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6 ... 68 69

卢瑟、宅男与屌丝 ——从《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说起

《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并不是一本易读的书。它由20多年间的一系列论文组成,政治经济学再加上女性主义的视角,用来分析全球化环境与商业社会中,信息传播科技给劳工(这个词在我脑海中莫名唤起一群在皮鞭下身系镣铐抛洒血汗的形象)的生存状态带来的种种变化。是的,我们听过太多赞美ICT和互联网的声音,也熟悉了种种诸如“网瘾”、“google让人变傻”、“网络暴民”的批评,因此这种对“赛博无产阶级”(cybertariat,作者造词,由cyber和proletariat的后半部分组成)的描绘与分析对很多人来说,是种新鲜的体验。

接下来,我不打算总结或评论此书中的一大堆观点,而是想谈谈我在翻书过程中联想到的三个名词:卢瑟、宅男、屌丝,以及跟它们相关的若干名词。

这些名词在中国互联网上很流行,都被用来称呼某个群体,而且,还常常是这些群体的成员跳出来自称。

卢瑟,loser也。我最早看到这两个中文字组合,是在五、六年前的水木社区BBS上。这个BBS前身是教育网最早最大的BBS“水木清华”,2005年高校BBS实名制以后站长与用户集体出走另起炉灶,但仍聚集了一大批出自清华北大等重点高校的用户。

就在这个看起来有点儿“高端”、有点儿光环的BBS里,“卢瑟”一词却渐渐流行。

例如在一个叫做Worklife的版面里,晒收入谈压力讲职场经验发泄郁闷情绪是此处常见话题。有人觉得自己念完硕士博士快熬成烈士,年薪还上不了六位数真是羞于启齿;有人觉得自己飘在北京天天加班努力奋斗,实在不如留在家乡小城的邻里乡亲们日子滋润。活在帝都魔都,没房?没车?没女朋友?卢瑟啊卢瑟。好吧,我已经反复自嘲了,你还有什么好鄙视我的?

卢瑟的参照物是“温拿”或“稳拿”,winner是也。六年前水木上典型的温拿形象,还是投行金融巨子、创业成功人士或者煤老板;近两三年又额外增加“体制内人士”,稳定可靠无风险,灰色收入高福利,若有《蜗居》中之小三伴身更佳。

因此,卢瑟/温拿,主要是一种基于收入(或者叫分配)状况的身份认同概念。值得注意的是,从2011年起网上出现了“撸sir”的写法,其义暗讽经济上的失败者在情场同样失意,漫漫长夜唯有自渎的凄凉结果。

另有一类基于工作(或者叫生产)状况的身份认同。投身信息科技产业、从事编程网管及各种技术类职业的年轻人,自称“码农”、“IT民工”。客观地说,他们不用日晒雨淋,受过高等教育,月薪从数千至数万不等,绝非真正的农民和农民工可比。但这种比喻式自称,还是流露出这个群体或多或少的不满与焦虑。

宅男,则是针对日常生活(或者叫消费)状况的身份标签。

中文里“宅”的新解释,源于日本文化中的“御宅族”但又已经被误解、歪曲和引申。“御宅族”本来是指那些沉迷与精通某些亚文化、尤其是动漫游戏(ACG)的爱好者们。但中国大众心目中或媒体描述中的“宅男”“宅女”形象,首要特征是足不出户、不擅社交、不喜热闹。

更具体些,关于宅男的刻板印象大致如下:整天趴在电脑前,迷恋漫画、动画、游戏及网上娱乐,喜欢高科技电子产品,不修边幅,与人交流缺乏技巧,有无数关于女人的幻想但没有女朋友……不难发现,这些特征都是与如何消费、如何度过闲暇时间直接相关。

当然,分配与生产的状态,会影响到消费休闲方式。比如,学生、IT技术从业者、办公室文员、自由撰稿人等职业群体,和演员、高管、官员、职业运动员、销售等职业群体相比,前者中“宅”的比例就要高得多;对于农民和农民工群体,“宅”只是一种难得的奢侈。

“屌丝”一词,看上去就散发着粗俗的气息,令人闻之“虎躯一震”。但这似乎不妨碍它在2011年度走红互联网。

据考证,“屌丝”来自百度贴吧“雷霆三巨头吧”与“李毅吧”(简称D8)之间的“江湖恩怨”。说起D8,那简直是中国互联网文化的一朵奇葩,此处暂且按下不表——简言之两个贴吧的网友时常对骂互嘲,鉴于D8会员头衔为“毅丝不挂”(简称毅丝或14),经常与其对骂的“雷霆三巨头吧”吧友想出了“屌丝”这么一个“恶毒”的蔑称。孰料D8的14们爱好自嘲与“自黑”,欣然笑纳了它,还开始竞相“比惨”,比谁更“矮丑穷”……

直到此时,“屌丝”仍然是小群体内的一句“黑话”。

那么,为什么它后来在各大论坛、微博、社交网站中广为流行?为什么很多根本不知道D8为何物的人也开始自称“屌丝”?

凤凰网曾做了一个专题,其中是这样描绘“屌丝”的行为与心理的:

“……多指年轻男性,他们出身卑微,他们称自己的工作为‘搬砖’,他们爱网游、爱贴吧、爱‘女神’也爱幻想,却缺乏行动力,想做而不敢做;他们内心虚荣,却又不屑‘高富帅’而故作清高;他们自卑、自贱却也自以为是;他们是善良的,他们也是懦弱的。”

“总之……他们身份卑微、生活平庸、未来渺茫、感情空虚,不被社会认同。他们也渴望获得社会的高度认可,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生活没有目标,缺乏热情,不满于无聊的生活但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或许自嘲和“比惨”确有减轻生活压力、宣泄抑郁情绪的作用,而群体性的自嘲和“比惨”更让人在从众的行为中逃离孤独的感觉,获得认同感。粗俗的玩笑也是一种有效的娱乐方式。这部分解释了“屌丝”一词的走红原因。

所以,“屌丝”的参照物是“高富帅”——内心渴望但无法实现的财富与性能力,欲望指向是“女神”(无法实现时则贬为“黑木耳”)——想象中极完美或淫荡的女性形象,工作状态是“搬砖”——辛苦、无价值而低回报,文风语气是百无禁忌重口味——张嘴“屌爆”闭嘴“苦逼”。

或许“屌丝”与1990年代王朔那代作家笔下的“顽主”、“我是流氓我怕谁”在精神气质上有部分相似之处,例如继承了后者的迷茫、自嘲、粗俗、放纵;但更多的是差异,“顽主”和“流氓”们是大院里打出来的“红二代”,四九城里的“太子党”,在改革开放大潮成了“倒爷”,从不缺乏随便的性关系,而“屌丝”呢?他们自认社会地位低下,恰是由于没有背景,没有钱,找不到妹纸做女朋友。

相比“卢瑟”或“宅男”,“屌丝”这个身份标签融合了生产、分配、消费与性等多个层面上的特征,同时具备政治经济学和文化维度的分析价值。

就算很多人不愿使用这个看起来低俗的名词,但难以否认的是它所标签的人群在当今社会中的相当普遍存在。

好吧,让我说回《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这本书。是它让我联想到上述这些名词,或者说文化现象。

无论是否存在“高科技无产阶级”,信息与传播科技的飞速发展,一直在改变我们的生存状态。

受到影响的,不仅是作为消费者,我们如何休闲、娱乐、花钱;还有作为生产者,我们如何劳动和被分配。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自己和身边人的生存状态,去感受和理解社会的变迁。

我们不断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理解,并试图与他人交流。信息与传播科技也大大增强了我们这方面的能力。

无数新概念、新词语被创造和表述,但只有那些最让人共鸣、搔到大众心理痒处的,才有机会大规模、长时间流行。

从卢瑟、宅男到屌丝,这些身份标签,或者说身份认同,折射出近十年内中国社会的某些人群的生存状态。而它们的先后出现以及彼此细微差异,也颇耐人寻味。

那些常常自称“卢瑟”或“屌丝”的人,是在表达对生存状态的不满。但他们在中国社会里其实远不是最穷的、最累的人,后者在互联网上几乎是缺席的,当然也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

(乌苏拉·胡斯. 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真实世界里的虚拟工作. 任海龙 译.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

——————————————

本文发表于何威的网易科技专栏《网众爱数媒》。原文链接为:http://tech.163.com/12/0319/02/7SU5LD4500094M0K.html

一炮打响——《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十期放出

在我家乡的方言中,数字“10”也被称为“一炮”。尽管现在即便在家乡,这么说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但我仍然觉得这种说法挺神气的。听听: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一炮期,嗯,蛮好,要得。

这期是勤奋的萧秋水做责编,我做了部分后期排版工作。放出刚刚一天多点儿,在新浪爱问的下载已经超过1000次。下载地址是:http://ishare.iask.sina.com.cn/f/23576737.html 。

另外一大喜讯是: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的app已经登陆appstore,http://t.cn/zOxSofS,目前里面已有第九期,第十期很快也会放到上面。感谢 @herock 的技术帮助!

下面是秋水写的刊首语:

做编辑的好处是,需要逐句阅读所有文章,不认真不行。必须承认,这是理解文章内容最好的方式。我研究快速阅读,通常是跑得太快,有机会慢下来这样阅读,也是一件好事。不能因为会跑了,就忘了怎么走路。

第十期阅读报告,跨越两个年度(从2011到2012)、五个节日(2011年圣诞、元旦、春节、情人节、元宵节),普天同庆有忙有闲的欢乐时光,不能没有书香,编辑和撰稿人们不辍笔耕,成果斐然,本期共有15篇书评、一篇译稿,鉴于中国人的平均阅读书籍数在国际上还居于后列,所以,虽然可能加重了读者负担,但也让我们一起为中国避免陷入低智商社会而努力吧——别因为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就愁眉苦脸,阅读,终究来说还是令人愉悦的体验。

相信不少人都有到麦当劳上厕所的经历,有没有想过这背后的信任问题呢?胡澈读《信任代理》的感悟,也许会让我们都思考一下在网络中的角色;黠之大者的《计算机传播学:宣言与版图》不是针对一本书而言,而是一个书系,看着这些书的列表,立生“人生苦短”之感,然后立即浮起的念头就是“赶紧读书”。秋叶延续一贯的批判风格,这次,他把矛头对准了乔布斯,假如乔布斯活到一百岁,世界将会怎样?乔布斯将会怎样?果粉将会怎样?在传播界鼎鼎大名的麦克卢汉,除了“媒介即讯息”还有哪些奇谈怪论?李策告诉你。

很多人都梦想“数钱数到手抽筋”,但有钱真的是好?魏武挥读《十亿美金的教训》告诉你一个有可能价值十亿美金的结论。众所周知的,网上的辩论此起彼伏,有一场著名的辩论到现在还没结束,关于网络民主辩论,周逵问:“我们又该如何在众声喧哗中艰难地寻找新的共识呢?”

……

15篇文章,一系列好书,展卷,是人生,是社会,是解惑,是指引,阅读,异彩纷呈,摄人心魄,欢迎来到真实的世界。

最后,献上过往各期下载地址: 点此阅读全文…

网众:人与人的连接

对我们每个人而言,在这个时空中诞生、成长、繁衍后代,哀恸与跳舞、寻找与失落,活过、爱过、最后死去,这一切的意义和价值,因我们与他人、与周遭所有事物的连接而存在。

两个节点之间,存在单向的传递或是双向的交换即为连接。连接意味着流动。

流动包罗万象,是物质的或/和信息的,是粒子的或/和波的,声、光、电、力、能量、商品、金钱、象征符号、情感、意义、体液……无连接,则无流动;无流动,则世界死寂。

即便仅就人类社会层面而言,与他人连接的数量、频次、程度、方式及整体拓扑结构等,也决定着我们的物理存在及精神存在状态。然而,相对于日新月异、令人目炫的科技,连接的变迁却常被忽视。这或许是因为,后者就像大陆板块缓慢而悄然的漂移,难以发觉,但又至关重要。

你看,那些优秀的科幻小说家,拥有敏锐的洞察和大胆的想象,笔下光年有若咫尺,生命可被制造,时间亦能穿梭。但是,伟大如阿西莫夫,构思不出手机,基地或者帝国仍采用固定通讯装置;浩瀚如弗诺·文奇,想象不到社交网络,在亿万文明之间只存在着跨星系的USENET式邮件组;各种赛博朋克小说,把虚拟现实技术构想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真实或模拟的世界尽可转换为数据,被人类五感直观地接收获取,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有多少新鲜玩意儿?似乎只能数出cybersex了。

网众:人与人的连接

当然,总有思想者会察觉这暗流汹涌与巨变沧桑。当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席卷十八、十九世纪的欧洲,无数小村镇居民之间原本基于血缘、地缘、业缘的紧密连接被迅速地削弱甚至斩断,传统习俗、群体舆论、不成文规范等对个人行为的支持或束缚同时大为弱化。一个个曾紧密连接的小群体由“分子”碎裂为“原子”,并在更大的地理空间——城市内,艰难地重新建立远为淡薄的连接。此后,在各个大陆、各个国度发生的工业化、城市化浪潮中,也都伴随着类似变化,只是其程度及后果各有差异。

这是关于人际连接的变化。马克思看到了,他在《共产党宣言》里写:“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社会学家涂尔干和滕尼斯都看到了,认为人与人的连接由“机械团结”变为了“有机团结”, “礼俗社会”已经向“法理社会”转型。心理学家弗洛姆也看到了,他指出,一方面人类从中世纪传统秩序的束缚里脱身,日渐获得自由、增长力量和理性,另一方面,也脱离了从前给予他安全感的连接,失去了固定地位,“意味着日渐的孤独、不安全,和日益怀疑他在宇宙中的地位,生命的意义,以及日益感到自己的无权力及不重要。”因之而来的所谓“逃避自由”的心理机制,有可能成为极权主义发展之温床。汉娜·阿伦特亦有类似观点。

网众:人与人的连接

传播哲人麦克卢汉的视界更发散,思维更跳跃。他坚信“媒介是人的延伸”,预言电子媒介的兴盛,将会帮助人类在更大尺度和更高层面上,重温原始人类部落中休戚与共亲密无间的关系;在重新“部落化”的世界上,“环球村”中的居民或许不再那样孤独。

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人与人的连接正在变得越来越稠密和丰盈;失去枷锁的“原子”们,不受时空限制地重新聚合。这一切,拜科技所赐。

1969年互联网诞生了。从UCLA和斯坦福大学的两台电脑开始,数以亿计的电脑从此可以相互连接、通信、协作。

1993年万维网正式向世人免费开放。网页和网页通过超文本连接在一起,知识与信息在人类体验中,由平面到立体,由线性到巨网。

2004年Web2.0作为一种潮流已被广泛讨论及实践。开放、分享、参与的理念最大限度地在普罗大众中播撒,自BBS和USENET以来积累20余年的“虚拟社区”传统,被进一步发扬光大。以“电脑”或“内容”为中心的观念已经不再符合游戏规则,“以人为中心”、“人与人的连接”才是时代精神。

2011年,地球人类中仍只有80%居住在能用上电的地方,但商用无线信号已经可以覆盖全球85%的人口,全球30%的人在使用互联网,17%的人是3G网络用户。“SoLoMo”这个名词兴盛一时。它完全是围绕着“连接”的概念——Social,人与人的连接;Local,比特与物理空间的连接;Mobile,以人为中心的无时无处不在的可连接性。是的,由“连接”衍化出当前信息与传媒产业的金矿。

尽管连接在现代社会居于如此核心的位置,但对它的学术研究起步得很晚。80年前,社会网络分析才从英国人类学研究中起步。直到1998年,“小世界网络”才被用来解释现代人类社会网络模式。此后我们才发现,不论是互联网、万维网或基于它们的新型社会网络,都不是过去想象中的随机网络,而是具备中心节点、遵循幂律原则的无尺度网络。

笔者着迷于这一切,于是写了一本叫做《网众传播》的书,试图对当代社会的传播系统、人际连接和游戏规则作出一些描述、分析和解释。

网众:人与人的连接

在大众传播主导的时代,每个人从围绕自己的诸多媒体机构中挑选不同形态、类型、风格的信源,组成以自己为中心的信息网络;然而你与这些信源间的关系是非人格性和极不对等的。一张报纸、一部电影或一家门户网站的亿万受众之间,也没有连接和互动——“受众”其实是匿名、分裂、无个性的原子。

当网众传播崛起后,你我积极主动地使用媒介,通过多元化跨平台的信息传播科技与他人彼此连接,而不仅是与电脑、与内容、与媒体相连接。因此我们成为“网络化用户”。每天登录Facebook的四亿全球用户,看到的是四亿个不同的页面;那些“喂养”我们的新闻(news feed)来自所有好友的状态、行为、分享。在微博上,你能获得的信息,完全取决于你“关注”了多少人、什么人;而你的“喊话”能有多大影响力,则取决于有多少人、什么人“关注”了你——哥上的不是互联网,而是“人联网”。

我们日日织网,它既是信息网络,转瞬可跨越洲际,也是社会网络,连接你我传递情感成就江湖。网众就此浮现,并栖居于这张动态的、自组织的、复杂的、强健的巨网上。网众发起或参与的传播即网众传播。好友、粉丝、群组、活动、圈子、关注、喜欢、参加、组团、订阅、评论、引用……都是网众间连接并互动的方式,如此频繁而真实。

连接意味着身份渐趋真实而隐私越来越少;连接鼓励个性和差异化。我为什么连接你?因为我知道你是谁,知道你与他人不同,对你将带给我的东西有所期待。

连接决定影响力。众声喧哗的时代里,网众传播的场域中,社会化营销、社会化公益、公共外交、网络问政、危机公关……其效果关键在于是否能与网众形成有效的高质量连接,并按照网众传播的逻辑运作。

连接带来力量。当无数普通社会成员彼此频繁互动,以真实行动者的身份出现,具备个性、差异和立场,自组织的力量将是惊人的。网众已有机会成为社会竞技场新玩家,为自身利益代言,与媒体巨头、财富集团、政府部门、跨国组织展开冲突与合作,书写权力博弈新格局。

社会正在因为网众的个性选择变得碎片化吗?会的,你是“小清新”,我是“重口味”,她是“非主流”,我们各取所需、交朋结友、自有天地。但与此同时,“小世界”与“六度分隔”的力量,使得那些值得被我们知晓、应当被我们关注的信息,总是能及时传递到我们眼前。就像在7月23日那个雷雨夜,我们都是关注温州动车灾难、并努力参与事态后续发展的网众。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在十七世纪吟道,无人是座孤岛,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我是人类一员,莫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麦克卢汉在1960年代写道,我们身披全人类,全人类是我们的肌肤。

理想或奇想正逐步成为事实。人与人的连接程度和方式已与过去大不同,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休戚相关。

也许,像发明家雷蒙·库兹韦尔、《连线》创办人凯文·凯利以及许多人相信的那样,万维网、互联网乃至通过它们连接起来的无数节点,正逐渐演化为一个覆盖地球的有机整体;电脑的计算能力或曰智能正在超越人类。终有一天,电脑甚至这颗星球将会具备自我意识,成为通向宇宙、生命及一切的答案的关键。

网众:人与人的连接

这就意味着,在人与人的连接之中,将会拥抱欢迎全新的智能类型或种族。Siri,你觉得这样的未来是不是正在发生

——————————————

本文发表于何威的网易科技专栏《网众爱数媒》。原文链接为:http://tech.163.com/12/0201/09/7P5T99KA00094M0K.html

储安平及《英国采风录》

因看费孝通《重访英伦》而由丛书目录看到储安平的《英国采风录》,通过校图书馆找到电子书,下载一阅。

储于40年代初期战乱年代在湖南凭记忆与印象写作此书,身边全无参考书,然通篇有理有据、头头是道,显见脑中早有准备,胸中自有丘壑,读书都能进入记忆,令人叹服。书之结构清晰合理,每章涵盖一个重要话题,组合起来便是对英国政治文化概貌的全面描述。最重要的君主立宪制,剖开成为对君主的介绍与对国会的介绍,描述与断言中夹杂大量生动材料,或是历史掌故,或是亲身经历,令人有历历在目之感。对英国人种的介绍要言不烦,缓缓道来,漫长历史赫然眼前——谁征服了谁,谁又被本土同化,谁有影响,影响在何处。最后对英国社会文化的介绍趣味盎然,细节频出。

读后,一则佩服作者的洞察力,留学英国仅两年,便能看清其体制运转规律,背后必然有大量前期思考为铺垫。二则佩服作者的文笔,简洁明快,生动活泼,易读易懂,不像当下的很多书籍——宏大、各种引文注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三则惊叹英国社会竟然数十年如一日,储笔下的政治体制与人民文化习惯,与我们在英国访问时所体会到的似无差别,人民依旧爱君主也爱自由,爱宅居爱独立。四则从历史中找到英国国民性的根源,英国人如何形成崇尚不流血的斗争、喜爱渐进的改革、热爱家庭,务实等的态度。

因喜这本小书,突然想起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中有单独写储安平的一章。年岁虚长,而记忆渐衰,以孕傻或产傻为借口甚至难以说服自己……《往事》曾从头至尾读过两遍,记得次次有感触。但这次翻出储安平那章,却仿佛从未读过,一切新鲜。文中所有细节都丰富着《重访英伦》背后的那个文人——这个是个有抱负有才华有能力的报人,更是一个有志于向共产党谏言的民主党派,而他在政治上的天真,或者是另一些人政治上的狡猾与老谋深算,却让他在本欲展翅高飞之际从天一头栽落。能写出《重访英伦》这等好书的作者,被打成右派后只落得在家养羊挤奶,混日子等死,怎不叫人扼腕叹息。如果人尽其用,储可以发挥多大的能量!但在第一讲究政治正确性的时代,他的遭遇绝非偶然。再想想最后只好将精力放在对织物的研究身上的沈从文罢!

储之最后所终尚不明确,如果如章在书中所说,他隐居在美国某小镇,那既是幸事——他终于保全了性命,也是不幸——姜子牙永无出山机会。这个结局比投水而亡要令人安慰些,而他的才华却是在打成右派的那一天,就再也没有绽放的日子。

我们进入iOS平台了,我们招人啦

先通告好消息一个:《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在出版九期之后,即将登录App Store,如果读者的iPad为iOS5,会在newsstand里出现。各位爱读书、爱上网、爱用挨拍爱疯的亲们,我们的内容是中文的哦,是优质的哦,是免费的哦!感谢herock,感谢魏武挥

再发布通告一则:《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继续对外公开招募本读物编辑和作者!接下来的部分,是从魏武挥兄的blog里抄来的—— 点此阅读全文…

韩寒还是那个韩寒

在2011年末,韩寒连续发表了三篇言简意赅的博客文章,分别叫《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从第一篇《谈革命》的发表到现在不过五天时间,但三篇文章点击量加起来超过了240万次。

韩寒的文章也引发了非常广泛的讨论与争辩。说“可惜韩寒不读书”的也有,说“韩寒已化蛹为蝶”(见张颐武在《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的亦有之。总的来看,大家基本都肯定韩寒能就这些主题发表看法、并引起社会讨论,是一件好事,就像谢文在《环球时报》上的评论文章称“韩寒博文引争议是中国之幸”。

在这里不去细谈韩寒文章的观点(我对其中大部分持赞同态度),而是想谈谈他文章引起的反应。谢文的观察很说明问题:

“一批人认为韩寒的观点错了,至少是比过去退缩了,因而大失所望;一批人本来就认为韩寒肤浅和哗众取宠,这次则谈论起他没资格谈论的问题,因而大动肝火;一批人过去很反感韩寒,理解、支持甚至参与对韩寒的打压,这次认为与韩寒有共鸣,因而颇为赞赏。”

撇开那类认为韩寒涉足自己专业领域又“不专业”的观点(政治论述和学术论述是有区别的,如果非要将其混为一谈,用同样标准衡量,未免有些迂腐),另外两种看法都觉得韩寒发生了改变。但我想,韩寒其实没有改变,他仍然是一以贯之的风格与立场。

我在去年2月写过一篇《也谈韩寒现象》,其中说:

韩寒作为一个“名人”甚至是“偶像”,长期保持对公共话题的讨论,且抱有激进又不过激的观点,我认为是意义重大的。……他的文字里却看不到你死我活的仇恨与愤怒,也不流露绝望悲观的情绪,没有“斗士”的令人敬畏。

在资讯爆炸权威失范的时代里,当下的青年不再需要所谓“精神导师”(那些讲“成功学”的大师除外),但不妨碍他们多一个叫韩寒的朋友。这个朋友不断发言,打破的是不健康的犬儒或者虚无态度,让青年们知道原来关心身边时事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是有意义的;这个朋友又不会培训“愤怒青年”、恐怖分子或者革命家,而是示范了一条有原则、讲道理、较温和的道路,不必过分牺牲和奉献自己也可推动社会前进。

与韩寒相似的,例如连岳或者梁文道,他们也广受网民欢迎,并不因为其“深刻”、“学究”或“激进”,而恰是他们承认自己的局限和平凡,又不乏适度的勇气、幽默与常识,打造出了一个常人值得信任、也可以学习的真实的“公民偶像”。“韩寒现象”,或者说这类人的走红,对于改变我们过去要么回避政治,要么就你死我活地“零和博弈”的社会政治风气,具有积极的意义。“日拱一卒”、“我们就是体制”这些朴素的理念渐渐深入人心。

你看,其实韩寒还是那个韩寒。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九期来了

我们的《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九期来了。

来得有点姗姗,由于编辑们的忙碌(或许一年半以后,开始有了些倦怠感了?我们呼唤新鲜血液,以及从形式到内容的创新)。

无论如何,请欣赏新的一期吧!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22212775.html

下面是本期责编魏武挥老师的刊首语

不得不说的,本期杂志(凡25,000字,7篇书评及1篇编译)的延期推出,主要责任在我这个责编身上。虽然我刚刚给某本杂志写了一篇主题为“拖延症”的分析文章,但我本人,无可救药地患上了拖延症——也许,拜各种社会化网络所赐,从微博到人人,从豆瓣到知乎。

貌似我们的编辑团队也传染了这种后现代社会的毛病,故而本期杂志的内容比往期少很多。不过想来,中国人即将面临着中西混杂的各种节日(圣诞、元旦、提早到来的春节),这期杂志内容的减少,或许有助于减轻读者们的负担。阿Q般地想到这里,我也就释然了。

乔姆斯基是美国非常有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以尖锐地批判美国政府和大企业而著称。出身语言学的他,对媒介控制也颇有研究,一个名闻遐迩的论断就是“五大过滤器”。本刊编辑王成军提供了一篇关于乔姆斯基著作的书评,但立场公允,并非一味赞颂乔氏。而我则就公共知识分子的话题引申到“公共知道分子”,从波斯纳的《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入手,老实交待一句,对今天中国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们,是颇带嘲弄意味的。

周弛的“缅怀《书店的灯光》”,看标题就知道是对数字技术对今天书店摧枯拉朽的打击的一种哀叹。不过正如周氏所言,这本书他却是在亚马逊网上书店买的——吊诡的事实。与周弛一般同是上海交大媒体与设计学院的研究生的李策,用很男性化的笔调向我们介绍了《互联网政治学》这本极厚的书——其实,她是一个很婉约的女孩子。而秋叶,与上次一样,毫不留情地批判了这样一本书《迷恋-如何让你和你的品牌粉丝暴增》。我与秋叶心有戚戚,在我看来,很多营销书,和组织的“成功学”是一码子事。

胡凌在比较了《代码》和《架构的生态系》之后,写下了后者的一则书评。按照胡氏的说法,这本书有着浓重的“功能主义”色彩。我一向认为互联网就是社会,而不是什么与现实社会对立或置外的一个“虚拟社会”。网络对社会起什么样功能,本书倒是不妨一读。章玉萍就《电话的社会影响》中的两章写下了她的读后感,很凑巧,这本书一看名字也是“功能主义”色彩浓重的书。微博上曾有人问过我有没有电视的社会影响之类的书。有,不过名字叫《消失的地域》,梅罗维茨作品。

最后依然是立早同学锲而不舍的翻译莱斯格的大作《Remix》。照这个进度下去,我看是可以成为一本译作的。虽然此书以CC方式授权,但莱斯格另外一本同为CC授权的《代码2》,在中国,就颇为“诡异”地出卖钱的中译本了,哈哈

奉献给读者诸君的,就是这样一期《数字时代阅读报告》。不厚,希望能帮助到打发节假日可能会有的“无聊”时间——事实上,我认为,这个可能性还很大,不是么?

本刊采用“创作共用协议: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的授权方式发布。欢迎大家下载、传播、阅读、讨论、分享!此前各期下载地址: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创刊号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856969.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0308948.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三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1925135.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四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262497.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五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428634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六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572769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七期(麦克卢汉诞辰百年纪念专刊)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7536021.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八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9505428.html 或 http://vdisk.weibo.com/s/IwwE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翻页:  1 2 3 4 5 6 ... 68 69