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 63 64 65 66 67 68 69

心里想着小天使

花生虽然已经是个公公了,但毕竟是新公公,内分泌什么的都还不能与时俱进,所以经常做出些与身份不相符的举动。小ki尽管也只有八个月大,但这些天开始风情万种地叫唤,塌腰撅屁股,尾巴绷得紧紧的分在一边,作《太阳报》三版女郎状。花公公如果吃饱睡足了,就会对此产生兴趣,然后扑上前去一把按住,紧咬小ki颈后。小ki随即从喉间发出暧昧的呜呜声。

我们有时抱着观摩研究的态度希望看到些什么。但花公公的举动似乎一次次证明着他还是处男。他似乎完全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该干什么,只知道咬着骑着。据目测,尽管小ki在他身下辗转承欢,却始终得不到公公宠幸。

拿手一指咬在一团的两个猫,喊一声“花胖子!心里想着小天使!”他就把眼睛睁圆了看着我的指尖,然后慢慢松开嘴跑到一旁去了。

这句话出自一部美国喜剧片,片名不太清楚了,港译大约是什么泡得美人归。一个小孩打小被封闭在塑料泡泡屋里,因为父母说他缺乏免疫力(片尾交代其实只是太溺爱他)。这个bubble boy后来遇到邻居家的小美女,和人家一起长大,后来为了追逐爱情穿戴着泡泡装游历美国各地,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当bubble boy青春期到来时和美女一起晒日光浴,一个在屋内一个在屋外,忘记发生什么了,总之他小鸡鸡硬邦邦了,然后十分惶恐地对自己说了几百遍妈妈教给的“心里想着小天使”仍不奏效,于是拿了个锤子敲下去……(喜剧片!非专业人士请勿模仿)我们看到这里乐得不行。以后每次我们想说不要动歪脑筋的时候就说“心里想着小天使”。

其实从效果上讲,我觉得这句话还不如“心里想着便便藏”或“心里想着鼻涕虫”来得有效。但之所以bubble boy的妈妈这么教,是因为人们在意识里普遍还把性与罪恶感相连的缘故吧,所以要想最纯洁的东东。

时常觉得花生和kiki都很可怜。两个小孩完全不明白自己身体到心理的变化,被本能驱使而行事。花生有时候坐在他的毯子上倚着柜子,两腿张开埋头舔小鸡鸡。过去叫一声“花生”,他抬起头来两眼发直表情茫然,一只前爪耷拉下来捂住要害,十分无辜的样子。这时候绕到旁边偷看,会发现那个超小的棍棍一抽一抽的,也不知道花生他有没有觉得很high?

这副德性让人想起电影American Pie里的青春冲动少年,小头一硬大头积水。可是难道我们那个时候,对于性就不是那么懵懂又充满憧憬,期待又充满焦虑吗?难道不是每个年方二八的男生,都曾有过莫名其妙勃起如铁无法消退的尴尬吗?所谓的这个世界对有青春的人很残酷,有青春的人对这个世界很残酷,不也是由于这种莫名的坚硬和坚硬的理想和柔软暧昧的现实世界不兼容而带来的血肉模糊吗?

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里借野猫的口谈到性欲,说那东西一来,脑子里嗡的一下,因此而迷路。王小波则在《我的阴阳两界》里论及:“与此相似,我的生活也有硬软两个时期,浑如阴阳两界。软了以后,回想起过去是如此的硬,简直不敢相信我也会有软的时候。”——是不是有种怀念峥嵘岁月的伤感呢?还是超脱了本能冲动之后的感慨?

心里想着小天使。家养的猫作为宠物,被去除性欲,其实自身已经变成了小天使这种无性的存在。环境使然,他们无权选择,选了也无法表达。那我们呢,在生活的倾轧下,努力做出的选择又有多少自由可言?各种欲望和本能有多少在文明的背景下被阉割?其实想一想,都不知道是进化还是异化。

六度间隔 三角关系 客厅里的猪 唐人街的狗

做为一个在水木灌了7年水的老家伙,其实我对blog老有不甚信任的态度。因为我们本着搜集信息,共享服务的观念像小狗叼骨头一样四处搜来的链接,老让我问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发现一大半已经是死链接了呢?当我们需要这个资料的时候,才发现当年的宝贝骨头变了垃圾?

所以老得遏制自己把人家全文往上贴的冲动,呵呵,那是当年转贴发文的习惯了。

中国交友社区站点深度研究系列一

“事实上,为了研究六度关系的真实性和效率,我和清华大学传媒学者黄培坚进行了数学模型的搭建推理工作,在整个演绎的过程中,我们认为六度是由已下的几个关键字构成研究主体的(节选部分)。”

天啊,莽哥啥时候还搞过这研究啊,admire。还是说明这是篇老文章,是它当年学术青年的时候搞的?看看:三十多年前,美国心理学家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提出了“六度间隔”假说。他认为,任何两个陌生人都可以通过“亲友的亲友”建立联系,而两人之间的中介大约是5人……

电子竞技热恋中的三角关系

“国际上著名的电子竞技比赛,如WCG、CPL等都会在全球设立自己的各个赛区,或者委托某家公司来进行赛事的全部运作,它们并不会跟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这样的半官方机构联络,更不会认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比赛出的“国家队”,因为各个赛区的赛事商业运作是比赛主承办商盈利的本钱,由官方机构一厢情愿推举出来的“国家队”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全国体育竞赛管理办法(试行)》也没有任何一条硬性规定制约电子竞技国际赛事需要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选拔。CEG比赛出的“国家队”的响亮口号现在显然毫无用武之地。”

实际上,国家各主管部门不应该在抢夺控制权的同时互相打压。体育总局的一系列行动,恐怕不在于国家队有否用武之地,在于一种姿态,将电子竞技官方化体制化的姿态,以及一种资质的代表,可以吸纳更多的资本和人才进入这一行列。这跟863将游戏相关研究列项类似。当然CEG的问题的确不少,上面这一段也算个要害。他们的公关人员也很难办哪。不过谁让他们没有好好研究过游戏呢。

TOM头条:“Hangame”模式冲击网络游戏

“严格来说,Hangame并非纯粹的游戏厂商,也有别于普通的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在韩国业内称之为“游戏门户”(Game Portal),或更宽泛意义上的“娱乐服务门户”以及更进一步的“完全娱乐门户”。Hangame基本上划分为“游戏”和“社区”两块业务,营收也主要来自这两个领域:一是游戏虚拟物品的销售,如棋牌游戏和休闲游戏中虚拟道具的销售;二是社区虚拟物品的销售。”

性与暴力挑战美国无线电视网

“露乳事件不是乳房该不该露,而是在哪里露的问题。一个经典的案例来自1926年,当时的最高法院法官乔治·苏瑟兰德的定义:“一个正确的事与物出现在错误的地方。比如,一只猪出现在客厅里而不是猪圈里”。从此,“客厅里的猪”成为不体面的社会标准的隐喻。”

这篇文章还是有些价值的,关于分级、媒体监管与言论自由。

唐人街寓言

我试图解释,它说的那种规则,我们人类叫做“民主”;而且,更关键地,民主用来克制得意表情的方式,我们人类叫做“新闻监督”,而那种有效的新闻监督,我们人类叫做“新闻自由”;

汪丁丁同学真是晦涩啊,评论一次回龙观维权事件,写出这么个难读的寓言来。旗帜鲜明多好:打倒资本家!打倒官商勾结!打倒奸商!

奥运和商业化

今天发现昨天的文章被bakkhos引用了,他问,什么是“奥林匹克宪章”?

奥林匹克宪章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为发展奥林匹克运动所制订的总章程或总规则,为国际奥委会所承认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各国(地区)奥委会所遵循。——《奥林匹克宪章》中文版前言

我昨天文章里也说了,很大程度上,各项规章制度除了为推广奥运外,也是为了维护商业利益。至于奥运的商业化,这也是个很难简单褒贬的问题。没有商业化,奥运不可能有今天的繁荣昌盛,成为人类体育乃至文化的最大盛典狂欢。

这就好比电视转播的介入使得许多比赛不得不朝着更适宜电视转播的模式变化,例如排球、乒乓球的得分规则,比赛选手服装视觉效果,各类比赛的时间……但也不得不承认电视转播对运动项目本身的推广作用何其巨大,对体育迷来说提供了多少欢乐。当然背后也有观众们所不注意的巨大的商业利益。

奥委会要做的就是中间的协调平衡工作,既维护体育的纯洁和奥林匹克精神,也要通过维护商业利益来推广赛事和奥林匹克运动。

至于bakkhos的疑问,奥林匹克宪章什么时候连写blog都管了?我想你可能没太仔细看,这项条例只是依据宪章的基本原则具体到internet这一媒体的操作管理办法吧。我倒觉得这条是公平的,能更好维护纯洁性。因为它关于不许写BLOG是有范围的,一是在奥运会期间,二是身为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或任何注册参加者。假如不这么限定,倒是会带来很多商业的行为,在中国,过去很多官员都为媒体写过稿子,拍过照片,这其实是用IOC赋予他们的特权来换取酬劳,对记者们不公平;而韩日世界杯期间,一些中国球员被某家媒体“买断”,不接受其他任何媒体采访,更是比较丑陋的行为。

一些关于奥运的知识和历史,可以登陆中国奥委会网站www.olympic.cn

第28届雅典奥运会互联网指南

今天上班仔细看了国际奥委会(IOC)发来的《第28届雅典奥运会互联网指南》并翻译出摘要。指南开篇就说:

“互联网指南的意义在于通过这种媒体最大限度地推广奥林匹克运动和支持国家奥委会的利益,同时也尊重奥林匹克宪章的相关条款和转播权执有者、奥林匹克赞助商等的权利。”

通篇看下来感觉具体条款主要是为了维护转播权执有者和各级赞助商的利益。也正因为难以协调电视转播者的利益,所以IOC迄今未做出任何网络视频直播的授权,这和目前互联网渗入生活的深度是不相符合的。

在针对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和所有注册参与者的互联网指南中,主要依据了《奥林匹克宪章》中的两条原则:

Rule 45,Bye Law 3:“Except as permitted by the IOC Executive Board, no competitor, coach, trainer or official who participates in the Olympic Games may allow his person, name ,picture or sports performances to be used for advertising purposes during the Olympic Games.
45条规则的附则3:“除非经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许可,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任何运动员、教练、训练员或官员在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都不得将其本人、其名字、图像或运动比赛用于广告目的”。

Rule 59, Bye Law 5:“Under no circumstances, throughout the duration of the Olympic Games, may any athlete, coach, official, press attaché or any other accredited participant be accredited or act as a journalist or in any other media capacity
第59条规则的附则5:“在整个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任何运动员、教练、官员、新闻随员或其他已注册的参加者,决不能注册为记者或其他媒体身份或以这种身份行事。”

其实在赛事报道方面,核心意思就是,上述这些人可以自由地接受各种形式的采访,但他们自己不能像记者一样去采访、撰稿、摄影、录音等,个人收集的信息只能用于个人用途。具体来讲:

a、 运动员官方网页:运动员不得专门为奥运会设立网站。对于运动员已长期拥有个人网站的情况,运动员可以保留该网站,但必须保证没有任何违反NOC规则的广告或商业行为。从内容上,运动员可以在网站上发布关于其个人的观点和评论,但不能发布那些不与该运动员直接相关的话题。运动员的网站也可以使用已注册记者拍摄的照片。

b、个人的照像或摄像:照相机和摄像机(包括有摄像头的手机)仅能用于个人用途。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或任何注册参加者在奥运场馆或奥运村内拍摄的影像任何时候都不能以任何方式公开发表,包括显示在网站上,除非事先获得了IOC的书面同意。

c、手机和录音设备:在指定场馆中,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或任何注册参加者不能使用任何录音设备(录音机、手机等)来纪录他们的声音或传输同期声以最终用于电视、广播或互联网。

d、在线日记:在奥运会期间,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或任何注册参加者不能在网站上连载在线日记,因为这类似于在赛事期间进行报道,这是违反奥林匹克宪章的。当然这些人可以自由地在某个站点上以特殊方式接受记者、网站编辑或大众的采访或提问,但他们自己绝不能为任何媒体(不论电视、报纸还是互联网)采访其他运动员。

e、聊天: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或任何注册参加者可以参与在线聊天,因为这类似于接受采访(只不过由被一名记者采访变成由大众采访),但必须在无报酬的情况下。

f、芯片/自动测量纪录传导:运动员、教练、训练员、官员或任何注册参加者,不能携带或允许第三方在自己身边放置可发送生理学上数据或其他信息给第三方的芯片或任何电子设备。

此外,在针对国家奥委会(NOC)的指南中,IOC也充分强调了自己官方网站的利益,比如NOC官方网站最多只能使用本国语言和英语、法语;只能报道有限的、聚焦于本国代表队的新闻,且来源不能是NOC的运动员和官员,必须是第三方的媒体等;只能公布NOC自己的队伍和奖牌获得者的成绩。但在公布该国奖牌获得者的成绩时,也可提及该赛事来自其他国家的奖牌获得者的成绩——这样NOC才能和IOC的网站区别开来,只有IOC才能全面报道信息。

当然也充分强调转播商和赞助商的权益,例如这些条款:

a、不出现视频 No VideoIOC没有授权任何NOC网站使用视频图像,包括摄像或连续的静止图片。具体而言,这意味着关于奥运赛事、开幕式、闭幕式、颁奖仪式及发生在指定区域内的任何事件(赛场、训练场馆、奥运村、新闻中心等)的任何声音或图像都不能被使用,不论是直播或录播,不论来源如何。对运动员的视频采访只有不是来自指定区域的,才能被NOC使用。

b、不出现音频 No Audio:同样的,NOC网站上也不能使用本届赛事的音频报道,不论直播录播,不论来源如何。对运动员的音频采访只有不是来自指定区域的(包括指定区域内的移动电话采访),才能被NOC使用。

c、静止图片 Still PicturesNOC可以使用来自媒体或普通大众从其可到达的位置(例如奥运村的非居住区)拍摄的静止图片,在网页上提供照片不能采用连续再现的方式,例如,每3秒钟不应当出现1张以上的新的图片。

广告与赞助 Advertising & Sponsorship28届雅典奥运会已经不能再发展特定的广告和赞助机会了,但NOC可以为TOP赞助商和该国代表队赞助商提供确认或致谢。NOC的设计必须用来描述赞助商和该国代表队的联系而不是和28届奥运会本身的联系。

赞助排他性 Sponsor Exclusivity:在一切相关的NOC电子商务活动中,NOC必须给予TOP Partner VISA的产品以优先考虑。

以及NOC网站的所有成绩公报上都应该显示有文本(Official Results powered by Atos Origin, Timing and results management by SWATCH),每个成绩表下都应放置版权标记“� 2004 IOC”等

如果侵权,IOC的杀手锏是,撤销资格,这里的资格根据《奥林匹克宪章》,轻到一个运动员的资格,重到运动队乃至国家代表队的注册资格被取消,甚至取消一切记录、奖牌、成绩,收回过去的一切证书等等,所以还是挺狠的。IOC也保留其它手段追究的权利,包括诉诸法律等等。只不过我想,对于具体的监控和落实,他们未必管得过来,尤其对于小国家、小网站、非知名运动员等。

www.olympic.org:奥林匹克运动的官方网站;

www.athens2004.com:第28届雅典奥运会的官方网站。

十一月十四日游潭柘、戒台二寺

昨日天高云淡,正好远离尘嚣。于是早起动身,约八点离开住处,间中颠簸于375、地铁、931,十一点方抵潭柘寺。一路混杂于百态众生,熙熙攘攘皆为稻粱谋,余怀别样之心情,但作壁上观,拥塞困顿亦不挂怀,偷得浮生半日闲,惟其难得,方才珍惜。山间空气清冽,吸之胜饮甘霖。且满山皆生寒树,更显冬日之温煦。沿陡峭卵石路信步而上,两侧多有老妪推销香火,然吾向不烧香拜佛,但存敬畏于心,但求禅机于境。反而见山间干果甚喜,前后购得榛子与杏仁近两斤。闲来剥食但觉唇齿流香又微见苦涩清凉。若能日日食之,不求延年益寿,想必亦神清气爽心平气和。

寺门掩映于葱茏之中。向云之:“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此言不虚。纵历千年之风霜,不复往昔之旧观,仍古意苍然。传寺后有龙潭,寺内有柘千嶂,故而得此寺名。然龙潭因冬日封山无缘得见,柘树枝干枯瘦嶙峋,风中已无片叶裹身,且似如标牌所言:因人信传言“柘树皮可治病”,满山柘树几乎绝迹。

步入庭中,过天王殿,见左右二银杏,粗可丈许。右者植于唐代,号“帝王树”,树龄已逾千年,拔地而起三十余米,直指晴空;左者乃乾隆所植“配王树”,然二者皆为雄株,狗尾续貂惟遗笑柄耳。遍地金黄落叶,恰如佛门之步步生莲,妙哉美哉。大殿名曰“毗卢阁”,供奉佛像为释迦牟尼及四方佛。

日已过午,小憩于殿前扶椅,享暖阳之沐浴,借清风以抒怀。四外青葱苍郁,殿前一柏树笔直而生而一柿树紧紧依偎,树梢尤有数十火红灯笼随风摇曳。不知何人取其谐音名之“百事如意树”,然佛门净地何须此俗名点缀,实乃败笔也。然时有鹊鸟飞来啄食柿子,身形灵动骤来骤去,喙作鲜红,尾翎修长殷殷发蓝,是否即“红嘴蓝鹊”不得而之,然观之良久,甚喜。

举首望天,正所谓“风烟俱净,天山共色”。碧空如洗,流云漫卷,泠然成韵,痴心迷醉。北中国挺拔的树木满树火红金黄,若碧空中剪影,纷繁绚烂。寒风起处,满庭落叶飞旋而下,翩翩芊芊,泰戈尔之名句似应改作“死如秋叶之灿烂”方可应景。而梁栋屋檐,雕塑精美,金碧辉煌间前夜残雪未消,鼻端尽是淡淡香火之气,静坐良久,见白云流逝如梦如幻,天日亦转换于不觉间,不由渐入恍然,心内空灵。“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故者,窥谷忘反”,古之人不余欺也。

庭东有千年登天柏、流杯亭,庭西竹林茂密秀美,若锺佛门之灵气,有“金镶玉”“玉镶金”之分,风过婆娑,可细品妙处。见一松鼠狡慧诡黠,穿梭于林间,逍遥如是,不亦快哉。园内遍植松柏,珍珠梅、牡丹、当为后人所植,因其艳丽似不适于清净方外地也。

流连良久,已过午后三点,转身离去。未求仙佛,未获禅机,然心自满足,不骄不矜,不急不躁,感古刹之恩也。出寺门又入一塔林,古木森然,塔相庄严,最中央一座乃辽代高僧之塔,样式高古,不同于后世,自令人肃穆起敬。

乘车返城,行十公里路经戒台寺,于是下车探访–此诚今日之灵光再现耳。远望即见寺庙依山而建,影影幢幢层层进进,比之潭柘寺气象更为巍峨。沿陡峭盘山公路上行里许,但见寺门。且行且赏,果令人胸中豁然开朗。山间售桃木杖者颇多,曰以驱邪。

因其依山而建,故每一层级都有可凭栏眺望之处,更上一层楼,纵难穷千里之目,必可快登临之心。且戒台之香火似远盛于潭柘,建筑之气魄、碑塔之秀美、树花之钟灵,亦胜于潭柘,不知何以声名不胜。

进得寺门,照例是金刚殿和天王殿镇守护法,两位金刚怒目圆瞪,四大天王手持法器脚踏小鬼,东南西北,曰执国,曰增长,曰广目,曰多闻。弥勒和韦陀照例背向坐立。天王殿前古槐参天,树龄亦逾千载,枝干虬结容颜苍老,此生历经千年岁月,见证人世多少变迁,敬畏之情油然而生。殿后两侧钟楼鼓楼,千年来暮鼓晨钟响彻山野,惊醒多少浮沉世上人,然亦弹指一挥间。

寺内有树名娑罗,即释迦牟尼坐化之树,叶作狭长,阔约半掌,被奉为佛门宝树。另有十大名松,遍布各处。今犹历历在目者:龙凤二松,一矫捷阳刚游走惊鸿,一柔美圆滑扶摇直上,二者相与比肩互得益彰;九龙松乃千年白皮古松,自巨大躯干中喷薄而出十余枝干,静而处处无不动,惟其岿然方显伟力,令余惊叹“震撼”;自在松、卧龙松、抱塔松,皆各具异象,久观方悟其美妙,若有所得。

有僧人于大雄宝殿前清扫礼拜,殿内正中释迦牟尼宝相庄严,东西二侧药师佛与阿弥陀佛分别跌坐。过去现今与将来之三世佛前,法器繁多,蒲团数十,想是有出家之人在此功课,只是不知时分。

往东行去寻得巨钟一口,悬于亭中,虽为尽人铸就,然不失古意。无钟槌在侧故以掌击之,声清越昂扬,飘荡山阳,放眼远眺,日渐西沉,草树萧瑟然生机犹存,村落静卧斜阳,四外环山,可得安宁矣?钟亭四周积雪,似已成冰。有千年丁香,时逢隆冬无以飘香,石碑在侧,字迹斑驳,可辨者如“千年丁香”“孔尚任”云云。戒台寺之丁香似有盛名,树龄过两百年者一千有余,丁香开时,倘有闲当再访戒台,但为一亲芳泽也。

寺中古迹仍多,不乏珍品。园林中有大辽高僧普贤之七级灵塔,有传世木雕千龙佛龛,亦有华北地区最为古老的石刻经幢。且曲径通幽,林木葱茏,依山拾级,若登仙境。至寺最高处凭栏俯瞰,红墙碧瓦,林中残雪未消,若碎银遍地,山风凛冽涤荡人心,夕阳西下,山脊阴影渐渐延向远方,正是“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戒台寺为清代僧人受戒、传戒之三大戒场之一。全寺之核心当属戒台。大殿内戒台高约丈许,四面各长数十步,台为三层,绕台皆有小佛龛,共塑113尊戒神之像,形态炯异。仰视可见台顶释迦牟尼金身,及十张木椅。昔年开坛,需清帝敕令,受戒名目颇多,五戒、十戒、具足戒等等。受具足戒者需有“三师七证” 在场,即落座台顶十张木椅之上。遥想当年众僧肃穆而立,耳内梵音禅唱,鼻端香火袅绕,骤然若当头棒喝醍醐灌顶:“汝今能持否!”——不禁心旌摇荡,沉默良久。

汝今能持否?

暮色四合,无奈归去,然心内无憾,喜乐平安。至市内正是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人语喧闹,念及山间古刹,碧空流云,恍若隔世。幸甚志哉,书以咏怀。

2002年11月14日

你是信息狂吗?

我觉得自己比较倾向于后者,infomania,本来是早年用来形容互联网信息爆炸后对人带来的影响。但在博客这里蛮适合的。有时也在想,这样其实也危险,比如一杯水,把它泼在地上变成一大摊,覆盖面积大了,可是很快就蒸发了,什么也留不下。当你四处浏览,思维发散,加上条条链接的时候,其实对哪篇文章也没有深入的思考,只是蜻蜓点水的浮躁。要特别警惕这样的浮躁和浅尝辄止成为一种习惯啊。

下面给出疑似信息狂的一个样本:

---------

美国博客族政坛论剑,缔造网络新民主

美国的大选总是和传播学研究历史联系起来的,从民意到传播模式,从广播到电视,如今新媒介真正拥有了改变历史走向的力量,所以估计相应的研究会越来越多并浮现经典吧。本文中提到的迪恩的草根募捐,以及未提及的德拉吉网站又爆克里性丑闻等例子,都成为近期的热点。

NBA全明星也博客,博客真成了一种新文化了

在NBA主页上的全明星博客http://www.nba.com/allstar2004/blog.html和博客http://www.nba.com/blog/,我都没去看过有哪些大名人在写东西。但正巧看到这篇文章前一天,我们在讨论雅典奥运宣传的时候,我曾在脑海里浮现类似的念头,请中国的奥运明星们在中国奥委会网站http://www.olympic.cn/上开blog或个人主页,来聚集人气。以后有机会可以建议。此外,国内的商业网站其实也应该抓住机会果断邀请娱乐等各界明星在自己网站上开blog以吸引眼球。

越来越变本加厉 3721新版客户端藐视我国法律

我一贯讨厌3721的流氓作风,所以不论上各种网站怎么弹出窗口都坚决不在自己的电脑上装他们的网络实名。如果真像本文所说的那样又有新变化的话,真是应该有人出来再把他们告上法庭。一个新技术公司如此无视用户的权利,剥夺他们的自由选择权利的话,就算被雅虎出资撑腰,估计还是没什么前途吧。

关于互联网与中国在校大学生政治意识关系的实证研究

链接它是想做个反例,如果它只是学生论文我就不说啥了,偏偏它还是啥社科基金支持项目,这就不能不说了。首先,立论就有问题,什么叫政治意识,这个关键词和核心概念通篇没有解释。而抽样调查的样本只有区区300来份,在武汉的某理工院校发放,就好意思叫与“中国在校大学生”,且不论完全没有提及抽样方法。第三,分析也很不深入,问题都带着预设的答案,假想本身就和事实本来就距离颇大……总之,基本看不出本文的价值何在啊。当然我自己也没做过实证研究,可是还是忍不住想批。

本文比较有意思,引起我的阅读兴趣也是因为自己写过关于游戏中的暴力的东西。

中国办事情总是很有意思,看起来将来大约就只有两级,16岁以上和以下。但是据说像《无间道》这种反映黑帮卧底警察队伍的会通不过审查?呵呵,那上面的暴力美学电影呢,拯救大兵瑞恩呢,南京大屠杀呢?借用了先进的机制,也要有先进的思想观念啊。

2003中国及海外学术界、思想界热点关注大盘点让我们记住过去的一年吧,真的是多灾多难的一年,但也有许多契机。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呵呵,想起这句话一定是因为最近都在看《银河英雄传》的缘故:))

黑客即病毒

为了国际先驱导报的约稿,忙到凌晨一点半。明天还要六点半起来上班。这就是人生啊。稿子写出来了,贴在这里,编辑约的时候就相当宽泛,只要求写点黑客文化的东西,所以文章比较散比较肤浅,旧东西也有一些,惭愧

2004年2月12日,微软公司新闻发言人汤姆·皮拉正式证实了近日来弥漫在网上的传言:“今天,我们发现Windows 2000和NT 4.0的部分源代码非法地出现在互联网上。” 尽管微软对由此可能产生的安全问题反应低调,表示主要担心代码泄漏可能带来的知识产权侵犯问题,但一些网络安全专家却认为这是对网络安全的一个巨大潜在威胁,因为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电脑都在使用着微软的windows系统。《华盛顿邮报》评论道,源代码泄漏就好比将打开这些电脑的钥匙交给了黑客。

尽管一切威胁都仍属“潜在”,但席卷大半个世界的骚动和探讨却似乎在给丹·吉尔的假说做旁证。他认为就好比打破了生物学的“生态平衡定律”而造成生态系统脆弱一样,微软的“单极世界”是导致病毒泛滥、互联网危机的罪魁祸首。

或许是微软公司一贯过于强势的形象,使得公众潜意识里“你也有今天”的幸灾乐祸常常占据上风。其实在黑客面前,目前整个互联网都仍然是漏洞百出的,要破坏真是有千百种办法。例如大规模DoS(拒绝服务)攻击,2000年2月使Amazon、CNN以及Yahoo!等大型网站瘫痪,2年后的一次更将互联网全球13个域名服务器中的9个打垮。又比方严格来讲还不算病毒的蠕虫,红色代码、尼姆达、Klez、冲击波、Slammer、巨无霸等先后感染了数百万台计算机,例如Slammer蠕虫在短短10分钟内感染了大约7.5万台服务器,还让ATM机、911呼救中心以及其他连接到互联网的系统失效。这一年蠕虫在全球范围内的攻击造成至少820亿美元,以至于2003年被电脑安全专家们称为“蠕虫年”。而2004年情况并未转好,1月底,Mydoom.A的蔓延速度再创新高,在最高峰时,网上大约每5封邮件中就有一封是Mydoom.A的复制品。而从Linux到手机,任何连网的软硬件都已经显露出被“黑”的可能。

联系到人类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依赖的与日俱增,谁又敢保证《黑客帝国》的故事在未来不会真的上演呢?除了由电影而步入中国老百姓心里的类似超人般的娱乐形象外,黑客究竟是体制的背叛者、肌体的病毒,还是促成进化的要素?这个问题越来越不那么形而上。

最早使用“黑客”(hacker)自称的一群人,来自20世纪50年代的MIT人工智能实验室,整个60年代“黑客”都是不折不扣的褒义词,指那些拥有巨型计算机的大学或科研机构里的高智商电脑精英。70年代,一批当年北美大学生运动的领袖,西海岸反越战活动的积极分子,争民权的斗士渐渐加入黑客队伍。他们倡导了一场个人计算机革命,提出“计算机为人民所用”,领头人中就有苹果公司创建人史蒂夫·乔布斯。

随着电脑的普及和网络的发展,80年代以后越发壮大的黑客群体逐渐分化,这个称谓的范围也渐渐模糊起来。90年代后信息时代爆炸式的进入大众生活,传播病毒、入侵电脑等行为已经无需高技术就能完成,而从商业到政治的诸多利益诉求也成为“黑客”们的不同目的。不论是“骇客”(Cracker)或者“红客”,种种名词都在宣告不同人群在笼统的“黑客”旗帜下寻求各自的认同。

按照最纯粹正统的黑客理念,他们是为了网络安全,为了提高技术而入侵,视自由为理想,他们梦想的网络世界是没有利益冲突和金钱交易,完全共享的自由世界。而骇客则是为满足私欲,大肆破坏他人系统,试图主宰网络世界的人。至于政治理念,黑客们通常奉行绝对的言论自由和信息共享。

美国超级黑客米特尼克或许会被正统黑客们奉为偶像。他的故事像小说一样传奇。他从1980年起在互联网上纵横驰骋自由来去,进出政府和各大公司的系统,被FBI追捕3年多才在1995年落网,并被联邦法院以非法窃取电话密码、盗用他人信用证号码和闯入他人网络等25宗罪名起诉。在审判之前,他就被关押了4年半,并且不得保释,随后是近5年的徒刑,获释后仍须遵守那个史无前例的条件:不准触摸计算机、手机以及其它任何可以上网的装置。米特尼克说:“我干这个是因为好奇和对知识的兴趣,但最主要的还是智力上的挑战,就像攀登珠穆朗玛峰。我从来没有为了利益或危害别人而发动攻击……黑客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你觉得自己在演《星球大战》。”而案件的调查员罗伯特·伊文也无法否认他对电脑的深厚感情:“电脑对他来说绝不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东西,在电脑与他的灵魂之间,有一条脐带相连。那也就是只要他在电脑面前就会变成巨人的原因。”

相比之下,1998年因入侵银行计算机系统被判死刑的中国镇江两黑客郝景龙、郝景文,大约并没有这种对技术本身的狂热与挚爱。

其实,最纯粹意义上的所谓黑客精神,是更为宏大的赛博朋克精神的一部分,这一理念或许还包括深信应当控制技术否则便会被技术控制,认为信息面前人人平等,希望以DIY精神让强权败给自由,让乌托邦散落为参差多态的幸福等等。约翰•佩里•巴娄和电脑巨头之一莲花公司的创始人米奇•卡伯一同创建了“电子边疆基地”,并发表了赫赫有名的“赛博空间独立宣言”,则将赛博朋克伦理,也是黑客伦理的精要昭告天下:信息对于每个人都应该也必须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驾驭信息。

然而,当黑客和其它的什么“客”只能依靠主体的行为动机和价值观念来区分的时候,这种分野本身已经不那么可靠。技术上的权力和政治上的权力一样,过于膨胀而缺乏监管,就可能带来腐化堕落。同时技术本身已不成为成为阴谋者的壁垒,越来越多的专业知识有限却喜欢使用他人开发的脚本和程序的攻击者,即“脚本玩童” (script kiddies),就像一群孩子拿着枪四处乱跑,造成的危害甚至比技术高手更大。

生物学的比喻仍然是恰当的:黑客不仅仅是制造病毒的人,黑客就是病毒。他们使用“病毒”寻找现存系统中的裂缝与矛盾之处,展现自己反体制反秩序的一面;他们发展出一种自我修复的文化,就像一群细菌发生突变以避免绝种,或一个生态系统调整自身以实现系统内平衡那样;同时他们更是与赛博空间乃至整个信息社会共生的生物,不同种类的“黑客”们以不同的行动调解整个系统的免疫能力,刺激其发展演进。缺乏病毒的种族将像威尔斯笔下攻打地球的火星人一样死于小小的流感,而缺乏对病毒的制约和治疗则将直接造成如同黑死病一般的灾难。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翻页:  1 2 ...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