“真实”是她们的致命武器;也不再是录像带,互联网才是统治新千年的媒体和全球化的公共空间,纷繁若星辰的传奇以光速在这里上演、爆发和落幕。然而网络中奔腾的内容与苏美尔人泥板或者殷墟甲骨所承载的又有多大不同呢?无非饮食、男女。

木子美在整个华语互联网掀起了一场风暴,无关饮食,事关男女。她轰动的原因主要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她说了些什么,或者说写了些什么。然后就有了一千种谩骂、吹捧或专家评论;然后听说她要出书;然后听说她被单位开除(另一种说法是主动辞职)……

但作为里程碑式事件,“木子美”这个名字恐怕不仅仅与中国的性解放历程写在了一页上,更写进了媒介发展史:本被某些精英预测为“人类全新知识管理方式”、“虚拟知识共同体”的博客,靠一个女人的床第故事真正扑向了中国的普罗大众。更有趣且反讽的事情是以“网络反黄”为己任的“博客中国”网站,却因为与木子美发表日记的“中国博客网”域名相似,而在一日内访问量暴增十倍,可谓沾了“黄”光……

在这一切之外,或许包括木子美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知道,早在她之前已有一个女人,做博客,写性事,出畅销书,当了名人。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珠,不同的她是美籍华裔,故事发生的地点在美国,而且性是她的职业,换言之,她是个妓女。

应召女与作家难分你我

相比木子美,关翠茜似乎幸运许多。《一位曼哈顿应召女郎的日记》是她的第一部带有自传体色彩的小说,就得以被《纽约时报》长篇报道并一炮而红。在Barnes&Noble的橱窗里,这本书和《哈利·波特》、《杰克·韦尔奇自传》这些世界级畅销书并肩而立。看得出来除了神奇的魔法天地和代表财富与成功的商业天才之外,一个充斥着性的世界一点都不比幻想或者金钱黯淡。

关翠茜有着中国女人典型的杏眼和脸型,她的爷爷一百年前从中国移民南美,到她这代已经有多国混血。她30出头,像其他纽约时髦女人一样喜爱名牌手袋和香水,拥有稳定的交际圈子,定期美容做脸,进出一流饭馆。如今她是畅销书作者、报刊专栏作家和网络博客,但这一切的源头是她20年来的皮肉生涯。

关翠茜在《一位曼哈顿应召女郎的日记》中化身为同样是14岁便开始做妓女的陈南茜。她颇为自豪于自己的“职业”水准并展示给读者一个与他们的想像大有出入的天地。她并不羞涩于称自己“PONY”(Prostitutes of New York,纽约妓女)。在这本日记体裁的小说中,你很难分辨哪里是关翠茜哪里是陈南茜:她谨慎而体贴,她不用香水,是为了避免让她的已婚客户沾上麻烦,她从不评判男人,是以他们愿意向她倾诉。女主角的未婚夫是一位成功的华尔街商人,对她的“生意”全不知情。在他要求同居的建议和自己的性工作之间,女主角的两难处境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连串不大不小的麻烦和趣事,也抓住了读者们的心。

是解放还是奴役?

美国同样有保守派,有评论家在置疑:“这样的小说能教给女孩们什么?”但无疑读者热衷的很,销量和潮流说明一切。

在过去一年半里,美国就有十多本关于皮肉生涯和脱衣舞女的书出版,而且都卖得不错。但最为畅销的还是关翠茜的小说,小说脱胎于她过去两年里在著名博客网站“沙龙”开设的博客专栏--这个拥有大批拥趸的专栏的名字显然在模仿当红剧集《欲望城市》--“性工作者与城市”。但关翠茜自己也没想到,《欲望城市》的主创之一德伦·斯达相中了她的小说并有意将之搬上荧幕,并号称要请茱丽亚·罗伯茨来主演。

“妓女文学”在美国的走红自有其背景。一方面,女权主义者们日渐将皮肉生涯视作妇女工作的正当选择之一,她们的言论自由当然就更加神圣不可侵犯。另一方面,色情已经泛滥到社会每个角落。正像关翠茜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谈到的那样,一位资深脱衣舞女对她感叹,初出道时买套“像样的”演出服装非得到性商店不可,而如今,在各大超市和名牌专卖店就可以找到这类“职业装”,小甜甜布兰妮的小热裤随着歌声传遍四方,如今十五六岁的女孩们聚会的着装简直就是当年脱衣舞的行头。这似乎是个悖论,究竟是解放还是奴役?究竟是自由还是禁锢?

性事有如自由撰稿人

中国文坛前几年流行“美女作家”,现在又有了木子美这样的“性博客”,但看起来像关翠茜这样的“妓女作家”还未曾也不会很快涌现。国情决定了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关翠茜和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威廉姆斯·雷奎斯特在华盛顿书展上擦肩而过并相互致意,她并不把自己看作妓女而是一位纳税人。

而相比某些“美女作家”的矫揉造作,关翠茜表现得坦诚自信:“和女性做爱我比较有压力,因为我不知道是否能让女人满足,但我从不怀疑自己能让男人满足。”她说14岁做妓女是因为从小就对性、爱、成人世界存有幻想。性事有如做自由撰稿人,同样需要训练有素。而她自己并没有性怪癖,讨厌“SM”。但付费的性伴作为社会禁忌本身就给人带来刺激。

她给嫖客们的忠告是:“不要去费力投入,让女孩来做所有的事情,这会让她们工作情绪高涨。”而对于工作的评价则是:“这并非只是个活儿,而是表演,这会让一切变得有趣。”

在风暴中心,关翠茜一面享受出书带来的名利,一面冷眼对待批评或者追捧,带着她职业性的冷静、冷漠和嘲讽的微笑。她对批评的回答比所谓“美女作家”们简洁有力:“作为妓女,你应当知道你不可能适合每个人的口味。”而你知道她眼中嫖客最失礼的举动是什么吗?“一些年轻人以为和妓女做爱的最好方式是表现得像个情人,他们竟然尝试着要吻我,这真是大错特错!”错在哪里?关翠茜嗤之以鼻:“这太不职业了!”

如果关翠茜遇到了木子美,不知道是前者批评后者“不职业”,还是后者为自己并未出卖肉体换取金钱而自豪?不论如何,第一,我们听到她们的声音,应当感谢社会的宽容,文明的进步;第二,假如你是男人,且曾经、正在或想要饶有兴味地阅读她们的记录和表达,消费她们或其他女子的美色,或“每过6秒就会想到有关性的事情”(休·格兰特语),那么请不要轻易攻击谩骂她们更不要做令人不齿的伪君子;第三,假如你是女人,且多少对她们的生活方式有些憧憬、羡慕或者遐思,请切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切选择皆有代价,更重要的是:“以上表演均为专业人员演出,观众请勿轻易模仿,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博客陷入沉默,世界屏住呼吸

本文发表于03年夏某期《国际先驱导报》

最近半个月来国际互联网上最著名的人是谁?毋庸置疑是Salam Pax。这个化名由阿拉伯语和拉丁语中的“和平”所组成。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登录互联网搜索他的网络日志(Blog,即Web Log),因为那儿记载着战火之下、围城之中的巴格达的最真实的生活,从西红柿价格到炸弹的威力。他从巴格达家中向世界发送的鲜活报道,既鲜明地批判着萨达姆的独裁统治,也强烈反对着美英对他祖国的这场战争。来自“http://dear_raed.blogspot.com/”的这些网络日记之所以吸引了全世界,因为他并不是游离在战争之外的新闻记者,而是与伊拉克命运休戚相关的一位巴格达居民。在上周一他张贴了最后一篇日记,随后就不再有任何音讯,美英的炸弹已经切断巴格达的通讯。世界各大媒体发布专稿,人们也纷纷猜测他已经罹难或只是无法上网,一则报道的标题最为贴切:“博客陷入沉默,世界屏住呼吸”。

没人知道Pax的真实面貌。从他散布于各博客站点的文字,人们得知,他是一位28-29岁的建筑师,曾在欧洲受过教育的阿拉伯人,一个穆斯林,还是同性恋者。也有很多人执怀疑态度,怀疑这是否只是哗众取宠,怀疑他是否中情局雇员、黑客、以色列人甚至萨达姆手下。无数封电子邮件让Pax的信箱瘫痪了。他对这一切的回应是在3月21日的日志中写道:“请别再给我发邮件问我是真是假了。不相信的话就不要读它吧。我不是任何人的宣传工具,除了我自己。”更多人对他的记叙深信不疑,有人从技术上考证他的信息的确从巴格达发出,有人认为那些城市生活细节太真实了,不可能是虚构的。

当电视上出现伊拉克领导人的时候,Pax轻蔑地称之为“怪胎(freaks)”;同时他也讥刺布什政府:“怎么能把‘支持伊拉克民主’的意义转变为‘把伊拉克炸到地狱里去’?很长时间没有人注意到伊拉克的不民主,现在怎么就决定要把我们轰炸得民主起来?好吧,太谢谢了!真是太体贴了!”

Pax书写着巴格达人民的焦虑:“当从电视新闻上看到B52轰炸机离开机场的时候我们开始倒计时,我们知道6小时之后它们将抵达巴格达。” Pax跟他的表兄弟在城市中巡游观察。他还亲眼目睹了伊拉克警察如何点燃战壕中的石油用以迷惑炸弹的制导系统。

还有对轰炸的愤慨与无奈:“看起来那些打击的确很精确,尤其是导弹和炸弹在你邻居家造成大浩劫的时候。那些靠近al-salam宫的房屋……窗子全碎了,门被炸毁了,有一家的屋顶凹陷下来。我猜这就是所谓的‘附带损害’(collateral damage),那么这就可以合理合法了吗?”“我脑子里能想的唯一事情就是‘为什么这一切一定要发生在巴格达’?当我最喜爱的一幢建筑物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时,我几乎要落下泪来。”

“这里的民众既没有人欢迎美国人的到来,也没有数以千计的投降者。人们所能做的都一样,只是坐在他们的家中,紧闭门窗,希望炸弹千万不要落到自己头上”。Pax如此写道。他还对经济制裁发表抨击观点,说是给美国政府“提个醒”:“我们最聪明和最有创造性的头脑逃离这个国家,并非因为独裁统治,而是因为没人能在伊拉克好好谋生。”

如今Salam Pax仍旧沉默无声,但互联网上却已沸腾,你能搜出数万条相关他的新闻、报道、讨论或者网页。甚至有人猜测是否因为他骂伊拉克领导人“怪胎”而被萨达姆的人迫害了。也仍然有人在争论他和他的Blog的真实与否。但Pax的忠实读者、华盛顿的一位博客Andy Carvin的这番话无疑是大多数人的心声:“Salam的写作,实实在在地抓住了巴格达人那种焦虑与挫败之感:他们奔向面包店,为了生计讨价还价,警察林立四周维持秩序。他所做的是一个即时的故事叙述者,期望把这个历史时刻展示给世界……他使得我们对战争的体验变得人性化了,就像一个好的故事叙述者应该做的那样。”

2002年在互联网历史上被许多人称为“博客之年”,这种自由表达个人所见所闻所感的网络日志,已经拥有超过百万的读者和作者。人们博客从无线网络到性的每件事物。“9·11事件”使得一个Blog门类War Blog(战争日志)兴起,而海湾的战火使得它更为繁荣。在对死亡和未知的恐惧下,在对战争的厌恶和对和平的渴望中,Blog成为人们沟通与倾诉的桥梁。如今除了Salam Pax这位最著名的“战争博客”之外,美、英联军的士兵,德国的反战者,以及对这场战争关心的形形色色的人,也在互联网上掀起了另一场“战争”。一些评论家认为,目前的海湾战事将因为互联网的深度参与而被后人视作一场“互联网战争”,就像二战被称作“广播战争”而越战被称为“电视战争”那样。

不论如何,Salam Pax对一座遭受战争袭击的城市的日常生活的个人叙述,已经并且终将成为重要的历史文献,就像那本不朽的《安妮日记》。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翻页:  1 2 ...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