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 4 5 6 7 8 ... 68 69

应用Google Reader帮助个人知识管理

在本周的《社会化媒体应用与入门》课程中,向同学们介绍了Google Reader这样一个“杀手级应用”。绝大部分同学在此前没有用过它。

我想启发大家思考的是,如何将这样一个基于RSS的应用,用来帮助同学们的专业学习及业余兴趣领域的积累。这涉及到“知识管理”这个概念。

下面是我制作的有关思维导图:

google reader knowledge management
(此图的制作参考借鉴了月光博客制作的图

一直想强调的是,技术的发展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强大的工具,但究竟能用它们做到什么,取决于我们的想象力与执行力。

电视剧的动漫游戏衍生产业链——以《武林外传》为例

动漫游戏,也即ACG(Animation, Comic, Game),不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都已经是文化创意产业中的重要门类,也是拥有无数爱好者的流行文化范畴。人们之所以习惯于把动画、漫画与游戏相提并论,一方面是因为三者的产业链相互交缠难以截然分开,另一方面,三者的受众或曰粉丝也常常是彼此重叠。对于35岁以下的人来说,动漫游戏已经渐渐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是媒体内容,是娱乐休闲,也是社会交往和人际互动,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动漫游戏也正在从所谓的“青少年亚文化”向主流文化转变。

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武林外传》这样的热门电视剧,也将其衍生产品伸展到了动漫游戏领域,而且取得了初步的成功。然而,是否每个热门流行电视剧都可以效仿它的成功?

电视剧是否应该做ACG衍生?

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要看具体情况而定。几乎所有拥有版权或制作内容的企业,都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迪斯尼,但事实是迪斯尼迄今仍然独一无二。内容和品牌,决定着所谓的“全产业链”能否成功。在一个信息爆炸、娱乐方式极大丰富的社会里,缺乏创意的内容,没有影响力的品牌,即使不惜金钱和精力去做所谓“全产业链”衍生,也不会有人买账,投入将变成烧钱。

《武林外传》ACG衍生产业的成功,首先基于它独特而优质的内容,以及随之而来的品牌知名度与美誉度。老少咸宜、轻松幽默的情节与对白,打破常规又能被大众欣赏的表演,使得《武林外传》80集连续剧自2006年首播以来,以创记录的收视率在央视及各省、市相关频道历经五轮播映,平均每天有4个以上频道播出,观众人数保守估计也是数以千万计。“武林外传”的品牌因此深入人心,几位主演的迅速走红更加深了“腐竹”[ 相对于影迷、歌迷等“粉丝”(fans,爱好者)的称号,《武林外传》的爱好者被称为“腐竹”。在该剧第23集中,李大嘴说:“哎呀妈呀,平谷一点红,我还是他粉丝呢。”白展堂答:“什么粉丝,我还腐竹呢!”“腐竹”由此得名。]们对电视剧的喜爱与津津乐道。

此外,迄今该剧已从各电视台收到超过1亿元的播映权转让收益,这也让《武林外传》制作方北京联盟影业进军ACG衍生业的底气更足。同时该公司的开拓步伐也非常谨慎,按照其董事长郝亚宁的话来说,每做一种衍生产品都会先进行广泛深入的市场调研,并估算成本收益,所以目前所有衍生产品还没有一样是赔钱的。

动画、漫画、游戏作为衍生产业的区别

动漫游戏虽然被并称为一个领域,但在具体的产业实践中,不同的产业类别具有不同的产品及营销特色,因此需采用不同策略,同时也需要强化不同类别间的联动。

从承载内容的主要媒体介质来看,动画主要依赖于影视等视听媒介,漫画主要依赖于书刊等纸质媒介,而游戏主要依赖于电脑、手机、互联网等数字媒介。[ 随着媒体融合的大趋势,动画与漫画同样有数字化、网络化呈现的趋势。但是目前看来,动画与漫画的主流的、成熟的赢利模式仍然要通过传统的媒体呈现方式实现。]

从品牌拥有者的角度,动画、漫画是对内容的再创造、重新混搭调配(remix),游戏更多是基于形象、背景和品牌的授权,跟电视剧原有故事情节联系很小。

从受众的角度,动画、漫画是受众看/读别人的故事,游戏是玩家在一个平台、一个虚拟时空中娱乐、交往和造梦,在扮演自己的角色、创造自己的故事。

从产业模式的角度,动漫是卖产品,游戏是卖服务。漫画及动画电影是直接将产品卖给消费者个人,电视动画片则主要是卖给电视台等播出机构,国内始终猖獗的盗版现象,一直损害着动漫内容产品的售卖。另一方面,过去十多年国内单机游戏始终难以赚钱甚至难以生存,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盗版问题严重,但以MMORPG为首的网络游戏在中国蓬勃兴起之后,逐渐形成了时间收费和道具收费这两大盈利模式,以服务收费替代内容收费,较好地规避了盗版风险。2010年中国的网络游戏(包括互联网和移动网)市场规模已达到349亿元,是全国城市影院总票房的3.5倍。

具体来看《武林外传》,其电视剧播映权转让收入约1亿元, 点此阅读全文…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八期现世

又是一年金秋十月,《数字媒体阅读报告》已出到第八期,加起来也阅评了近百本书籍。我们这个松散而自由的小团队,设定着两月一期的小目标并不断实现之,竟然也令我生出了些许的自豪感和归属感。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参加这样一份同人电子刊的编辑或撰稿,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这样一群同好,其次才是从大家的阅读分享中获得灵感与信息。

第八期内容很精彩,包括11篇书评,2篇述评和2篇编译文章和若干电子资源链接,约6万字。而且由于编辑和作者们的背景、眼界、喜好、风格之不同,使得本刊越发丰富多元:既有立早同学这种“杀马特”而直接明快的文风,也有魏武挥一贯返璞归真、娓娓道来又令人信服的论述,既有秋水的清雅晓畅、贴近业界,也有任珏、王婧的警醒批判、以书为鉴照社会现实,还有胡凌、刘阳、章戈浩等人的“将学术进行到底”、需反复咀嚼。读来颇觉过瘾。

第八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9505428.htmlhttp://vdisk.weibo.com/s/IwwE

本刊采用“创作共用协议: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的授权方式发布。欢迎大家下载、传播、阅读、讨论、分享!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创刊号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856969.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0308948.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三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1925135.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四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262497.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五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428634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六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572769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七期(麦克卢汉诞辰百年纪念专刊)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7536021.html

也可以在google文档中直接浏览或下载前面八期刊物的内容,猛击此处查看相关链接

以下是本期编辑,上海的禾玛写的“编者的话”: 点此阅读全文…

轻博客问答(Tumblr, 点点网, 新浪Qing……)

【人民日报记者就轻博客对我的邮件访谈,答完之后发现字数还挺多,放在blog里备忘吧,大部分是关于轻博客的基本情况介绍】

一、请介绍一下轻博客的特点,尤其是与微博客、SNS兴趣小组的区别。

轻博客是在微博之后开始走红的互联网应用,也是一种网众传播的新方式。

所谓轻博客,恰如其名,比博客“轻”,比微博“重”。其管理界面和发表方式都比传统的博客网站更简洁明快,同时比博客有更强的互动性和人际关系;它的个性化强于微博,在篇幅、格式、多媒体等方面都有更多选择余地。

就像Tumblr的CEO大卫·卡普说的那样:“我觉得博客并不适合大多数人,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长篇大论,或完整地讲故事的需求,但微博客也不是所有人都适用,因为还是有人需要偶尔多说几个字,特别是信息交流越来越多媒体化,人们总希望能贴两张图,或加一首歌。”

轻博客的主要特点包括:

 

  1. 简单轻盈。比博客更为易用,更碎片化。
  2. 长短随意。不像twitter140字符或新浪微博140字的篇幅限制,轻博客对字数没有限制,可以像传统的博客一样长篇大论。当然,尽管从实际应用情况看,很少有人写太长的文字,但图片几乎必不可少。
  3. 富媒体。Twitter不支持图片、音频、视频等多媒体内容,而国内的新浪微博等有所改进,但只能发一张图片、一个视频,而且呈现方式单一。轻博客支持多个和多种图片、音频、视频的组合呈现,可以直接链接其他网站的这些媒体文件,且支持简单html语言,因此其表现形式更丰富炫目。
  4. 编辑功能强大。轻博客的每个帖子可以删除和再编辑,可以选择在若干时间后发布而不是只能即时发布,基本具备了传统博客的所有功能。
  5. 模板丰富、界面美观。较之微博,轻博客提供了更为多样的主题模板,自由设置度也高,可充分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注重UI,设计感强,给轻博客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
  6. 比博客更强的互动性和人际关系。轻博客像微博一样,可以互相“follow”、“关注”,可以方便地对内容进行转发与评论。
  7. 比微博更强调内容。轻博客除了关注个人外,更重要的是关注“tag/标签”,代表不同话题、兴趣点的“tag/标签”成为轻博客的无数个“频道”,自动整合相关内容,聚合同好群体。
  8. 一对多、多对一的关系。一个用户账号可以创建多个轻博客,一个轻博客可以由多个用户共同更新。
  9. 跨平台阅读与表达。不论从浏览器、桌面客户端、移动客户端还是email,有多种方式可以发布轻博客,特别针对移动手持设备优化了阅读体验的客户端也不可或缺。

简单比较,如果说博客像书,微博像报纸,轻博客则更像杂志;如果说博客像私家庭院,微博像言论广场,SNS的兴趣小组像沙龙,轻博客则更像主题公园。

二、轻博客在国外的发展情况。

轻博客的鼻祖是大卫·卡普在4年前创办的Tumblr,当时他还不到20岁。Tumblr的口号是“The easiest way to blog”。

创办后的三年半时间内它发展得中规中矩,拥有了近1000万用户。但从2011年开始它开始爆发,今年6月其用户数超越了美国最大的博客托管商wordpress,至今已拥有超过2600万个博客,超过90亿个帖子,每天新增帖子数超过5000万个。它开始得到各种媒体的关注甚至追捧,“twitter女王”LadyGaga在今年6月开通了Tumblr账号,也被看成它崛起的标志之一。

Tumblr的竞争者还包括posterous.com、soup.io等,但Tumblr的先发优势及美观界面都是对手所不及的。如今,在facebook、twitter之外,Tumblr已成为社交媒体的新贵。

三、在国内,随着新浪等传统门户网站的介入,对原先轻博客的点点网等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轻博客的未来发展趋势又如何?

国内最先做轻博客的是宽途,但后来居上、较为热门的是几乎完全模仿(或曰抄袭)Tumblr的点点网,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做到了100万用户的规模。从2011年年中开始出现更多模仿者,包括新浪Qing、盛大推他以及即将发布的网易轻博客、腾讯Qzone新版等。搜狐微博的新版据说也借鉴了轻博客的一些特点。

新浪、网易、腾讯、搜狐等大鳄的介入,无疑使这个新的业务领域变得更加“红海”了一些,就像当年博客市场的“大者通吃”。点点网这样的创业公司必定会感受到竞争压力。

但从目前的新浪Qing来看,无论从功能、风格和主题偏向上都与Tumblr、点点网等有一定差异。可以说,Qing更加注重与强势产品新浪微博的互联互通,因此也就更凸显言论与信息的分享和流动,其社交网络的性质也更强;而点点网目前更像Tumblr,主题模板丰富多样,标签的重要性被足够凸显,一个账号可建立多个博客……或许,差异化、特色化的策略可以给点点网等轻博客提供商更多生存空间。

当人们觉得,写博客太累而且互动少,微博又不能充分满足表达欲,于是轻博客出现并开始走红。这是互联网市场进一步细分的结果,也标志着人们数字化生活品质的进一步提高,因为它在致力于满足更挑剔、更精细的需求。在一两年内它还将有更大发展。从商业角度来说,它的内容较之微博有更强的可控性,也更易于按主题集聚,因此广告价值更大;从用户感受来说,除了微博这种琐碎而高速的信息洪流、社交网络这种真名实姓的关系经营,轻博客这种更慢、更时尚、更优雅、更注重内容的表达与阅读,恰恰可以在我们心中拥有一席之地。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七期:麦克卢汉百年诞辰专刊

第七期《数字时代阅读报告》今日问世了。恰逢“奇人怪杰”米歇尔·麦克卢汉诞辰100周年,本刊编辑团队同仁早已决定以本期刊物来纪念这位传播学家和思想大师。值得讨论的不仅是麦克卢汉其人其论,还包括他所开创的所谓媒介环境学派传统,以及尼尔·波兹曼、保罗·莱文森等后来者的观点。在近十几年间,麦克卢汉在中国的知名度还是颇高的,他的惊人之语,尤其吸引着突然觉察到媒体对自我与社会的巨大冲击的年轻人。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七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7536021.html;也可到新浪微盘下载:http://vdisk.weibo.com/s/umk5  。

本期共收录与麦克卢汉之学术渊源相关的稿件十五篇,四篇书评、八篇论稿、两篇编译文和一篇荐书稿,正文部分共75页。谨与麦克卢汉迷们共享。其中包括国内译介麦克卢汉著作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何道宽先生,蒙他赐稿三篇,其中两篇的全文算是在本刊独家首发,十分值得一读。

本刊采用“创作共用协议: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的授权方式发布。欢迎大家下载、传播、阅读、讨论、分享!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创刊号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856969.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0308948.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三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1925135.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四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262497.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五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428634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六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5727696.html

本期责编是刘阳,北大才子,即将赴香港中文大学攻读博士。我个人非常喜欢他在本期中精彩的序言和文章。下面全文转引他给本期报告写的“编者的话”:

二十世纪可以说是人类文明最为动荡的百年,电力开始全面展示其威力,人类的活动空间因之以空前的速度向外拓展。在这一时期,施拉姆从存在的角度看见了“信息”,发现了“传播”;而麦克卢汉则从结构出发看见了“技术”,发现了“媒介”,尽管传播活动与媒介现象自古即有,但是,二者从未像在这一百年里那样被如此频繁地提及,并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社会现象,仿佛某个古老秘密露出了它的冰山一角。其实仅从“传播”和“媒介”的词义上即很容易发现,“传播”和“媒介”是互文的,它们必定在共同说出点什么:或者是恒久的危机,或者是此刻变局的根源。

很难在传播学与媒介研究间划清界限,施拉姆和麦克卢汉,前者是传播学的集大成者,后者是媒介研究的太上老君,这二人,可以说同是传播学和媒介研究历史上的双星。依照我对二人生平的理解,他们分别像极了中国历史上的孔子和老子:孔子开山立制,广纳学徒,苦作春秋,韦编三绝,讲究敏于行而讷于言,施拉姆正好有点儿口吃的毛病,但他却编写了第一本传播学教科书,在大学建立了第一个传播学研究机构,授予了第一批传播学学位,将传播学学科化建制化,使之发展至今而蓬勃正盛;老子骑青牛过函谷关,留下了五千字真经,尔后,无人知其生死,据说历朝历代都有他的化身,后人读起《道德经》,往往一头雾水但又深感其学说之博大精深仿佛言中了某些天机,麦克卢汉的学说也正是一样,即便半个世纪后的今人读起来,也倍感莫名,却又总觉得这样的怪论必定有着常人难以揣知的大道在其中。麦克卢汉口才极佳,许多著作也都是口述完成的,然而,1967年,麦克卢汉进行了一场北美医学史上历时最长的神经外科手术,结果记忆差不多被抹除掉,读的书忘得一干二净,从此以后,他大脑缺氧,多次中风,庞大的写作计划就此搁浅,思想的创造力再不如前,这让人不禁怀疑,真正的麦克卢汉或许借着那次手术人间遁形了,手术之后的麦克卢汉多半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

中国历史的两千年可以说是重儒而轻道的,大成至圣先师说的是孔子,孔门子弟,也个个备极荣光,封贤拜圣,后世唯读孔书方能实现个人理想或得到社会认可,而道士道经,往往被等同于巫祝方术,社会目为下流。殊不知中国最强盛的两个王朝,无不深受老子思想影响,汉高祖开国,首重黄老之术,唐代的君王更视老子为自家先祖,追封为玄元皇帝。这样的境况也正像极了施拉姆和麦克卢汉生前身后的待遇,施拉姆一直被封为传播学的开山鼻祖,后世的研究写作也必须依照他所开创的实证主义路线才容易被学术界认可,或案例,或统计,或实验,或其他,总之,必须有言之确凿的方法,必须有清晰明白的对象,必须有科学严格的用语,唯有这样的研究过程才被认为是有价值的,而像麦克卢汉那种汪洋恣肆、不拘一格、灵感顿悟式的,总之没有科学方法的写作和研究,则直接被划为异类,斥之为“不专业”,然而,有趣的是,尽管至今也鲜有人完全读懂麦克卢汉,但是,五十年前的怪论却在这半个世纪里一个接一个地被印证,这就恰恰说明了,麦克卢汉的学说对人类文明,至少对当代社会的理解确有其深刻独到之处。

其实,对麦氏的写作方式,我倒有这样一个理解:在迷宫之中,位置当然是重要的,但更为重要的是方向,而人类文明正像一座迷宫,麦克卢汉的每一次写作其实就是一次对迷宫中走出路线的描绘,他的每一句格言就像路口抛出的方向指示:向左还是向右。人们所不解的是格言与格言之间的留白,其实那不过就是路口与路口间一条只须直走的道路而已,在迷宫中,长亦可,短亦可,甚至无亦可,可人们却非认为,对于这样一条可有可无的道路,总必须说点什么才好,即便说五十年前这条小路的小树旁曾有小狗小便于此也是令人备感安慰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实证研究只关注细节和表面,并不是说实证研究没有价值,如果这样想,自然又走上了另一个极端。况且,千万年前不为人知的一弹指或许就能解释如今那些引人注目的谜团。

本专刊收录了与麦克卢汉之学术渊源相关的稿件共十五篇,为四篇书评、八篇论稿、两篇编译文和一篇荐书稿,其中尤其有幸的是,蒙何道宽先生赐稿三篇,他对麦氏学说的地位和麦克卢汉研究的现状做了系统的介绍,并提出了未来研究的出路,同时,何先生还推荐了新近译作《软利器》,作者为当代著名的媒介环境学者保罗·莱文森。澳门大学的吴玫女士回顾了麦克卢汉在中国语境下的解读方式与解读困境,并将之与近二十年来中国传播学的主流趋势相联系,令人深思。何威则探讨了唐宋时期雕版印刷与社会的互动关系。翟云霆分析了形式主义对麦克卢汉学说的影响。王成军则大胆地提出了“宇宙传播学”的创意,试图想象一种没有信息损溢的对话技术。周弛于冷热媒介之外提出了“温媒介”的概念,着实值得玩味。我则批评了针对形象的现代批评,提出了关于形象的“开放—封闭”的二分法。在三篇书评中,魏武挥从《技术垄断》中读出了一个“有老大哥的美丽新世界”,从《知媒者生存》中发现了修习媒介环境学的捷径,牟怡则直陈出《新新媒介》中莱文森延伸旧有理论尝试的部分失败,而我不过借读《理解媒介》之题发挥,认为媒介是现代社会的核心症候,它说明的并非理解与沟通,而是隔阂、失落与无奈,恰在此刻,媒介研究正当时也。另两篇译文,一篇是何道宽先生介绍自己与麦克卢汉学说结缘的短文,一篇则是莱文森的博士论文前言,均是新鲜出炉,正宜阅读。

最早向国内译介麦克卢汉的何道宽先生曾这样慨叹麦氏的遭遇:“奇人怪杰,为人嫉恨,为人不解,古今中外皆然”,感触之深,想必何老先生多半也有一番夫子自道于其中,然而,我等认为,万不能以“皆然”为正确,宽容怪才,尊重创新,推崇思想,这样的社会才会富有活力,这样的学术界才会有喷涌不止的活水源头,而要造就一个开放进取的时代,就断容不得封闭自锁的习气!因此,我们推出此专刊,以我们的绵薄之力、浅陋之识来纪念麦克卢汉,向思想致敬,向创造致意,向开放时代张开双臂。

你我都是乘客

“今天的中国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驶的动车,你我不是看客,你我都是乘客!”——来自 @今日

《网众传播》后记

[贴出《网众传播》一书后记,作为对自己的交代,对师长、对亲友们的致谢。]

1997年的春天,我第一次踏入清华大学计算机开放实验室,第一次体验互联网。

实验室位于一栋宏伟的苏式建筑底部,被厚重的花岗岩环抱,形状狭长。雪白的日光灯下,数百台电脑分成几列延伸开去,几乎每一台前面都坐着聚精会神、目不斜视的人。在计算机风扇低沉的嗡鸣声中,击打鼠标键盘的声音格外清脆。实验室入口处,学生们手捧书本,排成长队等待,等到有电脑空闲时,方可刷卡进入。这个看起来有些沉闷、乏味的所在,却通过根根网线,连接着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的主节点,向清华师生提供了当时中国最快的网速、最丰富的网络资源、与欧洲、香港等地互联网最早的连接。

当时开放实验室里的电脑硬件配置,是主频百兆赫的“奔腾”CPU、16兆内存、2G硬盘和14寸CRT显示器;操作系统是Windows 3.1或Windows 95,上网用的是网景浏览器而非IE,大多数程序(包括游戏和操作系统)仍可以装入一张或几张容量仅1.44兆字节的软盘。而当时的互联网上,没有门户网站,没有搜索引擎,更没有在线播放的影视和音乐。

但是这一切都无法遮掩互联网在我们眼中的光辉与魅力,相比之下,我们当时身处的信息传播环境顿显“原始”: 点此阅读全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翻页:  1 2 ... 4 5 6 7 8 ...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