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化媒体

  • 奥巴马在大选中的互联网应用分析(系列之五·完)

    奥巴马在大选中的互联网应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建立官方网站、“奥巴马无处不在”和网络广告营销。而互联网给奥巴马乃至美国政治带来的,主要是“三体”:新主体(无处不在的虚拟主体)、新媒体(专属自己的、跨越不同媒介形态和平台的复合媒体)、新社会群体(自组织、自生长、自创造的社会化群体)。

  • 关于“互联网总统”奥巴马的迷思(系列之三)

    奥巴马强大的募款能力,其原因并非以互联网为渠道,通过所谓“长尾效应”聚集小额捐款。这仍是个“金钱—民意—媒体”的循环互动过程,通过网络而源源汇入的经费,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 关于“互联网总统”奥巴马的迷思(系列之二)

    互联网媒体在奥巴马和麦凯恩的媒体支出中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奥巴马在互联网媒体上花费1400万美元,仅占全部媒体支出的4%,也不及在印刷媒体上的花费;而他却在广播电视媒体上投入了近22倍的金钱。

  • 奥巴马是“互联网总统”吗?(系列之一)

    从美国到中国,从媒体到学界,“奥巴马是互联网总统”的说法如今颇为流行。但如何理解这一命题?如果说,奥巴马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善用互联网来帮助选举并最终获胜的总统,应当是恰如其分的。但要警惕的是:将社会变迁简单归因于某种媒介技术的采纳与应用,从而忽视更本质更重要的原因。

  • 数字化青春—对Digital Youth的人类学研究

    一项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南加州大学的28位研究者共同完成的课题,关于Digital Youth的为期三年的人类学研究,最近发布了其成果。所谓Digital Youth,其实指的是“数字化环境中成长的青少年”,但我想称之为“数字化青春”。这项研究题为:Living and Learning with New Media: Findings from a 3-year Ethnographic Study of Digital Youth,主要关注青少年在新媒体语境下的生活与学习,访问了800名青少年,进行了超过5000小时的在线观察,规模很是不小。研究发现社交网络、视频分享站点、在线游戏、ipod和手机,都已融合在青少年文化中;当今青少年,在传播、友谊、玩耍和自我表达的世界中追求自治与认同(autonomy and identity)。

  • 欢迎来到五毛时代

    站在赛博海洋的沙滩上,感受喧哗与骚动。但那些出乎寻常的巨浪洪涛,实际往往是来自地壳或大气的运动,而非海水本身的 […]

  • 真伪“杂志2.0”

    从DANWEI上读到一篇文章,Grass-roots journalism meets the mode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